青黃/白緋/王姬/猿美/兼堀/黑研/佐櫻

QQ:1480958381

unlight《圍巾》王子姬

*幼年

雪白的森林放眼望去四面八方都是一個樣子,迷了路的孩子急得眼角流出了淚。
“這裡是哪裡…天快要黑了…好想回家…爸爸…媽媽…梅莉亞…”縮著身子,他將臉埋入雙膝小聲哭泣著。
因為父母說了讓他來買早餐的麵包,雖然妹妹極力想跟來,但身為哥哥這點小事怎麼能帶她冒險,事實證明他的做法是對的,因為現在自己已經陷入了困境。

唰。

有什麼東西從身邊跑過,將身子又縮得更緊了一些,他害怕地將頭抬起。

眼前白色的兔子伴隨黑影呼嘯而過,雪地上染出一片血紅。

魔狼的撕咬聲傳入耳中,皮肉剝離時噴出的血濺到了腳邊,就是如此靠近。
他屏住呼吸,眼淚不停地流著,卻無法拯救那個生命。

一切都是那樣脆弱,那隻兔子的生命是,他的勇氣也是。

天色完全暗了下來,他不敢輕舉妄動,即使雪能夠反射月光照亮其他地方,這個森林還是太過危險,而且方才吃了晚餐的魔狼顯然還沒填飽肚子。
用舌頭意猶未盡地舔了嘴,牠拖著長長的影子,雙眼泛著金光往他的方向靠近。

“有了,果然晚上就能找到。”一個沉穩的聲音響起,魔狼停下了動作,“乖乖成為我眾多收藏品之一吧!”男孩揮舞著比自己大上許多的劍,但是看起來卻一點也不吃力,瞪大的眼睛裡溢出瘋狂的氣息,看準了心臟的位置,男孩毫不猶豫地刺穿了牠。
怕寒冷而圍上的圍巾因為血染上了斑駁,充滿狂氣的臉龐也沾上了幾點,魔狼應聲倒地。

“嗯…血的味道…骨頭碎裂的聲音…雙重享受…”男孩閉著眼睛沐浴在月光之下,嘴裡吐出的句子成熟地像是個大人,剛剛的殺戮像是夢一般逝去,只留下安靜的氛圍和冰冷的屍體。

“啊…”
手上的麵包不小心滑落了一個,細微的聲音引起男孩的注意。
“誰在那裡。”
他不敢出聲,深怕惹上什麼麻煩。

男孩稍微張望了一下,看見樹木之間有一道難以忽視的銀色,他緩緩靠近。
“迷路了嗎?”
看著眼前臉上還有淚痕的他,男孩提問。
“嗯…”
“古魯瓦爾多,名字。”
男孩直勾勾地盯著他,紅色的眼睛彷彿可以把人吞噬。
“布列依斯。”畏懼的紫色雙眸微微顫抖著。

古魯瓦爾多看著跟他年紀相仿的布列依斯許久,隨後走到他身邊坐下,伸手拿下一半的圍巾繞在布列依斯脖子上。
“對我來說還太長了。”
圍了上去古魯瓦爾多才想起上頭沾血的事。
“還是不要好了,血…”
“沒關係,謝謝你。”

兩個人就這樣依偎在樹木之間,天空開始有些飄雪。

“古魯瓦爾多…不回去嗎…我想回家…”布列依斯稍微又往他那裡擠了一點。
“我還不想回家,反正有人會來。”古魯瓦爾多淡淡地說,“到時候再送你回家。”
於是布列依斯只好靜靜地抱著麵包等著。

不久之後,古魯瓦爾多便感受到肩膀傳來了重量,身邊的人已經睡著,及肩的銀髮有些遮住了臉龐,看久了會覺得布列依斯全身都散發著微光。
他輕輕將他散落的頭髮撥到耳後,近看才察覺他的睫毛很長,清新的香氣侵佔他的嗅覺,規律的呼吸打在空氣裡,鮮少的白霧重複著循環。

“殿下!”
隨著聲音而來的是一匹上頭載著老人的馬。
“洛斐恩,來晚了。”
古魯瓦爾多並沒有動作,用眼神示意洛斐恩將魔狼裝袋。
因為是冬天的關係,屍體意外得到了很好的保存。
洛斐恩看向古魯瓦爾多的方向,注意到了陌生的孩子。
“殿下,那是…”
“迷路的,等等記得送他回去。”
笑了一聲,洛斐恩打趣地說,“還沒看過殿下如此溫柔啊。”
“我有我的理由。”

洛斐恩知道,因為家庭的關係,古魯瓦爾多說起話來就是成熟許多,做事之前也想得比童年齡的孩子多,所以常常拒別人於千里之外,這還是頭一次他對別人釋出善意。
“知道了,殿下。”

等洛斐恩收拾完成之後,他們將布列依斯送回了家,一家人團聚的高興摸樣對古魯瓦爾多來說只是折磨,所以他並沒有打算久留。

“古魯瓦爾多嗎?真是個好孩子。”布列依斯的母親輕輕撫摸了他的頭,那隻手非常溫暖。
“謝謝。”
沒有太多表示,古魯瓦爾多催促洛斐恩離開。
“古魯瓦爾多,”布列依斯拉住他,將乾淨的圍巾放在他手上,“用這個吧,髒的可以換掉。”
將髒了的圍巾拿在手上,他重新在脖子上繞上圍巾,“髒的我還不想丟,走吧,洛斐恩。”
“是,殿下。”

髒的圍巾古魯瓦爾多沒打算丟掉,他還想藉此回味那時候的感覺,總覺得活到現在第一次知道什麼叫做溫暖,布列依斯的一切在腦海裡不斷重複播放,那句謝謝,他百想不膩。

“殿下,圍巾…”
“讓我就這樣收著吧。”

-End

评论
热度(4)

© 貓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