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黃/白緋/王姬/猿美/兼堀/黑研/佐櫻

QQ:1480958381

【佐櫻】521小段子——唇語

背著手,櫻獨自在村子閒晃。
晚點有任務得做,她喜歡在集合時間之前散步放鬆。
哼著隨意兜成的調,她佇立在橋上。
最近佐助變得有點奇怪,時常一個人不知道想什麼,表情嚴肅地盯著天空。
她抬頭,想從那片蒼穹裡找出答案,卻毫無頭緒。
如果佐助為了實踐夢想,想離開木葉怎麼辦?她不禁想。
櫻知道他有不同於他人的野心,說不定佐助在想,該怎麼飛出籠罩村子的這片天。

佐助君,我真的好喜歡好喜歡你。

她重複著,仿佛這是一道可以阻止佐助消失的咒語。
當事人就在一旁,他從未看過她用如此虔誠的、痛苦的表情,雙手交握,像是在和上蒼渴求什麼。
佐助在櫻第三次重複這句話時,讀懂了她的唇語。
不是渴求,而是訴說啊。
他屏住氣息,偷偷走到櫻身邊,...

【佐櫻+莎拉(貓化)】先放吧,雖然我今天並沒有抽到櫻,但生日還是要慶祝。格子的部分左到右看,其他觀看的資訊寫在上頭了。祝母女生日快樂❤各種翻譯的問題,希望對於莎拉的名字不要太在意😳

【佐櫻】Parallel

*佐櫻24小時主題企劃——年齡差

00

「給。」粉色頭髮的女孩伸出雙手,頭壓得低低的。
「我不喜歡巧克力,我已經說過了,妳為什麼不懂。」
「佐助君,這個不會甜的。」女孩慌張地打開了包裝,一股力道襲來,巧克力散落一地。
「夠了!我討厭甜食!」

01

森林漆黑,萬物寂靜,寂寞由心而生。
一個孩子哭哭啼啼,喃喃說著“不想、不想”。
「怎麼了?別哭啊。」
春野櫻輕輕拍著他的肩,坐在男孩身邊。那張臉和佐助如出一轍。
「叫什麼名字?」她依然問了,即便她早就知道答案。
「宇智波佐助。」
「那麼……發生什麼事?要不要說給我聽聽?」
佐助看著春野櫻,這張臉和他認識的春野櫻有些相似,但是多了一股成熟的韻味。
他點點頭:「我凶了...

【佐櫻】蟬時雨

〈春野櫻〉

炎炎夏日,蟬聲如雨。
路經那熟悉的長椅,春野櫻忍不住停下腳步,坐了下來。
每當自己快要被悲傷的潮水淹沒,她就會來到最初和佐助分開的地方。
因為她在這裡被道謝,在這裡告訴佐助她有多愛他。
一切的信心來自於此。
閉上眼,她聆聽調和燥熱氣息與萬里晴天的聲音,心裡有些平靜下來。

書上如此描述,蟬的一生只為鳴叫求偶,延續這份生命。春野櫻想,人的生命本也該如此簡單,然而過多的感情交織成網,純粹的心被蒙蔽。
經過了這麼多事,她突然有所領悟,他們所認定的正確對佐助而言可能根本不是正義,所以或許她不該逼迫佐助接受她認為的愛情。

就像蟬,即使人們認為,牠們不該僅僅以單調的歌曲作為生命的結尾,但這是身為蟬的驕

Re

*原著向

00

除了復仇,這世上再無吸引他的事。
擊碎回頭之路,他與光明道別。

01

「……。」

夢境總是點醒他該做之事為何,告訴他不可遺忘那份怒氣,不該繼續容忍那樣的罪人活在世上。

抹去汗水,佐助緩緩起身。
地底下的空間沒有陽光,這使他每次出門透氣都險些睜不開眼。如同他的人生,早已被黑暗覆蓋,多一點亮度都是陌生。

到頭來,只有殺了那個男人才能給自己一個交代,讓父親母親、族人毫無掛念。

憎恨,蒙蔽了雙眼。

這對佐助或許是好事,如此一來,無論傷害了多少人,他都不會看見,能夠筆直地朝那個人邁進。

嘈雜的腳步聲迴盪在幽暗的空間,打斷了佐助的思維,難得的寧靜被破壞,他蹙眉,帶上了從不離...

【佐櫻】初♥吻

純妄想。

01是佐助視角,02是櫻視角,03是第三人稱。


01


空無一人。


雖然說早就已經習慣鳴人和卡卡西遲到,不過連櫻都還沒來,這讓我有些詫異。


或許是這幾日天冷了吧。


默默地走到一旁的長椅上坐下,我不禁慶幸初雪未到,否則還有哪裡能休憩。

閉上眼,我趁其他人還未到達之前,稍微補個眠。


每日每夜的噩夢總是讓我驚醒,紅色的月像寫輪眼一般瞪著我,看我從死亡之中落荒而逃。

宇智波鼬的臉在腦海裡揮之不去,究竟哪個才是真正的他,我或許早就已經認定。


可是他為什麼要這麼做?

為了測量自己的器量,所以殺了爸爸媽媽?所以殺了止水?


思緒紊亂。...

【佐櫻】段子*2

*OOC屬於我,不足的描述屬於我

【佐櫻】

1.無題

苦無沒有辦法刺穿那個家徽,明明只要伸直手臂,就能讓兩個人解脫,但春野櫻卻下不了手。

她感受著風的吹拂,仿佛只要把一切託付給它,就能讓煩惱消散。

「……。」

身後似乎有什麼動靜。

春野櫻回頭看著月光無法觸及的陰暗處,兩只猩紅的眼緊緊盯著她,像蛇一樣警告著誤入地盤的獵物。

「佐助君。」

她絲毫沒有一點畏懼,更多的是不捨和不解。不過宇智波佐助不想花時間解讀女人複雜的心理,僅僅問了一句。

「其他人在哪。」

「休息。我睡不著,出來走走。」

「那正好,我有事找妳。」

一眨眼的時間,宇智波佐助來到了春野櫻的眼前。

如同他們在蛇...

【佐櫻】月狩(架空)關於之後的補充,佐櫻的部分

雖然不知道多少人在看,但有些東西沒有打算寫出來,只是設定而已,姑且就在這裡敘述一下,很短。

〈關於之後的兩人〉

即使知道壽命不一樣長,但對於彼此的感情絕對不是年齡可以束縛的,這點佐助跟櫻都很清楚。因此在考上了狩伏師的五年後,兩個人結婚了,並且搬到櫻家附近的房子裡,繼續兩人生活。對於平時都生活在一起這件事,他們已經很習慣,所以沒有什麼困擾。

〈關於佐良娜(或是莎拉娜吧,翻譯的鍋)〉

宇智波的血統是不會被沖淡的。但是佐良娜因為在櫻的身體裡還有櫻的力量抑制(嬰兒的力量並不強),所以生出來的時候是人形,之後才變為小隻的龍。不過因為還是有混著人類的血,所以佐良娜有時還是會變成人形,卻又帶著龍的特...

【佐櫻】月狩(架空)——番外*1

r18請勿自雷。

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一切都很混亂,所以我決定重發一次。

如果又有問題可以留言感謝。
另外這是月狩最後一個番外,謝謝大家。

【宇智波兄弟】哥哥的犧牲(佐助視角)

*又是舊文了,鼬視角不知道被我丟哪去……。只記得有一句“如果還有下次,拜託再讓我們作為家人,一起幸福地活下去。”

宇智波鼬,我的哥哥。

小時候,嘴裡念著都是「原諒我,佐助,下次吧。」,長大後念的卻是「你沒有殺的價值…愚蠢的弟弟啊…想要殺死我的話,仇恨吧、憎恨吧,就這樣醜陋地活下去…逃吧逃吧…然後苟且偷生下去,有一天等你擁有和我一樣的眼睛後,就來我的面前吧。」

在他離開這個世界之前,我都無法理解那些話語轉變的原因,那時候我只知道,殺了宇智波一族的人就是我的哥哥,讓父母的靈魂安息是我的義務,所以我必須殺了他。

而當他半開著眼倒在我面前,卻是滿溢的恐懼以及疑問瞬間從體內迸發。

哥哥的...

© 貓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