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黃/白緋/王姬/猿美/兼堀/黑研/佐櫻

QQ:1480958381

【青黃】 與狐邂逅06(完)

*花了這麼久的時間才完結真的對不起,謝謝持續看完的你們,雖然我的文很平凡,但是永遠都有人在看真的讓我很高興,如果忘記前面的劇情可以回去翻翻歐,最後還是謝謝你們!


06 

 

微弱的燈光在怡紅樓外遊走,映出那人孔雀石綠的衣服,以及同樣色系的深綠色頭髮。 

 

現在正是閉店一個小時後,除了青峰、黃瀨和高尾之外,其餘大多數人都已經入睡。 

綠間從窗外與高尾對上了眼,緊閉的大門緩緩敞開。 

「看來這個夜晚不好過囉。」 

綠間向另一邊撇開了頭,臉色十分沈重。 

看著綠間這身打扮,高尾內心也是有點遺憾的,畢竟要除妖的是自己的情人,但被斬殺的又是別人的情人。 

 

無論如何雙方都會感到悲傷。 

這是他,也是綠間最不想看到的結局。 

 

高尾朝樓梯伸出了手,請綠間上樓。此時黃瀨早已換好一套不那麼艷麗的和服,在房裡靜靜地待著。 

 

紅牌紅牌,染紅的王牌。黃瀨在心裡默念著。 

 

兩天前,青峰收到綠間的來信,黃瀨也在旁邊,所以他知道內容。大致上就是期限已到,諸如此類的。 

黃瀨當然不想離開青峰,但是被自己害死的人太過無辜,他只能接受這個安排。 

 

『如果真的只有這條路能走,那我可以完成你一個願望。』 

那個黑皮,到最後竟是如此溫柔,黃瀨是想都想不到的。這樣的個性,如果被”愛上我吧”這種願望捆綁,那就太可惜了,應該讓更多人看到才對。 

『說你的故事給我聽吧。』他說。 

 

於是這個安靜的夜,青峰與綠間相繼來到了最頂的這間房,他們六目相對,微微地彎身致敬。 

房裡透出帶橘的燈光,映出了那個規矩的身影,黃瀨一輩子最聽話的時間,大概就是這時候了。 

綠間揮了揮手,青峰就鑽進了門縫。 

「喏,給你說故事來了。」 

一派輕鬆的話語襯著黃瀨的笑,凸顯出感傷。青峰背對黃瀨坐下,試著不去看那個多愁善感的臉,只靠體溫感覺彼此的情感。 

 

「這個嘛,我先說,我不太會說故事…」 

「噗…」 

「笑什麼。」 

「小青峰只要說故事就好,我會努力當個稱職的聽眾的!」 

挺直的背把青峰往前擠了一些距離,他往後撞了一下,回到原本的位子,「那麼就從我誕生的那一刻說起吧──」 

 

青峰說,自己是被迫生下來的。 

爸爸跟媽媽很相愛,雖然爸爸是妖怪。一開始兩個人十分要好,生了小孩之後也非常順利,媽媽還許諾青峰,長大之後要把他最喜歡的花園送給他。 

 

不過到了青峰五歲的時候,父親被發現跟人類結合,從此被追殺,媽媽也開始情緒不穩,時常發脾氣,老覺得是青峰不懂事,出去玩的時候隨便散播謠言,因此對他十分不滿。 

 

在爸爸被圍堵殺死的那一天,媽媽自刎了。 

所以他就被青峰顏子收養。青峰顏子是媽媽同母異父的妹妹,為了財產收養他,這是青峰最近才知道的事。一收到這個土地,顏子馬上就建了怡紅樓,從此事業平步青雲。 

 

黃瀨總算明白那時青峰說的,自己身體比其他人強壯的意思,但竟是建立在這個悲傷的故事之上,現在自己又闖入青峰平穩的生活之中,簡直罪不可赦。 

他並非沒有想過不做了,但這件事起初是自己提的,況且顏子也一直說著,早就知道你沒這個能耐,說要還人情也只是說說而已吧,惹得黃瀨一股好勝心湧上心頭,又埋頭繼續做下去。 

「我是不是,毀了小青峰這個好不容易得來的平凡?」 

「…。不,或許在這之後,我能有勇氣去討回我所失去的一切,到那個時候,才算是真正地獲得平凡生活。」 

黃瀨點點頭,推了青峰的背。 

「可以了,我最後的願望…已經實現囉。」 

青峰在裡頭多待了幾秒,緩緩起身。 

「我想把這裡打造成妖怪跟人都能來的店,讓世界存在這麼一個,不同種族和平共處的地方…你覺得呢?」 

「我覺得,小青峰的夢想超棒的。」 

我呢,終其一生都得在閃電的追逐下度過,如今我遇見了你,也已經有理由說再見了。 

微笑的臉上落下了兩行淚。 

 

青峰出來之後,綠間接著進去,他這才鼓起勇氣回頭看黃瀨最後一眼。 

打開的門後,那映著月光的淚珠,深深地烙在了青峰心裡。 

 

與殺人不同,房間裡沒有鮮血的味道,只有如同螢火蟲一般飄散的微光。清爽的味道隨著綠間的出現竄出房間,那傢伙從有到無都是這樣美好而神秘。 

 

這時候青峰才知道,自己並沒有想像中堅強,人總是難過一個情字關,大概就是這個意思。他愛黃瀨,並不是因為他長得特別漂亮,而是因為他的純粹。回想起那個雨天,如果自己沒有遇到他,他又怎麼知道要認真地過生活,並且為了自己爭取一切。 

 

「謝謝,讓我遇見你……。」 

 

 

夏天潮濕的午後,青蛙的鳴叫,與落在翠綠荷葉上的滴答雨聲合奏,是個適合入眠的天氣。 

 

『死了…?那還真是有點可惜…』 

面對綠間坐著的顏子聽了話之後,輕輕抽了一口煙。 

青峰站在顏子身後,滿腹的不悅。難耐的刺痛逼出了他沈睡的淚,逐漸伸長的爪仿佛獠牙一般啃食著手心,『一切都是妳的錯…』 

顏子笑了笑,『我的錯?如果沒有我,你早就死了!那傢伙最後也只是發揮了用處而已!…唔咳…』 

『妳的錯!如果妳沒開這間店、沒說要讓他工作、阻止他繼續傷害人,他就不會死了!現在你給不了我黃瀨涼太,就把我的財產還給我!』 

青峰一下又一下無情地撕裂那張略顯年老的外皮,血肉真實的觸感在指尖及指縫流竄,鮮紅的血噴濺在周圍,寄宿在憤怒之中的,是屬於妖怪的本性,屬於人的感情。 

 

倏地,殘忍撲殺的畫面驟然消逝,取而代之的,是黃瀨在門後最後的一抹笑。 

 

夢醒。 

 

店裡的客人談天說地,櫃臺吊掛著的鈴鐺串發出突兀的聲響。他探向來客,是一隻狐狸。 

 

「要什麼服務?狐狸。」 

只見牠一個驚嚇,差點摔下櫃臺,青峰趕緊把牠抓了過來。 

「什麼名字,妖怪,請你吃塊肉吧。」 

或許是黃瀨涼太的關係,青峰看到狐狸就會對牠特別好,都不知道闖進第幾隻了,他青峰大輝這愛狐舉動到底聲名遠播到哪去。 

青峰笑著哼了聲,轉身切了塊鮮肉。 

 

「黃瀨…涼太。」 

 

當年神社抽到的兩張籤,在門的上緣緊緊被繫著,青峰聽見了那個細微的聲音。 

他輕輕把肉放在狐狸眼前。 

「有生之年,竟然還能等到你投胎啊?嗯?」青峰捏了捏狐狸的鼻子。 

「?」 

 

籤說的沒錯,是大凶也是大吉。 

 

大凶,是因為你會離去。 

大吉,是因為我們仍會相遇。 

 

-end- 

评论
热度(18)

© 貓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