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黃/白緋/王姬/猿美/兼堀/黑研/佐櫻

QQ:1480958381

【青黃】與狐邂逅 01

*坑一個一個地開阿...w
*會跟 醉是青黃橘綠時 這篇輪流慢更新
*感謝大家觀賞,希望會喜歡

第一章

「青峰大輝!」穿著華麗和服的女人從屏風後走出,手上拿著一把青色的扇子。

她是這裡的老鴇,同時也是青峰的養母──青峰顏子。

青峰平時都以顏子稱呼她。

「我現在沒空啦。」不耐煩地揮了揮手,青峰倒頭又想再睡一輪。

「不過是叫你去外面多找幾個女人回來,有什麼好不滿。」

顏子看他一點興趣都沒提起,隨口說了句明天你愛去哪就去哪吧,便看見青峰迅速地整裝出門。

「記得,要面容姣好、穠纖合度的女孩子,最好是16、7歲的,知道嗎!」顏子大聲地叮嚀,雖然不知道他有沒有聽見,不過多了個幫手她也樂得輕鬆。

青峰隨性地走在路上,一個一個篩選,真要說符合他標準的女人嘛…

沒有。

胸部夠大,但是臉不夠完美,要不就是反過來。

青峰嘆了口氣,決定去常去的神社繞繞再回來,反正到時候要真沒有帶人回去,就說都不合自己胃口就好。

他走在熟悉的山路上,花、草、樹木、路邊的地藏王…

雨。

青峰用手遮著頭,「夭壽,這麼衰,我有預感回家一定會被罵死。」

他跑著,雨漸漸變大打濕了身體,閃電來的瞬間帶來了陣陣雷聲,青峰突然感覺到一股衝擊。

「操!找地方躲雨還被撞!」眼睛被雨水刷得難以睜開,青峰也看不清自己被什麼撞到,便只顧著踏步,而那個東西就一路黏著青峰的腿,到了偶然發現的山洞裡。

他用濕透了的衣服稍微擦拭了一下眼睛,雖然成效不大,但總是能睜開眼了。

「啥東西死黏著我啊!」,回想起方才那東西在他腳邊,邊跑邊被踢的,阻礙地不得了,他恨不得把他揪出來痛打一頓。

誰知道原地自轉了一圈沒有看到人,倒是看見一個瑟瑟發抖的小身影。

「嚶嚶嚶──」

狐狸原來是這麼個叫法嗎!還是說這隻比較特別啊!!

青峰看著發出聲音的小傢伙,罵也不是,自己也沒法幫牠取暖,而且說到冷,自己也是一身濕。

「我看我全身上下剩血是熱的了。」

搓了搓雙手,青峰往山洞裡走了一段路,他可不想被風吹得流鼻水。

盤坐在地上,青峰才發現大腿邊多了個溫度,是剛剛那隻小狐狸。

他不予理會,依偎在一起會讓身子暖和些,於是青峰打著小盹靜靜地等著雨停。

「嚶嚶。」微弱的力量頂著青峰的腰,惹得他癢得從睡夢中驚醒。

從外面打進的光線不僅讓他知道放晴了,還讓他驚覺現在已經是夕陽西下的時間。

「這個時間了!?死定了我!」

青峰慌亂地跳起,拍了拍身上的土,一個踏步卻被狐狸一口咬住。

淚眼汪汪的模樣彷彿在說著帶我走嘛,但是青峰現在哪有時間管這個,顏子生氣起來,那氣勢可是連神都擋不了。

「你如果是標緻的狐狸精我就帶你走。」

青峰鄙視般地踢了小狐狸一腳。

「嚶嚶嚶…」

被強大的力道踢地翻了好幾圈,小狐狸身上漂亮的毛被泥土染髒,他顫抖地嘗試爬起,卻因為疼痛又栽回土裡。

青峰轉頭不再看那個弱小的身影,斷斷續續的嚶嚶聲卻不肯放過他的耳朵。

「算了…」青峰實在忍不住背後不絕於耳的聲音,一把撈起小狐狸,奔出了洞穴。

老子不但沒帶女人,還帶了寵物回家,這隻最好是妖媚的狐狸精,否則這下子真的要掉腦袋了我。

踱著緊張懊悔的步伐,青峰沿著熟悉的路迎向顏子的怒火。

他遠遠地就見顏子開的怡紅樓,燈火點得閃亮。雖說把狐狸帶回家,就是已經準備好接受她的責罵,但人果然還是都想逃避,於是青峰偷偷摸摸地閃到後門。

「青峰大輝!你好大膽子!讓你出去找女人你給我抓寵物!」她捏住青峰的耳朵,「怎樣!難道那隻是貌美的狐狸精嗎!是的話我就勉強放你一馬,不是你就去穿女裝接客!」

「啊嘶嘶…好痛,你好歹也輕一點!出去沒帶傘,下雨我只好隨便找地方躲雨去,這傢伙就一直他媽跟著我,我有什麼辦法!」

青峰倒也是不甘示弱。

這隻狐狸還真是掃把星,初回遇到就搞下雨,這回還讓我跟養母搞分裂。

「青峰大輝。明天不准出門!」顏子把扇子丟到青峰身上,砸得他痛得啊了一聲,之後揮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留下他與睡得香甜的小狐狸。

「他馬你還睡得著。」青峰不滿只有自己被罵得臭頭,捏了一把小狐狸的臉。

「嚶嚶嚶──」

「痛死你,我勸你最好是個大胸部的美人。」他哼了一聲,總覺得舒暢多了,才上樓回自己的房去。

青峰的房間混在各個美女之間,因此回房間的路上偶爾撞上幾個也沒什麼稀奇。

修長的腿從裙縫間探出,青峰就是喜歡這畫面,特別是設計得幾乎露出半球的和服,襯出這裡的美人個個的好胸。

「看到沒有,女人就是要胸部大才完美。」

青峰得意地說,這些可都是他千挑萬選的極品。

雖說挑來也不是給他用,但顏子相信他的眼光,所以挑選貨物這事都是交由青峰去做,他也當作福利接了下來,只是最近真的好貨不多,所以他更愛待在店裡打混摸魚,但顏子就是看不慣他白吃白喝。

「我工作辛苦,你生存辛苦,應該可以理解我的感受吧?所以啊,就算只是法術也好,你就變個大胸部的上等女人,然後給人玩玩…喂不要跑啊!你害我被罵了你知道嗎!」

青峰一路橫衝直撞地追著突然逃出懷抱的小狐狸,直到看見一個鑲著金紋的暗紅色框紙門。

「這傢伙…跑進這裡了嗎。」

青峰看著唯一被顏子禁止進入的房間,說若非絕世美人不得入內,那是給紅牌的特等席。

「成事不足敗事有餘…。」青峰真真正正地後悔自己可笑的同情心了。

他輕輕地拉開一點門縫,檜木特有的香味從裡頭飄散出來,靜謐的氛圍讓人深覺神秘,腳下踩著的是名為月光的地毯。被溫柔婉約的光吸引的青峰,唰地一聲將門拉到最底。

他看見窗邊,風吹起了片片花瓣,也吹起了那人柔順的短髮,更別提那在光下照得耀眼動人的金褐色毛皮,擺盪得如絲綢一般輕盈。

青峰一時說不出話來,自己撿回來的小狐狸是這隻嗎?他無比懷疑。還未開口詢問,青峰只見那人轉過頭來。透過微弱的光,他看見那人精緻的五官,以及天生誘人的鳳眼,琥珀色的瞳孔深邃得要把人給吞沒。

「非常感謝你的救命之恩。」他輕盈地從窗外翻進屋內,順手帶上窗子,木屐落地的聲音迴盪在房內,青峰這才看清對方穿著一襲金色的和服,腰間還掛著像是灑了金粉的白色毛球。

「你是那隻小狐狸吧?」

對方轉了轉耳朵,用袖子遮住嘴,「是喔~我叫黃瀨涼太。」

他看黃瀨笑得瞇起眼,突然覺得這狐狸不是美女也算是美人了。

沉默了一陣,青峰冷不防地把顏子的扇子丟向他。

「怎麼突然攻擊我啊!」黃瀨靈活地往旁邊一閃,扇子差點砸壞後面擺放的昂貴花瓶。

「不要躲!你剛剛幹什麼還沒聽完話就跑!你還欠老子一個挨罵!而且居然不是大胸部的女人,我怎麼交代啊!」青峰追著黃瀨滿房跑,好幾次沒捉到他,自己還差點跌個半死。

看青峰沒有放棄的意思,黃瀨索性跳回陽臺上。

「我討厭你剛剛說的話。」他說著,眼神透露一絲氣憤與沮喪,尾巴也垂了下去。

「什麼?」青峰不大記得自己詳細說了什麼,只記得有求他變成大胸部。

「不是大胸部還真是對不起,還有我討厭你隨便想要求我,讓我的身體成為玩具。」語畢,黃瀨一個人不知道去了哪裡,消失在青峰的視線,只有淡淡的清香還殘留在一次又一次的呼吸之中。

-to be continued-

评论(5)
热度(25)

© 貓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