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黃/白緋/王姬/猿美/兼堀/黑研/佐櫻

QQ:1480958381

王子姬 【1111】

*短篇

── 同一枝pocky上傳達的愛戀。

咖。

「嗯?」

從四面八方傳來的可口聲音讓人偶環顧了一下四周。

「餅乾。」

但沒有心的人偶,不,與這無關。

沒有去過便利商店的人偶不知道那是什麼,只知道是餅乾棒上塗了巧克力。

「知道這是什麼嗎?」古魯瓦爾多吊胃口地問。

「餅乾。」

「可沒有那麼簡單。」塞了一枝到嘴裡,古魯瓦爾多繼續說,「這是傳達愛的工具─ pocky。」

人偶更加聽不懂了,只能眨著眼睛對王子殿下發呆。

看他一臉茫然,古魯瓦爾多補充說明道,「這個可是只有在十一月十一日使用才有效的神奇東西,看好,我教你怎麼用。」

人偶的眼睛閃過一絲興奮。

「布列依斯─」古魯瓦爾多拉長了音叫道。

「怎、樣。」布列依斯從方才打掃的地方走過來。

這傢伙叫他最好有要緊事,布列依斯心想。

「接招。」

來不及反應的布列依斯被強塞了一枝pocky到嘴裡,才剛感覺到巧克力的甜,古魯瓦爾多的臉就在他眼前放大。

雖然布列依斯並沒有在消耗pocky,但對面那個人卻一個勁地朝他靠近,惹得他臉紅得像個番茄,想逃又贏不了後腦勺壓上的力量,只能看著pocky的長度越發縮短,兩個人的氣息也越發清晰。用不了多久,柔軟的觸感傳上嘴唇,古魯瓦爾多強行奪去他嘴裡的最後一點pocky,順勢吸取著他嘴裡尚存的巧克力香。但不滿足的他像是要把融在布列依斯嘴裡的巧克力都取盡似地,瘋狂用舌頭舔拭對方嘴裡的餘韻。

布列依斯覺得快要喘不過氣。

只是吃個pocky為什麼要搞得快要斷氣阿!

他一方面生氣,一方面又覺得在大家面前上演這個戲碼簡直羞恥無比。

但說到底自己也無法停止這一切,只能照著某王子的劇本走。

玩夠了的古魯瓦爾多鬆開布列依斯,一屁股坐在沙發上,「如何,懂了吧?」

將準備逃走的布列依斯拉進自己臂彎裡,他用很爽朗的表情看向人偶。

「厲害。」

人偶邊拍手邊說,眼神裡閃爍著不知名的光芒。

「說什麼─」

古魯瓦爾多用食指阻止了布列依斯說話。

「我在教她怎麼使用pocky。」

古魯瓦爾多朝布列依斯眨了右眼。

「才不是這樣用!!」布列依斯斥責,「這根本太激烈了好嗎!」

「沒所謂吧,pocky日快樂就好啦。」古魯瓦爾多說,咬上一枝新的pocky,「再來一支嗎?」

「做夢!」


-End

评论
热度(2)

© 貓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