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黃/白緋/王姬/猿美/兼堀/黑研/佐櫻

QQ:1480958381

【青黃】醉是青黃橘綠時 04

*努力不坑

青峰無奈地看著對方,「我東西都拿來了,你就不能看在這個份上告訴我嗎?」
沉默了一會兒,黃瀨開口道:「你自己的事也沒跟誰開口過吧?就算青峰大輝你今天不是警察,不需要背負比常人更多的榮譽心,你也不會想提不是嗎?」
「……」青峰很想反駁,大聲地說他那個有啥,想知道就告訴大家啊!但誠如黃瀨所言,他一點都不想提。
「有些事情、有些東西是用錢也買不到的。」他說完,頭也不回地離開了青峰面前。
「搞什麼……」
看著黃瀨遠去的背影,他煩燥地敲著桌子,同樣坐在吧檯的人瞄了他一眼,像是在譴責這個噪音。
他尷尬地停下手。
繼續待著也沒有人會來招待他,青峰留下了只剩冰塊的空杯,正要起身,肩膀就被重重地壓了下去。
「好久不見,我們曾經的王牌。」
熟悉的聲音響起,青峰愣了下,「今吉。」
「真是榮幸,你還記得我。」今吉推了一下眼鏡,「離開了桐皇之後還好嗎?看你當警察好像很威風啊?雖然我可是一點都不想跟你為敵。」
「還好。」青峰皺起眉頭,威風?哪裡威風?他剛剛才被一個調酒師訓話而已。
「你的那個青梅竹馬我記得叫桃井?她不是也在警局嗎?你們好像沒怎麼一起行動。」
「五月還在忙,她的情報能力大家都搶著要,平常沒啥時間一起。」雖然也僅限於檯面上的情報,黑道這裡還是得靠黃瀨。
「所以你就跑來酒吧混了?」
「沒混,只是來問問題。」
「真是好奇心旺盛。」今吉拿出一把槍,「話說,還真得好好感謝你,否則桐皇大概不會這麼強盛。」
看著那把槍,青峰想起以前的事,那個獨特的外型絕對錯不了。
那是他改的槍。
「別拿著那個在我面前晃悠。」
「別生氣,只是想和你敘敘舊,想回來隨時可以。」今吉拍了拍他的背,「改天再約大家一起吃頓飯吧,你沒工作的時候。」
青峰點點頭。
雖然他脫離了桐皇沒錯,但是和以前的同伴還是會寒暄一下,一起喝杯酒、吃頓飯什麼的,只要不踩他的底線,和平相處他還是能辦到的,畢竟已經不是小孩子了。
「確實說不出口……」
等今吉消失在人群之後,青峰嘆了口氣,心不在焉地玩弄著酒杯裡的冰塊。
一直到現在都還沒法放下那件事,每次有人大聲地慘叫,他就會變得異常激動。
以前他理所當然地覺得,不過就是改個槍,能有什麼事發生?最多坐個牢,幾年之後又是一條好漢。
可是事情沒有那麼簡單。
如果他沒有在當兵的時候私底下偷偷玩改造槍、沒有加入桐皇、沒有對著別人叫囂,他們家也不會被搞得亂七八糟,不但被放火燒了,還差點連爸媽的性命都賠上。
青峰還記得,他爸那時候氣炸了,直罵他是不孝子,而自己一點都沒把他的辱罵聽進去,反而是他們受到驚嚇的聲音,一直深深烙印在青峰的腦海裡。
雖說初生之犢不畏虎,可是這老虎他碰一次就知道,自己碰不起。
就是那一天,他決定退出桐皇,成為一名警察。
青峰偷偷翻起海報的一角,印在上面的黃瀨涼太笑得十分燦爛。
不想說的過去,若不是故意不說,就是不想提起。所以黃瀨肯定也有「精彩絕倫」的故事,只不過多半是悲慘的走向。
夜已深,酒吧沒有變冷清的跡象。
酒杯裡的冰塊早已融化,青峰飲下帶著淡淡酒味的水,在回家的路上撥出了一通電話。

「喂?阿大?你那邊有點吵,還沒回家嗎?都這個時間點了還在外面閒晃,伯父伯母會擔心的。」
另一端,女性的聲音有些含糊,嘴裡含著泡泡還不忘念他一頓。
「刷牙幹嘛接啊?」
「快好了,你等等。」
桃井把手機放在一旁,青峰可以清楚聽見她漱口的聲音。
「媽的我付錢欸……」
喃喃念了一句後,手機再次傳來說話聲。
「真難得你會打給我。」
「沒啥,只是我遇到今吉了。」
「今吉?他沒對你怎樣吧?有沒有打架?」桃井也知道青峰的事,所以每次他和桐皇的人見面,她總免不了要操心一番。
「沒,只有被自己的槍調侃了一下。」他無奈地說。
「沒事的話幹嘛特地打電話?」
青峰思忖了一下,「想到提一下而已,我其實是想問……妳應該知道黃瀨涼太吧?」
「知道啊,只要當警察就一定知道小黃。阿大你前科累累,所以最近才被叫去認識他吧?沒事啦,小黃人很好的。」
小黃?這個稱呼又是怎樣……青峰無奈地看著手機,自己的青梅竹馬也老愛取綽號,可是不覺得這個有點像狗嗎?
「妳到底把我的問題解讀成怎樣……」
「所以小黃怎麼了嗎?」
「他以前的事妳知道嗎?」
青峰聽見桃井倒吸了一口氣。
「妳幹嘛。」
「阿大,你該不會跑去問了吧?我聽說你從吉川前輩手上拿到了一張……海報?」桃井的情報依然快得嚇人。
「是問了……」
「你這個笨蛋!」
青峰被吼了一句,手機差點摔到地上。
「才認識沒多久就跑去問別人私事,你是腦袋壞了嗎!」
「我哪知道他是不是只是轉行啊?」
「想也知道不可能!」
「好啦,妳冷靜一點好不好。」
青峰的耳朵快被那個高分貝給刺穿了。
「總之不要再去問了。」
「那我再問一個問題。」
「什麼?」
「妳到底知不知道他的事?」
聽見對方說了「不知道」後,青峰才放棄詢問桃井,他說了一句晚安,就掛掉了電話。
雖然她叫自己別再去問,可是青峰實在很好奇。況且哪有自己被摸透,別人卻還是一團霧的道理?
於是他還是鍥而不捨地往酒吧去,接連一個禮拜沒有缺席。
「你夠了沒?」黃瀨在第七次聽見這個問題後,壓抑著怒氣反問青峰:「告訴我,為什麼你這麼想知道?」
青峰理直氣壯地說:「你對我瞭若指掌,我卻對你一無所知,不覺得這樣很不公平嗎?」
「所有人都是這樣,除了小赤司和祥吾君。」
「灰崎那種人都能知道,為什麼我不能?」青峰本來就不是脾氣好的人,聽到黃瀨這麼說,他忍不住有了點火氣。
「那不一樣,總之這不是該跟認識一個禮拜的人說的事。」
他們之間安靜了幾秒,青峰最後還是決定耐住性子,黃瀨看來不是那種被兇了就會妥協的人。
「怎樣你才肯說?」
似乎有點驚訝他態度突然放軟,黃瀨停頓了一下才回答:「拜託了,等我們找到除了情報的話題好嗎?現在的你和我,充其量不過是利益的關係而已,商人和顧客,如果沒有常常小聊幾句,不可能變得熱絡起來。」
「你的意思是讓我繼續每天來?」青峰露出狐疑的表情。
「我沒有這麼說吧?」黃瀨也是疑惑的表情,他思考著自己剛剛哪裡提到「每天來」三個字。
「算了,懶得想那麼多,我來就是了。」看黃瀨也沒真的拒絕,青峰自顧自地排定行程。
「喂,你別這麼不講理……」眼看對方就這麼把來這裡這件事當作每日任務,黃瀨有些慌張,他還沒遇過這麼認真想挖他過去的人。他伸手扯住青峰的衣服,這不拉還好,一拉兩個人差點親在一塊兒。
微妙的氛圍在兩人之間彌漫,黃瀨過於漂亮的五官讓青峰忍不住把視線停留在他臉上。眼看情況不對,黃瀨趕緊鬆開了手,拿起架上的酒杯擦拭起來。
「你走吧,我今天不想再看到你。」
青峰怔怔地站在原地,他的思緒還停留在剛剛傳來的沐浴乳香,和那從未見過的上等容顏。遠遠的看只覺得這個人長得不差,近看才發現根本毫無瑕疵。
等等,他在做什麼,那可是個男人啊!青峰甩甩頭,整理好被扯歪的衣服。
「走了,明天再來。」
黃瀨沒有給予回應,直到鈴鐺聲響起,他才小聲地說了句:「不要再來問了。」

-

「這就要走了?」青峰前腳才踏出酒吧,身後便傳來聲音。
「廢話,我可是有正當工作的人。」他沒有回頭就知道聲音的主人是灰崎祥吾。
「聽說……你想知道涼太的秘密。我可以告訴你,只要你來幫我。」
「偷聽別人說話很好玩是嗎?」
灰崎不以為意,「我只要知道你的答案。」
青峰迅速地從腰間拔出手槍,對準灰崎的眉心。
「你休想,我會讓他親口告訴我。如果你敢透露一個字,我就用這把槍打爛你的嘴。」
「別激動,雖然我很想知道現在這把槍厲害,還是你以前那幾把厲害,不過我還不想親身體驗。」
「住口!」
「祥吾君。」聽見外面有動靜的黃瀨拿著槍走出來,「我也不是綿羊,說了別在我地盤撒野,你好像沒聽懂。他隨手將槍上膛,槍我可是挺熟練,你要試試嗎?」
灰崎原本還想說什麼,脖子便感覺到一陣涼意。
「將軍。」赤司的聲音。
眼看逃不掉了,灰崎舉起雙手道:「我認輸。」
聞言,三個人放下手槍。
「我會再來找你的,大輝。」
他丟下這麼一句,消失在暗巷。
青峰沒有說話,倒是和一旁的黃瀨對上了眼。對方沒有逃開,他可以很清楚地感覺到,那雙琥珀色的瞳孔和過去承載的不同,不存在閃亮的未來,留下的,只有受到世俗折磨的混濁。

- to be continued -

评论
热度(5)

© 貓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