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黃/白緋/王姬/猿美/兼堀/黑研/佐櫻

QQ:1480958381

【青黃】醉是青黃橘綠時 03

青峰踏著步伐,皮鞋敲擊地面的聲音節奏感十足,好似想讓他更方便思考。

黃瀨的面容彷若跑馬燈,一一閃現。

從提防、輕視到現在的親近,總感覺還是不能太過相信這個人,不知道那些黑道用多少時間相信那隻笑面虎。

「青峰大輝嗎?」

輕浮的聲音從背後響起,青峰反射性地拔槍,轉身對準眼前的人。
「不要這麼激動,」對方用食指抵住槍口,輕輕推到一旁,「今天只是來會會你。」
那人生得一頭黑髮,好幾條辮延伸到後面,表情皺在一起跟自己頗為相似,不過還多了一絲嘲諷。
「你是誰。」
青峰的槍沒有離手。他覺得自己真衰,後腳剛踏出Nuit,就有看起來很麻煩的人找上門。
「我?哼,涼太居然沒給你看過我的照片?到底是忘記還是故意啊?」他用拇指指向自己的臉,「我是灰崎祥吾,那個想利用你的人。」
回頭非得跟那個黃瀨涼太算帳不可,居然沒給他看灰崎的長相,雖說自己沒跟他要也有錯,但黃瀨不是新手吧?
青峰看了看眼前的人,嘆了口氣。
「在我看來你的行為只是個小孩,生氣了,想大幹一場,勸你還是收手,回家乖乖待著吧,不然虹村會失望的。」他把槍放回身上,便想一走了之。
「我會讓你為了說出這種話後悔的,在我抓到把柄之後。」灰崎最恨別人在他面前說虹村會失望。
連把柄都還沒抓到就跟自己放話,這傢伙是菜鳥嗎?明明在黑道界混了也有一陣子吧?
青峰輕笑一聲,「等你抓到再說吧。」他可不認為自己能有什麼破綻。
看著青峰的背影漸漸遠了,灰崎露出感到有趣的笑容,插著口袋步入了Nuit。

「唷,想著是誰這麼晚還來,原來是祥吾君啊。」黃瀨眼睛稍微瞇了起來,對他比了請的手勢。
「青峰大輝剛剛坐哪。」在過去之前,灰崎這麼問。
「怎麼,想跟他坐同個位子嗎?」
黃瀨笑著,手上擦拭杯子的動作沒有停下,灰崎覺得這大概是他看黃瀨做過最多次的動作。
「誰那麼噁心,我是想避開那個位子。」灰崎不爽地扯了襯衫的領子,「快說,老子站痠了。」
黃瀨不語,只是朝他招了招手。
「快點說。」
「過來就跟你說?」
灰崎這下沒了耐心,踱著氣憤的步伐上前,卻在靠上桌緣的瞬間,被冰冷的東西抵上下巴。
他愣了一下,仔細一看發現只是酒杯,才收起方才湧上的一絲害怕,畢竟今天他是空手來這裡。
「祥吾君,我好心提醒你,在說話之前請三思,這裡是我的店,不要命令我,否則你就等著慘死在荒郊野外。」黃瀨勾起了充滿威脅的笑容,用方才抵住灰崎的酒杯指向吧檯靠中間的地方,「請坐,小青峰坐的是角落的位子。」
灰崎摸了自己的下巴一下。
如果剛剛抵著他的是刀子或是槍,不知道他的頭還會不會在這裡。
他拉開椅子坐下。
「祥吾君大駕光臨,想必有什麼事吧?」黃瀨隨意調了杯Bloody Mary就不客氣地往桌上放去。
灰崎先舉起酒杯,為自己還保有性命這件事小酌了一口,隨後便開口道,「你賣給大輝我的情報吧?」
黃瀨嘴角淺淺一勾,「可不是嗎?人家給了錢,我總不好意思不給他吧?」
灰崎聽見這話忍不住大笑,差點把酒都給灑出來,「哈哈哈,涼太你也會犯錯啊?」
「真想知道祥吾君為什麼這麼說,是因為我忘記給他看照片嗎?」黃瀨老神在在,一副一切都是計畫之中的神情,搞得灰崎興致都沒了。
「我啊,偶爾也想讓你介紹一下自己啊。」黃瀨惡趣味地笑著,「況且小青峰是警察的事,也是你偷翻了我的抽屜才知道的不是嗎?我不過就是小小地懲罰你而已,這樣的捉弄可還贖不起你萬分之一的罪呢。」
灰崎嘖了一聲,灌下那杯酒,嘴角留下一條酒痕,他用手背擦去,彷彿野獸剛獵食完,心滿意足的樣貌。
「涼太,你真的讓我很火大啊……不過也好,不這樣就不好玩了,到時候不知道能不能從你手上,買到大輝的情報?」灰崎試探性地詢問。
「祥吾君,你忘了黑道間所有的情報流傳,都是看我心情的嗎?」伸手由灰崎的脖子滑到肩膀,黃瀨用揶揄的眼神說道,「黑道想要情報,不用付錢的,完全由我來判斷你們是否可以得到這個情報,黑道需要付錢的情況,只有場所租借而已。」
灰崎這下真踢到鐵板,要是這傢伙不高興,連青峰穿什麼衣服這種無關緊要的問題,黃瀨都不會告訴他答案,應該說他看起來就不會幫他。也罷,青峰大輝的動靜他自會想辦法,只是少了黃瀨稍微麻煩點而已。
「每次來這裡都吞一肚子火回去,真不愧是你,涼太,那我就先走了,今天只是來敘敘舊,你可要保護好大輝喔,免得發生什麼意外。」
灰崎滿嘴帶刺地朝黃瀨丟下這句,門上懸掛的鈴響起聲,他的身影也消失在店裡。

「用不著你說,菜鳥。」

早上6點,青峰大輝一慣的起床時間。
他按掉床頭櫃上響個沒完的鬧鐘,好讓它閉嘴,轉了個身才想賴一下床,手機就很不配合地響了起來,還是他設成不同鈴聲的副隊長,喔不,他已經升格為隊長了,至於自己……算了,青峰不想去想那個。
「喂……前輩,那麼早你幹什麼……」
「快點來幫忙打掃。」
聽了對方的話,青峰在床上蠕動了一陣,「啥啊……有必要這麼早打掃嗎?再讓我睡會……」
「你別睡了,上次的事之後你已經是代理副隊長了,不要懶了,把你的東西搬去新的辦公室好上工,沒人會幫你的。」
隨後傳來的是無情的嘟嘟聲,青峰只好心不甘情不願地爬起來,刷牙洗臉吃早餐準備到警局去報到。
「你新的辦公室在之前我待的那裡。」手上搬著一大箱舊物的吉川前副隊長,好心地用下巴指了一下位置,就繼續幹活。
「所以我到底為什麼突然就升職了……」青峰抱怨著。
「我覺得那個頂多是暫時找不到合適的人,就讓你幫忙補個位子,到時候會找別組的來把你擠下去。」
聞言,青峰聳聳肩,熟門熟路地走向他的新辦公室。
「操你媽的!」
突然一句響徹雲霄的髒話,讓吉川匆忙地奔回來,「怎麼了你。」
「這啥?」
他看見青峰手上拎著一張大海報,上面還是黃瀨涼太,吉川伸手想奪過來,卻被青峰閃開。
「前輩,這啥。」
再一次的詢問讓吉川嘆了口氣,「那是以前女朋友買雜誌送的,後來分手她也忘了帶走,我就留著想念她。」
「真肉麻,這樣以後會交不到新的,況且對著一個男人想女人不覺得怪嗎?我就替你收下了。」青峰將其捲起,揮了揮就去搬東西,完全不理會吉川的哀號,一路上只想著,原來這傢伙還當過模特?
「今天晚上再去問好了。」青峰說完嘖了一聲,「才去2天就要變成習慣,太可怕了。」果然是因為那裡還有那個人,都充滿了秘密的原因吧。
把海報插在公事包裡,青峰苦命地去搬東西。
好在自己東西少,大約一小時就把東西都撤完了,不過這時間也差不多要開工了,他打了個呵欠,慵懶地坐在比之前舒適許多的辦公椅上,心不在焉地看著組員送上的報告。
不知怎麼地,青峰覺得時間過得特別快,果然是因為自己不認真的緣故嗎?

叩叩。
「可以下班囉。」吉川這麼說,「明天還麻煩你把大家的報告彙整給我,那就這樣啦,掰。」
青峰愣愣地看著桌上那疊資料,「媽的……要抱回家全部重看一次了……」
他一把抓起自己的包包把東西都掃進去,決定先回家處理完這些資料再去黃瀨那裡大喝一杯,順便把該問的都問一問。

青峰再看向時間已經是晚上十點,雖然如此,他知道那裡鐵定還是燈火通明,蓋上電腦,他打開衣櫃,把裡頭四季不缺的襯衫拿出來套上,啪地把家裡所有燈都給關了,他自認自己還挺省電的。
踏出家門走了一段路,青峰想起那卷海報,又跑回去拿,一路上耽擱了十來分鐘,才到達那條最近才熟悉起來,越夜越美麗的街道。
「小哥,要不要來坐坐啊?瞧你英俊瀟灑,身材又這麼好,體力應該不錯吧?」
前兩次都還沒碰過這種人,是因為去得太早了吧,青峰瞥了一眼,「不好意思,妳的這裡不合格。」他用雙手在胸前比了一圈,便揚長而去,說真的黃瀨的情報還比較吸引人。

快步找到那個如星空一般的招牌,青峰隨著推開門的鈴鐺聲踏進店內,走到之前的位子就一屁股坐下去。
見青峰來,黃瀨便走過來招呼他。
「小青峰今天也來啊,」稍微皺了一下眉,黃瀨的聲音頓時變得有些不悅,「你手上的海報從哪裡拿到的。」
青峰看見黃瀨的表情驟變,就知道自己帶對東西了,「隊長那裡拿來的,我今天來就為了這個跟酒,沒別的了。」
「想幹嘛?問關於我的事嗎?」
黃瀨的氛圍又變成初次相識的距離感,青峰也不隱瞞,「對,還有,給我來杯酒,老樣子。」
「你真當我這情報跟酒一樣好買嗎?」黃瀨將Vodka Lime配著眼神裡的不悅送上,「關於我的情報。」他伸出一隻手指頭。
青峰最恨這隻手指頭,不過單看黃瀨的表情他也知道這次不會便宜到哪去。
「一億?」
黃瀨冷笑了一聲,「錯,是天價。」

-to be continued -

评论
热度(4)

© 貓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