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黃/白緋/王姬/猿美/兼堀/黑研/佐櫻

QQ:1480958381

【佐櫻】Parallel

*佐櫻24小時主題企劃——年齡差

00

「給。」粉色頭髮的女孩伸出雙手,頭壓得低低的。
「我不喜歡巧克力,我已經說過了,妳為什麼不懂。」
「佐助君,這個不會甜的。」女孩慌張地打開了包裝,一股力道襲來,巧克力散落一地。
「夠了!我討厭甜食!」

01

森林漆黑,萬物寂靜,寂寞由心而生。
一個孩子哭哭啼啼,喃喃說著“不想、不想”。
「怎麼了?別哭啊。」
春野櫻輕輕拍著他的肩,坐在男孩身邊。那張臉和佐助如出一轍。
「叫什麼名字?」她依然問了,即便她早就知道答案。
「宇智波佐助。」
「那麼……發生什麼事?要不要說給我聽聽?」
佐助看著春野櫻,這張臉和他認識的春野櫻有些相似,但是多了一股成熟的韻味。
他點點頭:「我凶了櫻。」
「欸?」
「嗯?」
兩人四目相對,春野櫻這才反應過來,這個佐助嘴裡的櫻大概不是她。
「沒什麼啦,繼續說?」
「我拒絕了她的巧克力。」
「拒絕啊……。」盤子破碎的聲音在腦海想起,削好的蘋果被踐踏,春野櫻到現在都還記得那個場景「那對女孩真是不好受啊,不過你不愛吃甜食對吧?」
佐助眨巴眨巴地看著春野櫻,「你怎麼知道?」
渾圓的大眼直盯著自己,她偷偷笑了。小時候的佐助君原來這麼可愛,她想。
「因為我這裡的佐助君也是這樣。」
「佐助君……?」
「是啊,和你一樣的名字。在我們那兒,這可是英雄的名字。佐助想知道佐助君的事嗎?」春野櫻興致勃勃地問。
他堅決地搖了搖頭:「我想知道妳的事。」
「我?為什麼?」
「因為妳是櫻。」
她開心地笑了,明明沒有告訴這個孩子自己的名字,他卻斬釘截鐵地說她就是櫻,這算不算某種機緣?
「好吧,我最喜歡佐助君,總是纏著他不放,給他添了很多麻煩。他最喜歡番茄和柴魚飯糰,總是不苟言笑的樣子,但是我並不討厭,因為我知道那個嚴肅之下有著溫柔。我們一起出過很多任務,一起經歷過很多痛苦。我想救他,不想看到他墜入深淵……。」
「噗。」佐助忍不住笑出聲,「妳為什麼還是在說那個佐助的事。」
「我……!」
春野櫻臉上佈滿紅暈。她撇開頭:「我還是在介紹我自己的!」
「那你的佐助君對你好嗎?」他問。
「很好。好得讓我覺得像在做夢。」春野櫻摸了摸額頭,儘管過去被人嘲笑,現在這裡是她最自豪的地方。
滿載著佐助對她的感情。
「你們是情侶嗎?」佐助不甘示弱地又提出問題。
說到這個春野櫻又是一陣羞澀,她揮了揮手:「不是啦,至少現在還不是。」
「不是?但妳看起來高興。」
她抱起佐助,讓他坐在自己腿上,「因為佐助君現在很幸福啊。」
「他以前不幸福嗎?」自己一出生就有家人陪,現在還有一個小女朋友,他便理所當然以為沒有不幸。
「我們並不是生存在和平的時代,真的要說,沒有人一直都是幸福的,憎恨佔據了他的童年,痛苦籠罩著世界。」春野櫻把他放下,有些粗糙的皮膚輕撫著佐助臉上的淚痕,「瞧你,這麼小就有時間談戀愛,一定是生活在和平的時代吧。」
「櫻痛苦嗎?」他握住了她還來不及離開的手。
「過去是呢。想他的時候痛苦、被他拒絕的時候痛苦、面對面的沈默也是痛苦。」她蹲下身,將佐助抱在懷裡,「這樣你能明白嗎?那個女孩即使知道可能被你拒絕,也用盡全力製作屬於你的巧克力。」
櫻花的味道彌漫,和他身邊的櫻有一樣的氣味。如果是櫻說的那就沒有錯,他想。
「我想跟她道歉,不想再讓櫻覺得痛苦了。」
「那麼來練習吧!我陪你!」
身後的黑暗不知何時變成了一片花田,春野櫻摘下一朵粉色的花,放在佐助面前。
「嗯!」

02

「佐助,我唱歌給你聽吧?好嗎?」
不知接過了多少次花,春野櫻突然這麼說。
她捧著臉頰,寵溺地看著佐助。
看上去有些疲倦的佐助點點頭,趴在春野櫻的腿上。
「迷路的孩子,聽著這首歌,回家吧、回家吧。比星星耀眼的是未來,比陽光溫暖的是愛……。」
春野櫻看著疲憊睡去的佐助心想:孩子啊,你終究是個孩子,或許還不能明白愛有多偉大,但無論你身在哪裡,我希望每一個你都會幸福。

03

櫻抽抽噎噎,手裡捧著打包得漂亮的巧克力。
被退回的巧克力。
遠處有個身影走來,長瀏海遮住左眼,黑色披風飄揚,此時的他毫無戾氣,多了一絲溫柔。
他早已看見那櫻花色的粉紅,一個他到死都不會忘卻的顏色。
悄悄地,他走近她身旁,彎腰取走了一個巧克力。
「啊……不行,那是要給佐助君的……。」
她抬起頭,垂下的紅色髮帶因為那張哭喪的臉顯得無精打采。
「佐助君……?」
「啊啊。」大概不是過去的櫻,而是存在於別的地方的櫻吧,佐助想。
「為什麼哭?」他問。
「啊,都是我不好,佐助君明明說了他不喜歡甜食的,可是我卻自以為是地做了巧克力……。」
很像以前那個自卑的春野櫻啊,佐助忍不住想起班上同學你一句我一句嘲笑的寬額頭。
他嚐了一口巧克力,輕輕地笑了。
「很好吃。」說著,佐助拍了拍櫻的頭。
「欸?」
「我認識一個春野櫻,和妳一模一樣,小時候常覺得自己比不上任何人。」他抬頭,黑色的眼映照著繁星點點的夜空,「她很聰明,可是卻不知道放棄怎麼寫。」
眼前的人沒有否認自己是佐助,還脫口而出春野櫻這個名字,這讓她覺得十分奇妙。
「然、然後呢!」
櫻越發對此很感興趣,急著想知道這個宇智波佐助和那個春野櫻的事。
「我辜負了她。一再試圖斬斷彼此的關係,可這個動作讓她變得更加強大。」
「佐助……哥哥?不喜歡她嗎?」櫻看起來又要哭了,一臉委屈地看著他。
他擁抱了眼前的女孩,想從她身上找到那個自己沒有疼惜的春野櫻。
「不,這是太過在乎。」佐助閉上眼,「大概,那傢伙也只是不擅表達。」
「所以……佐助君會喜歡嗎?」櫻低頭看著手上的巧克力。
「會喜歡。」
「那我再做新的給他!」
「啊啊。」
春野櫻原來笑起來這麼好看。佐助看著對方的笑容,忍不住想道。
是啊,多久沒有看過她笑了?在自己面前,春野櫻總是隱忍痛苦,總是為他哭泣。
「嗯……佐助哥哥跟櫻姐姐在一起嗎?」
「……沒有。」
櫻擺出了苦惱的模樣:「佐助哥哥明明這麼在乎她的,而且提到的都是她的事。」
「因為妳和她太像。」
「可是你笑了!很溫柔的那種!說故事的時候也很溫柔!」
面對小孩的激烈辯駁,佐助摸了摸嘴角,又將手放到胸前。
笑了嗎?自己。
提到春野櫻的事,就不自覺地取下嚴肅的面具了嗎?
「佐助哥哥要是也能這樣,跟櫻姐姐說說話就好了。」
「說得也是。」那個用生命愛著自己的春野櫻一定還在等他,因為是春野櫻啊。
佐助站起身,夜風微涼。回去吧,他想。
伴隨著這個想法迎來的,是早晨耀眼的陽光。

04

「櫻!」佐助拿著一朵花跑了過來,「抱歉,我不是故意打掉他們……。」
「沒關係,你看!新的巧克力!」櫻喜孜孜地捧著她的傑作,露出燦爛的笑容。
「謝謝妳,櫻。」
希望櫻跟佐助也能夠幸福。
希望佐助哥哥跟櫻姐姐也能夠幸福。
他們如此祈禱。

05

「喂、櫻,春野櫻,你要睡多久啊!」
「唔……。」
她睜開眼,閨蜜的臉出現在眼前,舉起的手停在半空中。
「妳要扇我嗎井野。」春野櫻反射性地用雙手護著臉問道。
「沒有啊。」她若無其事地收起那雙手,「話說回來,雖然下班了,妳還有一個客人等著哦。」
用眼神示意春野櫻看看樓下,井野打趣地哼著歌離開了。

「佐助君……。」

06

「佐助君。」「櫻。」
兩個人同時移開了視線,溫度逐漸升高。
「我遇見另一個你了。」
「我遇見另一個妳了。」
對於相同的臺詞,他們笑了。
第一次知道,對方發自內心的笑容這麼好看。
「不知道巧克力事件怎麼樣了。」春野櫻說道。
聞言,佐助感嘆起所謂緣分:「果然是同一個世界的。」
存在於別處的他們如此幸福,童言童語指出他們對彼此的不坦率。
一個不願意說出口,一個總是胡亂臆測。
現在倒是坦誠多了。
「佐助君小時候很可愛呢——。」
「妳也是。」
緊握的雙手規律地在兩人之間擺動。
「要去旅行嗎?」佐助不經意地說。
「一直在等你這麼問我。」

-end

评论(2)
热度(49)

© 貓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