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黃/白緋/王姬/猿美/兼堀/黑研/佐櫻

QQ:1480958381

【佐櫻】Re

*原著向

00

除了復仇,這世上再無吸引他的事。
擊碎回頭之路,他與光明道別。

01

「……。」

夢境總是點醒他該做之事為何,告訴他不可遺忘那份怒氣,不該繼續容忍那樣的罪人活在世上。

抹去汗水,佐助緩緩起身。
地底下的空間沒有陽光,這使他每次出門透氣都險些睜不開眼。如同他的人生,早已被黑暗覆蓋,多一點亮度都是陌生。

到頭來,只有殺了那個男人才能給自己一個交代,讓父親母親、族人毫無掛念。

憎恨,蒙蔽了雙眼。

這對佐助或許是好事,如此一來,無論傷害了多少人,他都不會看見,能夠筆直地朝那個人邁進。

嘈雜的腳步聲迴盪在幽暗的空間,打斷了佐助的思維,難得的寧靜被破壞,他蹙眉,帶上了從不離身的草薙劍。

「不速之客。」他喃喃自語道,獨自站上足以俯視″過去″的高處。

02

「是櫻啊。」
「佐助……君。」

久違的相會,春野櫻已然不同,唯獨那雙碧綠的眼中,始終透露著渴望拯救的感情。
憶起她嘶聲力竭的哭喊,他冷笑一聲。

擁有幸福那種事,唯有他不可以也不可能。

於佐助而言,鳴人也好、春野櫻也好、不認識的傢伙也好,全都是在浪費精力,現在的他眼中僅有仇恨,友情、愛情全是垃圾。

「我可沒空陪你們玩家家酒。」

比起這些無聊的情感,″使命″為重。

羈絆,必須斬斷。

03

「這次又失敗了,佐助君是真的想殺我。不過下次一定可以帶他回來。」春野櫻說,隨後望向窗外明朗的天空,祈求陽光可以照亮佐助身處之處。

至今為止已經出發過無數次,明眼人都知道佐助不可能回來。井野覺得荒謬,為什麼她非得一次次賭上性命。

「然後呢?已經幾次了!」
醫院的走廊上,井野的聲音格外清晰。
「說到底佐助只是在逃避,不斷地往黑暗的深處走有什麼意義?那樣就能減輕,他到現在所遭遇到的一切痛苦嗎?」

閨蜜不放棄的模樣,就連她也看不下去。春野櫻逐漸減少的笑容,反映她的心承受了多少拒絕傷害。

「不是這樣。黑色……其實是與死亡的恐懼強烈對抗的顏色,所以,我想佐助君一定也在和自己的心取得平衡。」身為一個醫療忍者,春野櫻明白心病也是病,所以多少接觸過一些心理的書,只不過她從來只在乎別人的心。
「真是……到底要到什麼地步,妳才能停止替他辯解。」
「恐怕到停止呼吸的那一刻,我都會幫佐助君說話吧。」她露出苦笑:「我明白他的處境,佐助君不是真的想墮落,他只是沒有發現大家愛著他。所以啊,除非傳到他耳裡,否則我不會停止,鳴人、佐井和卡卡西老師肯定也是一樣。」

「第七班盡是些怪人。」井野雖然抱怨著,卻露出了笑容。

宇智波佐助真是幸福,可不是嗎?在那無盡的黑暗背後,這些傢伙為一無所有的他,創造了一個應有盡有的世界,隨時接納他的後悔。

04

如果可以改變這個腐敗的村子,刨除腐爛的根,重植新的意念,他就是火影,就是這個地方新的——

05

得知真相的佐助改變了夢想。

為了導正扭曲的一切,為了不讓歷史再次發生,他回歸七班。

為了成為火影。

不過他有一點不明白。

傳說,木花之佐久夜姬代表繁盛卻不長久。

於是佐助以為春野櫻也理應像她的名字,說的滿口漂亮話,卻無法堅持到底。

可為什麼她不肯放棄?
明明不止一次刀劍相向,為什麼她總是毫無防備地靠近?

為什麼拚命地把他從別的空間救出來?為什麼還懇求他不要離開?為什麼從不對他感到憤怒?為什麼總是為他哭泣?為什麼得不到回應也想讓他幸福?

為什麼……他會在這種時候想起已逝的家人?

06

天空很藍。

如果不是和鳴人打得無力起身,佐助可能永遠不會再注視這片美麗的蒼穹。

無止盡的邊界,即使擁有一對翅膀也到不了盡頭。

佐助不禁想,賭上性命的戰鬥最後剩下什麼?

無法斬斷的羈絆、回歸現實的夢境、疲憊的身軀。

他自嘲一般地笑了,面對這樣的場景,佐助只能如同孩子一般流下淚。

遠處,慌忙跑來的身影,是那個不斷向自己表白的女孩。那雙替他們治療的手曾經那樣纖細,卻也變得遍體鱗傷。

還想問為什麼——

為什麼她願意一直回到他身邊?

07

佐助記得卡卡西是這麼說的。

櫻在惦記著自己的同時也備受煎熬。

鼬的痛苦源自於愛,那麼看來櫻的痛苦亦是如此。

啊啊、原來他一直被愛著。

直至最後一刻,鳴人讓他明白何謂真正的友情,而櫻教會了他何謂真摯的愛。

憎恨退去,佐助終於看清。

「抱歉……時至今日我所做的……」

看來他真是……傻傻地繞了遠路,又回到原點。

08

少有的與人並肩行走,佐助看著身邊的人:「稍微有些事想問。」
「啊!佐助君有什麼事就儘管問吧!」
「為什麼那時不放手,這樣就不需要感到痛苦……」
「因為我喜歡佐助君。」春野櫻不假思索地回道:「如果放手了,怎麼對得起我的誓言。我說過,只要佐助君和我在一起,絕對不會讓你後悔。我想把幸福帶給你,僅憑說是不夠的,所以才想證明給你看。」
「那麼要實現誓言嗎。」佐助冒出了一句。
「誒?什、什麼意思?」
「以後,我右手邊的位置留給妳。」

愣了一會兒,春野櫻才搞懂現在的狀況。

她捏了一下自己的臉頰,很疼,所以不是夢。

飽含了感情的淚水奪眶而出,仿佛櫻花因風滴落露珠。為什麼哭?真要春野櫻解釋,文青一點大約就是″因為她對佐助的愛滿到溢出來″。

「別哭了,妳還是笑起來好看。」佐助說道,伸手抹去她臉上的淚,「回答呢。」
「嗯!」

從今以後,他不做復仇者,也不做火影,他只做她世界的王。

保護她,疼愛她。

-end

*在此補上,Re有重新開始的意思,在馬耳他語裡還有王的意思。所以總的來說,想要表達的就是:明白妳的心意之後,回到原點,重新來過,過去的一切我都不再追求,從此我只做妳世界的王。

评论(2)
热度(46)

© 貓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