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黃/白緋/王姬/猿美/兼堀/黑研/佐櫻

QQ:1480958381

【宇智波兄弟】哥哥的犧牲(佐助視角)

*又是舊文了,鼬視角不知道被我丟哪去……。只記得有一句“如果還有下次,拜託再讓我們作為家人,一起幸福地活下去。”

宇智波鼬,我的哥哥。

小時候,嘴裡念著都是「原諒我,佐助,下次吧。」,長大後念的卻是「你沒有殺的價值…愚蠢的弟弟啊…想要殺死我的話,仇恨吧、憎恨吧,就這樣醜陋地活下去…逃吧逃吧…然後苟且偷生下去,有一天等你擁有和我一樣的眼睛後,就來我的面前吧。」

在他離開這個世界之前,我都無法理解那些話語轉變的原因,那時候我只知道,殺了宇智波一族的人就是我的哥哥,讓父母的靈魂安息是我的義務,所以我必須殺了他。

而當他半開著眼倒在我面前,卻是滿溢的恐懼以及疑問瞬間從體內迸發。

哥哥的遺言,不是任何喪家犬的低吼胡鬧,更不是復仇,而是我最為熟悉的那句話。

『佐助,對不起,這是最後一次了。』

等到我冷靜下來,才真正意識到,哥哥已經不會再出現在我的生命裡了,而我那時候看到的,是哥哥一如往常的溫柔。

一如往常。

我或許該早點發現這句平凡的話,隱含了多少的伏筆。

『你以為你很了解鼬,但事實是你一點也不了解。』

我不知道那個口口聲聲要我怨他、恨他的人,看到的世界不只是現在,他設想到的是十年、二十年之後。

甚至一直以來讓他活下去的理由,是我,而不是他自己,也不是村子。

在一切真相串連在一起的那一瞬間,我彷彿看到哥哥堅毅而兇悍的面具下,堆積了如大海一般,無止盡的淚水。

『他殺了父母、朋友、戀人,只有你,他怎麼樣也下不了手。』

我被眼前的劇變以及復仇之心蒙蔽了雙眼,被他玩弄於鼓掌之間。

沒錯,這一切都是計畫。

我無意識地照著哥哥早就編好的劇本走,理所當然恨他,追著他的腳步,用盡全力打敗他。

但他心裡想的卻只有──

如何讓我從痛苦中解脫,如何自然地讓他擔下一切的罪過。

『那雙寫輪眼,你能看多遠了呢?』

當我想起那時候自信的回答,我為此嗤之以鼻。

我並沒有看透哥哥的幻術,也沒有看透哥哥。

我的寫輪眼,見證了我的失敗。

如此近的事實。

『我們是唯一的兄弟,我會作為一道你難以跨越的牆,與你一起活下去,就算是被你憎恨,這就是所謂的哥哥。』

我的眼淚傾瀉而出。

多年的怨恨在一瞬間被瓦解。

這個恨,是由龐大的愛勾織成的。

猙獰的表面碎裂,愛,表露無遺。

『無論村子充滿多少矛盾和黑暗,我都是木葉的宇智波鼬。』

始終如一。

『無論你將來變成什麼樣子,我都會一直愛你。』

始終如一。

改變的是我。

我到現在才明白,不變的,是哥哥的愛。

-End

评论(2)
热度(14)

© 貓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