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黃/白緋/王姬/猿美/兼堀/黑研/佐櫻

QQ:1480958381

【佐櫻】月狩(架空)(9/15更)

主線(29)

 

「資格……?」

春野櫻詫異地盯著天翔,腦袋一片空白。

「是。既然她守護著宇智波一族……那麼用她的命代替也並非不可以。」

天翔自顧自地說著,站起身。

眼前的人在說些什麼,春野櫻一點也不明白。困惑地朝綱手他們投射了求救的眼神,她才發覺,所有人都和她是相同的表情。

靜默的氛圍壟罩著這個空間,天翔環顧了四周,無奈地笑了。

「看來大家似乎都不知道……?龍刻的命運可說是十分精采啊……也是一個令人感到可口的生命。」

「龍刻……?」春野櫻毫無頭緒地重複著那個詞。

 

「龍刻,是我的名字。」

解答疑惑的,是一個甜美清透的聲音,彷彿輕拂過花的春風,溫柔輕盈。

她像天使一般,輕輕地降落,那是一個穿著印上櫻花圖案和服的,粉色頭髮的女人。

 

「妳是……!」春野櫻想起了那個夢,很久之前就被她所遺忘的那個夢。

「我是……妳保護宇智波的理由之一。」

 

 

主線(30)

 

短短幾句話,勾起了富岳的記憶。

他想起了團扇誌所敘述的事,那篇被佐助打斷的內容裡,最後一句是這麼寫的。

 

『而他們所看到的便是,守護著宇智波一族的櫻靈——龍刻。』

 

「櫻色的……守護著宇智波一族的櫻靈……寄宿在這女孩身上嗎?」他不敢置信地盯著春野櫻。

 

「沒錯。」天翔的嘴角勾起一抹笑,貌似很滿意龍刻的現身,「一直以來,龍息地種了許多櫻花,她就附在入口那棵被木矮欄圍住的最粗的櫻花樹裡,相傳是她守護著宇智波。他們將其視為神樹供奉,在上頭刻了龍的圖案以示尊敬。不過九尾的力量過於強大,導致她身負重傷,於是在宇智波一族逃亡、混亂之中,龍刻憑著即將消逝的意識,逃往日向一族的棲息地——東方的白毫之崖,在那裡修養了幾十年之久,最後附在妳身上。」

 

這就是為什麼除了”喜歡佐助”這個因素之外,她仍然有一股想要保護宇智波一族的強烈意識嗎?

春野櫻理了理思緒。

許多時候不知道哪裡來的衝動,原來都是龍刻給她的?

 

「不對……。」富岳小聲地說,隨後轉為憤怒的語氣反駁道,「書本上明明記載著,*是花的詛咒,所以宇智波一族才會那麼快受到威脅的,那種傢伙,擺明了是丟下我們……」

天翔呵呵笑了兩聲,「這是極少數人的迷信,他們並不知道龍刻守護宇智波的理由,是因為他們一直保護著這片櫻樹林。而他們衰退的理由,僅僅是因為誤會與團藏的陷害。」

 

團藏……?

富岳皺起眉頭,這件事跟已經被處死的團藏又有什麼關係?

「你……什麼都知道?」

「每一個生命的經歷我都瞭若指掌,畢竟你們都曾經是我的一部分。我可是一直在看著你們啊,我所賦予生命的人偶們。正是因為生命無常,所以才會這麼耐人尋味。不過……你想知道的事,我不會告訴你答案。那是人類跟你們之間的問題,與我無關。那麼……」天翔將視線重新落在春野櫻身上,「關於妳這條命交或是不交,我可以給妳一天的時間選擇,如何?」

「不必!」

「櫻!不要做傻事啊!」井野大吼。

她怕,怕從此再也看不到這朵花盛開的模樣。

「除了治療和近戰之外,我什麼都做不到…可是佐助君就在那裡受苦不是嗎!沒有必要考慮了,現在就取走我的性命。」她咬緊下唇,「井野……我的決心我再清楚不過。我也想當一回小說裡不死的女主角……但……這裡是現實啊,對吧?」

「櫻……。」

春野櫻默默地抬起頭,「妳的意思呢?」

毫無疑問,這句話是對著龍刻說。

「我知道宇智波一族不會再尊敬我,但守護他們是出自我的意願,現在的我仍然想著要贖罪,為了被趕走的他們而贖罪,因為我無法戰勝九尾,才會導致他們現在的處境,既然如此,這次就用我的命來換……。」

語畢,她看見春野櫻笑了。腳上的痛楚十分強烈,但她已然知曉忘卻痛苦的方法。

「那我們算是達成共識囉?那麼就做吧,放手去做。」


主線(31)

 

祂為她的人生跳了最後一支舞。

 

綠色,代表著新生萌芽的生命。

茶綠,代表著漸步衰弱的生命。

灰色,代表著黯然逝去的生命。

 

萬物的一生便是這樣,有起有落,而今天也不過恰巧輪到春野櫻凋零罷了。

 

不同色調的魔力包圍著天翔,像是一件華麗炫目的衣裳。

祂用極其優雅的姿勢,寫下了春野櫻的名字。

 

點點光芒彷若夏夜的螢火蟲,悄悄聚集在春野櫻的身邊。

 

如果這樣就能拯救佐助,她想……她也就沒有遺憾了。

 

靜靜地躺了下來,她閉上雙眼。

這樣的犧牲不像在戰場上那樣殘忍,沒有血液逐漸被抽取的感覺,沒有人會為了逃跑而踐踏過她,也沒有找不到屍體的悲哀。

 

但可惜的是,她還來不及和佐助說再見。

 

晶瑩剔透的淚灌溉了大地,她不知道土壤是否能嘗到她生命中飽含的苦澀,青青草地是否能讀出她心裡的不捨,又或是現在看不見的繁星,是否能替她照看佐助,但她知道她一點也不後悔做這個決定。

 

意識裡,還有一方尚未模糊的淨地,她與龍刻面對面,春野櫻總算見到她端莊姣好的面容。

「謝謝妳,櫻。因為妳我才能完成最後的使命。靈性再積累就有了,所以總有一天我會再回來的,但妳……卻被我拖下了水。」

「這也是我的決定,所以妳無需愧疚。有緣再會吧。」與我相同顏色的妳。

 

她們緊握住彼此的手,逐漸變得透明。

 

「吸收教訓吧,我相信從今以後,你們會好好善待我所創造的神獸。」祂伸手一揮,鳴人變回了原本的模樣,儘管皮膚有些灼傷,但微弱的呼吸顯示他仍然活著。

「就這樣?為了懲罰而傷害無辜的我們?結束之後拍拍屁股走人?」井野感到難以置信,明明做錯事的人不是他們……。

「任何物種,失去了之後便知道何謂珍惜。」天翔有些不捨的看著被封印在鳴人體內的九尾,「將我的神獸當作工具,真正可怕的不是你們,是心。因此我要讓你們刻骨銘心,事情就到此為止,我不會再從你們身邊奪走誰,但這個受傷過的心會透過歷史警惕接下來新生的生命。我賦予你們命,同樣的,我希望你們給予我尊重。」

 

收起羽毛,天翔回到了祂的歸宿。

 

天空逐漸透出光芒,像是倒入了海水一樣,恢復成應有的藍。

儘管陽光努力想觸及這片黑暗,壟罩著死亡之森的仍然只有死寂。

 

「喂!你是櫻的同班同學吧!想想辦法呀!」井野緊抓著佐井的衣角,潸然淚下,「櫻……櫻她……不是為了死才來的……。」

佐井拍了拍井野的肩,輕輕抱住他,這是他從書上學來的,「我什麼也辦不到。但是我相信她會沒事,妳也是吧?」

井野將臉埋入了對方的懷裡,不願意接受失去的事實。

 

「這個……交給我們吧。」止水抱起春野櫻,「我想我們還有辦法。」

「各位先請回吧。」鼬用魔力把佐助變回人形,一把扛起。

大家面面相覷,面對為了保護鳴人而不使用幻術的兩人,綱手決定選擇相信。

「我的徒弟交給你們了,其他人,離開吧,這裡不是我們該待的地方。」

綱手說完,領著他們離開了宇智波一族的領地,離開了死亡之森。

 

主線(32)

 

刺眼的光在佐助睜開眼的那一剎那剝奪了他的視覺,泡沫穿過指縫稍縱即逝的觸感以及聲音在腦海揮之不去,他伸手擋住光源,好不容易看清了四周。

 

破爛的房間。

 

他想起來了。

他的房間被九尾毀了,身體也因為九尾一次又一次地劃上傷痕,然後春野櫻出現了,這之後他做了好長的一個夢。

 

他夢到春野櫻和他一起掉進了水裡,他拚命地往她那裡游去,想抓住她的手,但距離卻無法拉近。

倏地,春野櫻消失了。

無數的氣泡裹著水往自己身上襲來,無法呼吸的窒息感使佐助開始掙扎。

 

他什麼也沒能抓住。

 

「佐助。」

止水的聲音打斷了佐助的回憶,他拉了一張沒有被破壞的椅子,坐在他床邊。

兩雙相同顏色的眼對視。

「那個女孩死了。」

 

夢轉為現實,春野櫻真的消失了。

 

佐助愣愣地看著止水的嘴,多希望從那裏還能聽到下一句”和你說笑的”,但事與願違。

他低下頭,彷彿已經接受這個事實。

 

「你想她嗎?」止水突然問道。

「我不知道……。」

「你在乎她嗎?」止水再問。

佐助撇開了頭,他下意識地逃避思考這段感情。

「我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不過,你還活著。」他指著佐助的心臟,「有時候……那女孩的話可能讓你覺得溫暖,但你不明白。我知道你對這種事很遲鈍,但仔細想想,為什麼覺得溫暖?那是因為流竄在你身體裡的血是熱的。血液的起點是心臟,只有從心出來的血是熱的。心臟跳動是因為你仍然活著,活著……就能去找尋情感的意義,那就是一切的源頭。」

止水從口袋裡摸出一張紙,「這個,上面寫的是宇智波一族特有的秘方,唯獨你能拯救她,前提是你必須好好檢視你的心。」他摸了摸佐助的頭,「明天是你的生日吧?如果想清楚了,就把她接回來一起慶祝吧。別問我為什麼這麼說,我可是記得很清楚,你為了她第一次違背了族長大人的命令。」

 

知道止水在拿扇果的事調侃自己,佐助哼了一聲把他趕出去。

 

看著那張紙,他想起了第一次和春野櫻相遇。第一眼他就知道她與自己截然不同,她是一道光,而他只能在暗處生存。但漸漸地,這道光卻一而再再而三地闖入他的世界,她說要當他的朋友,說要拯救他,說喜歡他,說即使被推開,她仍然會繼續前行。

春野櫻那份勇氣至今都沒有被抹滅,她真的救了他。

 

這對他而言是何等奢侈。

 

宇智波佐助,你何德何能……。他如此嘲諷自己。

 

他想她嗎?他在乎她嗎?他愛她嗎?他在心理逐一地反問自己。

說真的,他的答案仍然是不知道……但……他並不討厭被她追著的感覺,僅僅這點就足夠。

佐助甚至覺得現在的他和在夢裡一樣,有些無法呼吸。

 

是因為知道她死了嗎?他想。

 

佐助毅然決然地打開了那張紙,怎樣都好,他想救她。

 

-TBC.

*書上記載的原文是:『原本以為她無論如何都能保護我們,所以才把她捧得高高的,現在才知道一切都是因為她,宇智波的存在才會這麼快受到威脅,因為花的壽命不長,這是詛咒。』


评论(2)
热度(18)

© 貓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