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黃/白緋/王姬/猿美/兼堀/黑研/佐櫻

QQ:1480958381

【佐櫻】月狩(架空)(7/10更)

*雖然都是一堆與內心戰鬥的內容,可能會看起來很一致而且沒什麼進展,但兩人是真的在成長的……我自己是這麼想啦……

 

主線(16)

 

成為綱手的徒弟之後,春野櫻全心專注在修練上頭,無暇思考其它事,漸漸地她便忘了那個夢。

至於佐助,對他來說,修練比觀察重要,所以他花了三天確定春野櫻在修練場的時間之後,只劃出一小時來觀察。

 

下午四點到就行了。

 

佐助把時間安排好,開始為期三個月的漫長觀察,說不准太過無趣就提早結束了,這也不是不可能。

 

他找了一棵視野最好的樹,靜靜躲在上頭。

 

令佐助感到疑惑的是,他到達這裡的時間不斷地在提早,從四點到三點半……一直到現在,兩點五十分。

他發現自己對春野櫻的事越來越感興趣,但他選擇說服自己只是因為她看起來很努力。

 

春野櫻總是手忙腳亂地出現在練習場,然後開始與這個和平不相襯的魔鬼訓練。每次都被重重踢開的柔弱身軀,總是會再次站起來,原本柔和懦弱的眼神也逐漸變得勇敢。

原本只是為了找尋理由,但卻逐漸轉變成想看她怎麼應付綱手。

 

跟著春野櫻最長的一天,是一個看得見滿天繁星的晴朗夜晚。經過一天的折磨,她的面容除了勞累之外還有笑容,柔和的、如同花朵一般。

緩慢的腳步在微弱的亮光下一路步向他熟悉的街道,刻著春野二字的門牌有些老舊,佐助在春野櫻進門之後,跳上了最靠近她房間的那棵樹,靠著茂密的樹葉及陰影掩蓋自己的行蹤。

 

女孩倒在柔軟的床上,疲憊的雙眼就要闔上,然而她似乎想起了什麼,跑到了桌邊。上頭層層堆疊的書被小心地移到地上,她掀起桌墊,拿起了一張小紙。

佐助看不清上面寫了什麼,只見春野櫻輕輕吻了那張紙,又把它壓回桌墊下。

「……。」對他來說這是一件非常怪異的事,不,他相信對誰來說都是。

 

粉色的氛圍彌漫在春野櫻的房間裡,佐助有些慶幸自己不在那兒,否則看起來那麼甜膩的空氣他一定會受不了。

安定下有些歡快的心情,春野櫻再次躺在床上,這次她一下子就進入了夢鄉。

 

佐助看著連燈都忘了關的女孩,心裡又萌生一絲同情。

春野櫻這傢伙,突然說什麼要保護他們,結果把自己累壞什麼意思?

他流露出連自己都陌生的溫柔。

自己投入太多感情在這件事上面,父親大人告訴過他,人類是非常狡猾的生物,比狐狸還可恨。他們可以為了得到信任,演一場連自己都難以置信的戲。

「妳是在演戲嗎……?」還是這就是妳的真心。

佐助撇開了視線,不知何來的目光從房間投射而來。

還是……趕緊離開吧……。

只是為了觀察而已,沒必要待在這裡太長時間。

 

主線(17)

 

佐助坐在樹上,原本綠蔭蔥蔥的藏身地,如今葉子也落得差不多了。

 

時間已到。

 

他看著漸漸能夠掌握綱手攻勢的春野櫻,她在治療和近戰的部分進步了不少,當然自己也沒有疏忽訓練,現在運用寫輪眼對他來說已經不是太大的問題。

 

……所以理由究竟是什麼,佐助仍然無法明白。他唯一能夠瞭解的是——

 

春野櫻並不打算撤回”保護他們”的宣言。

 

「可惡……為什麼要這麼拚命……」佐助此刻感到矛盾的是,他是真正替這個人類想好了退路,可是她偏偏還是要走回這條路。他沒有辦法看清春野櫻心裡刻著什麼誓言,不懂那日隨著手帕傳來的意念為何,她到底從歷史裡面看到了什麼,對宇智波為何要如此執著。

 

他全部都看得模糊。

 

佐助躍下了樹。如果想不明白,最安全的方法還是好好道別,然後送她離開通往宇智波的道路吧。

 

「佐助君……?」結束訓練的春野櫻認出了那道人影,她跑向他,停在兩人相隔一步的位置。

夕陽把兩人的影子拉得很長,佐助微微張口,卻移開了視線。

「妳……挺努力。」

春野櫻的臉染上了紅暈,那一瞬間,她感到兩人的距離似乎縮短了。

「但還是到此為止吧。」

他和她四目相對,沉默的時間即使一瞬間也仿佛幾世紀。

 

似乎又是我一廂情願了,春野櫻這麼想。

不過現在的她已經不同了,她不會再靠哭解決一切,因為綱手對她的教誨是——

 

即使哭也不會有人救妳的,妳只能靠妳自己。

 

於是春野櫻鼓起勇氣上前擁抱了佐助,她決定無論如何都要表明自己的心,「佐助君……都已經到了這種地步,我早就無法回頭了。我是真的喜歡你哦,所以我不會停下腳步的,即使你把我推開,我也會繼續往前走。」

「……。」

 

理由……就是這個嗎?

 

但為什麼?

父親所說的人類暴虐無道,可是難道春野櫻用生命當籌碼來保護他,只是為了欺騙?

 

看來,是這傢伙又推翻了父親大人的說辭。

 

「就依妳吧……。」

這次,佐助選擇不再推開她。

 

直到真正和人類相處,他才知道原來人類有很多種,而父親大人所知道的不過是其中一種而已。

 

「明天五點,這裡見。我給妳東西。」

 

就只是對她好一點點,這種事情他還能辦到,但喜歡……談不上。

 

這充其量不過是同情。

 

主線(18)

 

春野櫻看著雙手。

這雙手今天擁抱了佐助。

 

她低頭走在回家的路上如此思考著,在經過山中花店的時候停下了腳步。

 

「井野……在嗎?」

 

春野櫻在訓練的過程中其實總是很迷茫,每到覺得又要失去自信的時候,她都會找山中井野到附近走走,她的話總能讓她再次找回勇氣。

現在,她剛和佐助說完那些自以為是的道理,心裡又產生了擔憂,春野櫻對自己的話產生了疑問……她的做法是對的嗎?

 

「說吧,這次又是什麼?覺得妳比不上綱手大人?那種魔法妳根本學不起來?還是妳有點想放棄?」

「都不是……」

井野被她猶豫不決的模樣搞得急躁,她雙手叉腰,「不說我走啦。」

「我只是在想……我對佐助君說的話真的是正確的嗎?無論他是否接受我的行為,我都應該要不顧一切地繼續修練嗎?我能夠保護比我更強大的他們嗎?」

又是自信缺乏症。

井野對春野櫻這個症狀簡直見怪不怪,兩三天就要發作一次。

「妳啊……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說妳。這樣問好了,妳為了什麼而修練?」

「為了保護佐助君他們……。」

「那麼妳為什麼想保護他們?」

「因為我喜歡佐助君,我不想再讓他們獨自背負這一切了!」

「那為什麼要質疑自己?妳回想一下剛才的語氣。」

春野櫻感到有些丟人,估計沒有想到自己會那麼激動,就像是乘風破浪的船一樣,氣勢磅礡。

井野牽起她的手,「妳的回答這麼理所當然,就像是反射動作一樣,這不是背書,是妳心裡早就認定的答案,妳不需要比他強,妳只要比他堅強。當妳對自己的堅持感到質疑的時候,就把埋藏在心裡的鐵則拿出來鼓勵自己——」井野伸手指向春野櫻的左胸,「我正在為了喜歡的人而努力。」

 

心臟規律地跳動著,不為誰,只為了她的生命,為了讓她能夠活著去完成夢想。

 

「謝謝妳,井野。」

 

春野櫻感覺到風的流動,隨著對方的話帶走了她的不安與低落,枯黃的葉子飛向遙遠的北方,那裡住著她必須保護的人。

 

我會,堅持自己的信念。

 

主線(19)

 

「今天就到這裡!」綱手得意地笑著,「妳挺不錯的,進步很多。動作變得比較精確了,但力道和經驗還得磨練磨練。明天繼續啊!」

「是!」

 

待綱手走遠,春野櫻才跑向昨日那棵樹下。

佐助已經站在那兒,手上拿著一個深藍色的束口袋。

「抱歉……今天比較晚……。」

他沒有說話,直接將袋子交給她。

「這是什麼?」

「*扇果。」

「啊?」

佐助咋了舌,「聯絡用。」

「這……直接寫信不行嗎?」

「等著被燒掉。」

「佐助君……」春野櫻看著裡頭少許的紅色果實和一張紙條,「你得說完整一點我才能懂啊……。」

「看紙條。」

好吧,看來佐助君並不想跟我說太多話。春野櫻聳聳肩,打開了紙條。

 

*雙鯉繫扇。

使用方法:在寫好的信外寫上門牌號碼,傳輸魔力到扇果中,放在信紙上即可。

 

視線掃完最後一個字,白紙便在她手中燒成了灰燼。

「那是……魔法嗎?扇果很珍貴?門牌又代表什麼?」春野櫻眨了眨閃亮的眼,自從認識佐助之後,她不知道的東西一下子變得很多。

「我不想跟妳解釋那些。」佐助皺起了眉,顯得十分煩躁,「妳只要知道兩件事。一、扇果妳買不起,二、我家是*69號。」

「哦……佐助君為什麼突然給我這個?」她抓緊了袋子,深怕下一瞬間對方會改變心意奪走它。

「妳真的很煩人,看妳努力才給妳的。」

「是嗎……。」

她用拇指磨蹭著束口袋柔軟的觸感,即使佐助是這麼地不耐煩,但春野櫻心裡卻有說不盡的高興。

不是喜歡也無所謂,至少她在佐助眼裡有那麼一點不一樣吧。

 

「謝謝你。」她莞爾一笑。

 

佐助瞇起了眼,他不明瞭是因為陽光還是那個笑。

 

為什麼向他道謝?不明白,對於人類的事他真的不明白。

 

「那麼改天見囉佐助君!」

 

佐助轉過身,逐漸遠離的腳步聲帶起了他心裡一絲的後悔。

對她好倒是麻煩到了自己……。他突然覺得自己何苦教她宇智波一族獨有的通信魔法……。

 

罷了,說不定……他其實有那麼一點點想見到那個帶著溫暖顏色的女孩

……而且這樣也有機會能得到一些免費的番茄吧……。

 

-TBC.

 

*扇果:宇智波棲地內特有的植物——炎樹——上所結的果實,因為形狀和團扇相似,藉此命名。體積約為一顆彈珠的大小。

●扇果一旦落地便會化為灰燼,如果要得到它必須爬上炎樹採摘。

●誤食扇果會被黑火灼燒致死。

●扇果並沒有繁殖的功能。

 

*炎樹:炎樹全為火紅,依靠宇智波的魔力生存(所需魔力十分微小,因此不會給宇智波帶來影響),一年四季都結果。

●炎樹十分稀有,棲地內只有十棵。如果宇智波遷移,則原本的炎樹會死亡,在新棲地由族長重新以魔法造出(只有族長知曉如何能造出炎樹)。

●若族長造出十棵以上的炎樹,會啟動斑下的魔法(此魔法在宇智波一族身上都有,會隨著血液傳給下一代),全身血液沸騰死亡。

●設置魔法是為了防止有心人製造過多炎樹,導致濫用。

 

*雙鯉繫扇:宇智波一族與其他種族秘密通信的魔法。宇智波一族除了有人把守入口,棲息地還有結界保護,基本上信在進入之前就會被全數銷毀。

目前除了此術之外沒有其他可以傳送進去的魔法。

九尾則是因為力量太強大所以才能破壞結界。

 

*69號門牌:以每家長女/子的生日做門牌,如果沒有生孩子,就以非生日的數字隨機分發,若是重複的,右下角會有小字序號。

评论(6)
热度(27)

© 貓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