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黃/白緋/王姬/猿美/兼堀/黑研/佐櫻

QQ:1480958381

【佐樱】月狩(架空)(6/21更)

*更更更!

主線(10) 

 

黑龍、寫輪眼、死亡之森。 

 

春野櫻腦袋很靈光,她很快就把資訊都串連了起來。 

 

佐助君他們是宇智波一族的。 

 

距上次,一百年…就是三年後。然而到現在,這些事情都還被隱瞞著。 

「那怎麼行。」春野櫻的手握皺了卷軸。 

她遇到的宇智波不僅善良而且溫柔,比起更多人懂得禮節,最重要的是他們與一般人一樣,懂得什麼是愛,什麼是融洽。他們待她如親人一般,就算怨恨也不會胡亂出手,握住她的那雙手為了犯下的錯而後悔,說到底,宇智波一族與人類又有什麼差別? 

大家被謊言給沖昏了頭,有些宇智波也被憎恨支配。 

春野櫻知道自己能力不足,沒有辦法拯救所有宇智波,但佐助他們家…最少她要盡全力保護。 

 

她把龍咬卷鋪在桌上,完好如初。 

 

春野櫻穿過密集的書櫃大步跑了起來,她正為了找尋到目標的此刻感到興奮,樓梯跑起來十分顛簸,未來的路可能連行走都難以站穩腳步,但她不害怕。 

因為佐助也在為了現在的命運努力增強實力,鼬說的成為偉大魔法師就是這個含義吧。 

 

所謂緣分,就是用意外寫成的。春野櫻想,她跟佐助說不定真的存在什麼羈絆。她想起了佐助不小心燒壞的墜子、他不請自來的那個晚上、偶爾透過手心傳遞的溫度。自己是真的慢慢喜歡上了佐助,那些微小的舉動深深地烙印在腦海裡,雖然對方可能並不在意,但她願意用行動來讓他察覺,只要感受到了就能改變他的想法,一點點也好。 

 

第一步,就是告訴佐助君我想拯救他,然後我要突破現在的自己。 

 

沾滿歷史的泥土被踏出了一條新路,混雜乳液香的汗水灌溉著大地。 

「卡、卡卡西老師…呼…」春野櫻煞住差點衝過頭的雙腳。 

「嗯?」 

對於集合時間未到就出現的學生,卡卡西微微瞪大了眼。 

 

「我想、保護佐助君。」 

 

「保護他?」 

「嗯。歷史,我已經知道了。」 

卡卡西有些疑惑,直到春野櫻把方才的事情一字不漏的說給他聽。 

「妳打算怎麼做?」 

「我要加強訓練,把時間拉長,我想至少做到能和別人正面戰鬥。」 

「不管怎麼說我是妳的導師,妳要怎麼做我都不反對,而且這件事我也偶爾有和上層做溝通,同樣是為了朋友,我更沒有理由阻止妳了。」卡卡西拍了拍春野櫻的頭,「我相信妳下了決定就能做好,遇到瓶頸的時候記得找人說,別埋在心裡。我們一起努力吧。」 

「嗯!」 

 

支線—提著番茄拜訪(00) 

 

「櫻?這麼早去哪啊?」拜訪了砂瀑元素所的隔天,井野凌晨五點在山中花店門口看見路過的春野櫻。 

「修練呀!」她架式十足地握起拳頭。 

「這麼早?!」 

「是啊!妳再不努力就要被我超過啦——」看著井野露出不甘心的表情,春野櫻吐了舌頭,「井野,中午有空一起吃飯吧?我有件事想告訴妳。閨密限定啊,不答應以後妳不知道可別怪我。」 

「一言為定。中午我去妳教室找妳。」 

放了一朵刺槐花在春野櫻手上,井野轉身進了店裡。 

「真是的,這又是什麼啊?」 

井野偷偷瞧了瞧,自言自語的樣子惹得她發笑。 

「晚點再告訴妳囉。」 

 

熾熱的陽光把神社裡的池塘照的像面鏡子,閃閃發亮。兩個女孩就坐在長廊上,一口飯糰一句話。 

「我說妳這件事讓我知道不會怎樣嗎?」 

「我相信井野。」 

「妳是認真的啊?嗯?遇帥哥都不揪的。」井野打趣地撞了春野櫻的肩。 

「唉唷!那才不是重點呢!還有,我當然是認真的,看著我。」 

翡翠色的眼裝滿了堅定,井野當然知道,只要是春野櫻下定決心的事,這傢伙就是拚死也會完成。 

她兩掌輕拍在她臉上。 

「櫻,如果妳想這麼做我也會在一旁幫妳的。沒有我妳就不行了吧?不用太感謝我,因為我們是朋友。」 

春野櫻嘻嘻的笑了。 

能得到她信任的人的鼓勵,自己簡直幸福到家了。 

「井野,雖然不想附和妳,但確實沒有妳我也不可能在這裡。」 

「白——痴——,順帶一提今天早上那個是刺槐,花語是友誼的意思。記好啦!」 

「知道啦。」 

 

今天就買點番茄去找佐助君吧,雖然聯絡方式什麼的完全沒有,但總覺得能遇到。 

 

總覺得能再次觸動那個緣分的開關。 

 

和卡卡西約好時間,春野櫻放學就奔到市場,挑滿一籃番茄後準時到了森林入口。 

「要怎麼說呢...我想保護你們...什麼的,果然太瞧不起人的感覺了吧?真苦惱啊...忘了和井野討論一下台詞了...」她嘆了口氣,「話說回來,老師為什麼老是遲到啊!雖然已經看清他了但還是好生氣啊!」 

「妳好準時啊。」 

「卡卡西老師!」 

「你們又要進去了?」看守的日向一族顯然對他們頻繁的進入產生了戒心。 

「啊。今天是修練。」卡卡西把通行證交給那個人,「裡面比較能感覺到危機感嘛。」 

依然笑著的面容藏著一絲敵意,與那人對峙著。 

「我是不反對你們修練,但進入的次數還是收斂一點比較好。」 

「嘛,反正一個月最多也只能進去兩次。」 

 

卡卡西不以為意地走進了森林,師生的身影被濃厚的陰影吞沒,看守的人有些不安。 

 

「向綱手大人匯報,這兩個人最近時常進入森林,卡卡西偶爾會向上面提起宇智波的事,說不定和他的學生一起在策劃什麼也說不定。」 

「是。」 

 

支線—提著番茄拜訪(01) 

 

「我今天就在這等妳吧,順便勘查一下後天校外修練的範圍。」 

「嗯,意思是這次是這個月進來的唯一機會了對嗎?」 

卡卡西撥開因為雷擊而斷裂垂下的樹枝,「每個月都會有一次校外修練,所以基本上無論哪個月都只有一次機會。」 

「是嗎...總之我先去了!」 

「嗯,路上小心。」 

 

踏上孰悉又陌生的路,春野櫻突然想起一件事。 

她已經沒有龍鱗了呀。 

「啊...這麼重要的事給忘了...」她停下腳步,蹲坐在一棵枯樹邊,「嗚,突然好想哭。」 

盯著手上那籃番茄,春野櫻拿了幾顆在手上把玩,「好像白來了一趟...真不甘心。」 

 

「喂。」 

 

「啊,是!」 

她倏地站起身,幾顆番茄滾落在腳邊。 

「搞不懂妳在幹嘛...」佐助走到她身邊,撿起了那些紅通通的小傢伙。 

「那個...還以為遇不到你了。」 

「...」 

「有些話想跟你說...」她低下了頭,「佐助君的父親希望你變強的理由,我已經知道了。那個...你的父親討厭人類,那是因為人類與宇智波一族之間有誤會。」 

佐助的表情變得有些嚴肅,「我沒告訴過妳姓。」 

「這、我是從一個卷軸上推斷出來的...」春野櫻有些發抖,她不知道他是否能把自己的意思傳達給佐助。 

對方又沉默了。 

「但是我想告訴佐助君的是,我知道在這裡很孤單,一個人努力很辛苦,除了家人之外幾乎什麼也沒有...」 

「妳在可憐我是嗎?」 

「不..」她知道佐助一直被父親警告不要靠近人類,所以一直和她保持一定的距離,但他其實很想交朋友,否則又怎麼會向她道歉,如果他不想維持友好的關係,大可以放著不管,佐助雖然有自尊,但也和她一樣是正在成長的青少年,只有"家人"還不夠,在外面他還需要... 

「佐助君,我們當朋友吧。」 

雖然光線並不好,但她確實看見了佐助的表情產生了變化。 

「我想以朋友的名義和你做個約定。」春野櫻拿出了一條櫻色的手帕,綁在佐助的右手腕上,沉重的籃子也被託付給他。 

 

「宇智波佐助!我要拯救你們!至少...至少我想保護你們一家人!這不是你們的錯,我希望大家可以和平相處,這就是我的夢想!我想...把幸福帶給你...」整段話春野櫻都是低著頭說的,她害怕、也覺得有些丟臉。 

 

「白癡嘛妳...真的...別再來了。」 

 

她愣了一下,點點頭,拔腿就跑了。 

 

比自己纖弱的身軀搖搖晃晃地逃出了視線,這是佐助第二次看見她哭。 

他知道他毀滅的是一個初生的夢想,一朵尚未盛開的花。 

手在顫抖。 

他氣自己的無情,氣自己踐踏了春野櫻的好意。 

 

櫻花的香氣和番茄的鮮甜混雜在風中。 

 

「對不起,可是妳還是離得越遠越好...。」 

 

主線(11) 

 

春野櫻躲在棉被裡哭了整整一個晚上。 

 

被拒絕並不是第一次,但沒有人可以對受傷免疫。 

 

心很痛。 

像是千刀萬剮,被玻璃渣從四面八方刺穿那樣。 

可是這不能成為她停下來的理由。 

如果一天就放棄了...那卡卡西說的一起努力算什麼?井野給她的加油又算什麼? 

 

一邊流著眼淚,她一邊釐清思緒。 

自己想要的絕對不是只有這樣而已。 

雖然告訴佐助被拒絕了,但這並不代表她不能繼續堅持這個想法。 

 

「我一定要讓佐助君感受到我的決心才行。」 

 

春野櫻擦了擦淚,自己弄了早餐就出門了。 

每天的修練不能停止,往夢想的路只有努力再努力,就算被佐助說了不要去,她還是要去,直到被接受為止、直到她所說的全都變成現實為止。 

 

「加油春野櫻!」 

 

一天的修練再次展開。 

 

此時守門的報告經歷審核總算到了綱手的辦公桌上。 

「春野櫻?」 

綱手翻了翻木葉神社的入學名單。 

這女孩她有印象,全校成績第二名,值得讓人注意的還有那精湛的魔力控制技巧,數一數二的優秀。 

「策劃?哈哈哈哈哈哈——靜音!」綱手大喊,「我今天要去木葉神社一趟!」 

「綱手大人,您的公文!」靜音看著堆積如山的紙,忍不住發火。 

「比起那個有更重要的事,」她走到窗邊,「我要來調查調查,看看師徒能有什麼計謀。」 

 

-TBC. 

评论(2)
热度(26)

© 貓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