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黃/白緋/王姬/猿美/兼堀/黑研/佐櫻

QQ:1480958381

【佐樱 】月狩(架空)(6/15更)

*那个…旁观者清…如果有什么bug或是我忘记的设定,要是你们有发现…提醒我吧!!
*今天考完试!来发粮,没什么润…抱歉

主线(06)

「小樱,可以来一下吗。」卡卡西在第一堂练习魔力控制的课时,就一直觉得她身上有某种很熟悉的感觉。
春野樱困惑地跑了过去,站在卡卡西面前。
「怎么了卡卡西老师?」
他抵著下巴端详了一会儿,摸了摸口袋的位置,「妳的这里,是不是有什么东西?」
「啊…」这东西这么容易被察觉,佐助君还叫我不要被发现,根本是强人所难嘛!话又说回来,他好像也没叫我带来上学…
春野樱叹了口气,其他人大概瞒得住,不过卡卡西就不可能了,如果告诉他的话,说不定还比较能保密。
「老师,我偷偷告诉你哦,绝——对不可以跟別人说。」
「嗯。」那要看是什么东西才行了,卡卡西在心裡想著。
「这个啊,就是这个。」她从口袋掏出了那片刻著龙纹的红色鳞片。
「哦?」这不是宇智波一族类似通行证的东西吗?卡卡西记得带土还常常拿出来跟他炫耀,说超漂亮什么的。
「就这样了!绝对要保密哦!」
「嗯…哪小樱妳什么时候要去森林?」
「嗯?我也不清楚…」春野樱回想了一下,她刚刚应该没有说要去森林吧?「卡卡西老师,你怎么知道我是要去那裡?」
「我有个朋友也有给我这个,就住在森林里,不如我带妳去吧,如果没有申请许可,妳也进不去吧。」
「可以吗!太好了!」她还在想如果真的没办法,要去找哪找人帮忙呢。
「还有,虽然我现在不能告诉妳太多,不过那个鳞片妳可以放心把它带在身上没关系,其他人察觉不到的。」
「好我知道了!」
卡卡西看著自家学生乐呵呵的模样,暗自摸了摸胸前的口袋。

那四分之一片,他还留着。

带土离开学校的时候,毅然决然地把他的红鳞掰成四小片,分给了他、琳和老师,最後一个留在自己身上。
『我等你们来找我玩。』
那时候带土是这么说的,至今也已经过了将近10年。
「但願你过得还好,我的朋友。」

正午时分,春野樱在走廊巧遇雏田,正值午餐时间所以十分嘈杂,这样正好,因为她有想问的事。
「雏田,抱歉打扰妳巡逻,可以问妳一件事吗?」
「可以啊。」雏田笑着,十分温柔。
「你们不是一直都守护著这里吗?森林也是你们的管区?」
「不是。父亲大人说,过了跟森林的交界之后,就是其他族群的地盘了,不过详细是什么我也不清楚…」
「这样啊…。」
「小樱怎么了?」
「没什么啦,昨天去了森林里嘛,难免对没去过的深处有点好奇。」
雏田点点头,因为没有什么心机,所以很容易就被说服了。
「那我先走了,宁次哥哥还在找我。」她挥了挥手,消失在人群里。

真是个谜,佐助君,你真是个谜。
春野樱趴在桌上,望着远方茂密的绿色。
这世界还有好多她不知道的事。
她偷偷拿出那片鳞,仔细地端详上头的花纹。

是一个团扇,红色的团扇。
因为鳞片的关系染成了绛红。

「啊…」这样说来,昨天是第一次跟男生独处啊!而且还是在自己房间!
为什么突然想到那个啊!
她把脸埋进了臂弯里,藏住令人害羞的通红。

支线—动身前往(00)

「真是的,老师怎么这么慢啊!」
春野樱背着一个小包,在森林入口来回踱步。就在她倚著门开始打盹的时候,终于聽见卡卡西的声音。
「久等了。」
春野樱揉了揉惺忪的眼,冷不防朝对方来上一脚,不过被他躲开了。
「你怎么能让女生等这么久啊!」
「嘛,处理一点学校的事。」
走到自家学生前面,卡卡西拿出了老师持有的许可证,让日向一族鉴定。
「这么晚还进去啊,你们。」对方出自关心地询问。
「嗯,找掉在裡面的东西。白天没时间嘛,假日来又怕拖太久,说不定会被动物叼走。」
「这倒也是啦…有卡卡西老师你带着就没什么好担心了。」那人在表格里填上卡号及卡卡西的名字,便放他们进去了,丝毫没有一点怀疑。
「卡卡西老师,接下来呢?你知道往哪走吗?」
卡卡西指著她身后的树。
「那个就是答案。」
「什么意思啊?」
卡卡西往前走了几步,朝她招了招手,春野樱随即跟上。
「看到了吗,这两棵树。」
「嗯。」
她专注地看著散发着微光的树,彷彿被仙子洒下金粉那样美丽。
「他们只有晚上才会发光,是你要找的人的族群夜归的重要指标。经过这个路标,红鳞就会散发光芒,以人的步伐大约走20分钟左右,就能看到比妳高10公尺的大山洞,洞口会有人来鉴定这个所谓的通行证。」
10公尺…?!春野樱稍稍计算了一下,如果一层楼是3公尺…10公尺可是有三层楼那么高呢!
她跟著卡卡西的步伐前进,心裡有些忐忑。什么东西可以长得这么高大?她在心裡细数…没有。没有这种东西的吧?!至少在她的知识范围裡面没有。
一段时间的步行之后,景色慢慢变化,地面铺上了石子路,蜿蜒地通往前方,没入山洞的部分像是被黑暗啃食一般,消失在两人视线。
「这里止步,」卡卡西把她护在身后,守卫已经把刀锋指向他们,「拿出鳞片。」他小声地说。
春野樱慌张地把红鳞放在手心,强大的压迫感让她直发抖。
对方凑近一看,人类的气味扑鼻而来,虽然散发的尽是令人厌恶的气味,但既然拥有真正的龙鳞,就没有理由对他们起疑。
那人态度鬆懈下来,但仍然透露敌意,「两位是客人吧,请进。」
卡卡西朝对方点点头表示谢意,春野樱也匆匆地鞠躬之后跟上。

支线—动身前往(01)

穿出洞穴,那裡彷彿一个安静的地下城,右半边布满零星的木造房,左半边是一个又一个的大窟窿。
星辰微微照耀着这个小世界,两人手中的红鳞是唯一明亮的光。
「这里。」佐助站在不远处朝她喊了声,随后注意到春野樱旁边的人。他蹙眉,「那是谁?」
「我来找朋友。」卡卡西举起双手,眼睛瞇成一条线,「不用特別招待我,九点让她回到这里就行。」
「…。」佐助没有回答,拿走春野樱手上的红鳞就拉著她离开了。
在这个区域没什么危险会发生,卡卡西深知这一点,虽然讨厌人类,但是宇智波一族不是盲目的,许多观念已经改变。
「嘛,去找带土吧。」他纵身跃下一个坑。

佐助的温度透过手心传到手腕,春野樱的脸染上红晕,绣著家徽的背影看来十分可靠。
他们停驻在钉著69号木板的门前,佐助松开了手,敲敲门。
「哥哥。」
鼬探头出来,看见自家可爱的弟弟以及前天才见过的樱发小女孩。
「欢迎。」
春野樱怯生生地点头,藏在背后的手磨蹭著方才被握住的地方。
佐助君的温度…。不知道为什么,这件事充斥著她的脑袋。
「打扰…」
「好可爱呀!」一进门就被美琴紧紧抱住的春野樱有点不知所措,一旁的富岳则是完全没有欢迎她的打算,刀一样的锐利视线刺在春野樱身上。
「要吃甜食吗?」美琴拉著她到厨房,「这里有蛋糕、丸子…」
「丸子是我的…。」鼬默默地说。
美琴笑了笑,「一起吃吧!」
山一样的甜食堆在桌上,佐助一步也不想靠过去,可是看到那女孩坐走了他平时的位置,就瞬间觉得自己失宠了。
春野樱忍受著嫉妒、厌恶与宠爱,面露尴尬。佐助君铁定讨厌我了,真是…我怎么就这么在意他的想法呢!一定是昨天的错!她低头藏起羞涩的脸,努力把注意力放在吃东西上。
一旁的鼬迅速地把丸子串收集起来放在面前,一支一支地消灭。一瞬间,家裡剩下咀嚼与翻书的声音,佐助无趣地躺臥在一旁小睡。
「妳的坠子给我,」鼬把最後一支竹籤残留的甜味舔净,站起身,「帮妳修。」
「啊…好。」
佐助见鼬进了房,立刻补上那个位置。
「修完就离开这里。」
耳边传来这样的声音,冷酷、无情。
「诶?」她停下动作,碧绿色的眼闪烁著错愕,春野樱没有勇气叫他再说一次。
「修完就离开,聽见没。」
她再一次确认了那句话的内容。

支线——动身前往(02)

春野樱知道自己这样是不对的,但她没忍住,在聽完那句话之后就头也不回地跑了。
美琴的声音在后面追趕,春野樱没有停下来,拚命地往前冲。她的脑筋很好,就算是第一次来也知道怎么回去。
「老公!佐助!快来帮忙拦住她呀!」美琴看著无动於衷的两人,急忙喊道。
「没必要追人类,他们不属于这里。」富岳始终残留着对于人的怨恨。
「…。」佐助怔怔地站在门口,他还在第一次惹哭別人的震惊之中。
说实在的,他只是想表达不要抢走哥哥跟妈妈而已。
「佐助你又来了,我不过离开五秒。」鼬从房里趕过来,「我知道你不擅长说话,但词语要修饰。」
「哦...」
「坠子还没修好,別让她跑了。」
鼬示意佐助追上去,他啧了声,「又一次,明明就是她给我添麻烦好吗...。」
咚。
伸出的手停在佐助的额前,「这次是你的错。」
捂著额,他不甘心地变回原样。双翅扬起了土尘,虽然用人的样子也能追上,但这样绝对能让她连挣扎都忘记,省得多花力气。

轰隆巨响。春野樱感觉到后方有一股强大的魔力朝她冲来,没忍住往后看了一眼,她跌坐在地上。
「什么东西?!」
惊讶的情绪尚未褪去,爪子嵌入岩石的声音便在周围响起,巨大深邃的玄黑色眼眸映著她的身影。

龙?!

佐助朝她吐了鼻息,瞬间变红的眼像风车一般在瞳孔外转出三个勾玉,鼬还来不及阻止弟弟用写轮眼,春野樱就被放倒了。
啣著人到门口,他变回人形,蹙眉看著站在那裡的卡卡西与带土,「幹嘛连你们都来。」
「你造成太大的骚动了。」鼬拍了拍弟弟的头,一边向卡卡西道歉,「不好意思给您添麻烦了,不如等人醒来再离开吧。」
一旁的美琴点点头,表示赞同。
「那就麻烦了。」

卡卡西与带土道別之后大约过了十分钟,春野樱就醒了,显然是佐助还无法纯熟使用那双眼睛。
「果然是小孩子啊。」卡卡西啜了一口茶,从鼬手中接过坠子,「差不多可以準备回家啰,时间已经到了。」
春野樱看著佐助家裡滴答作响的木製老爷钟,指针指向九点十分。
「天啊!」春野樱趕紧拿了自己的包,快步跑向门口,「不好意思打扰了!卡卡西老师快点!我要被骂了!」
「没办法嘛,谁让妳一下就晕了。」
佐助看著鼓起脸颊的女孩,总觉得对方才的举动有些抱歉,无论是叫她快点离开或是对她用了自己都无法控制的魔法。

门外透进了月光,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这是最後一次了,佐助如此喃喃自语,一把抓住了即将离开的春野樱的手。
「抱歉…」
她看得並不清楚,只觉得佐助的耳朵好像有些红。
「没、没关系…真的,那、我先走了!」
匆忙跑到卡卡西那裡,春野樱似乎还能感受到佐助的温度,十分烫手,就像自己现在的脸一样。
「糟了…这是不是…」

-TBC.

评论(8)
热度(18)

© 貓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