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黃/白緋/王姬/猿美/兼堀/黑研/佐櫻

QQ:1480958381

【佐櫻60分 】入夢之前

*文筆渣
*既然沒人寫我就塞你們糖(沒料到沒人寫2333)

滿天星斗。

宇智波櫻舉起手中精巧的玻璃罐,對準了夜空。
「像極了星砂罐呢…。」她喃喃自語。

空盪盪的玻璃罐,在外人看來什麼也不是,但裡面承載的卻是滿滿的愛。

屬於宇智波佐助的宇智波式浪漫。

她始終記得,某次宇智波佐助在出村之前,搞神秘似地把她叫進房裡,接著沒來由地拿出一個玻璃罐,閉上眼就是對它一吻,嚇得她一臉懵逼地站在原地。
『給妳的。』
宇智波佐助撇開了頭,大概也覺得有些丟臉,不過自家老婆讀懂空氣之後,倒是笑得樂呵呵的。
『以前可是絕——對,看不到佐助君這麼浪漫的一面的呢?』
『閉嘴收好。』
她接過宇智波佐助塞到手心裡的玻璃罐,微微地揚起嘴角。

這麼一來即使我不在,妳也能感受到我的愛。
宇智波櫻從剛才的行為裡讀出了這樣的訊息,現在的她,已經能夠讀懂宇智波佐助的心,不再像以前一樣胡亂臆測。

『嗯,我會好好把你的愛收在身上、收在心裡。』她這麼說,輕柔地抱住了宇智波佐助,對方則是用右手緊緊地攬住她的腰,把她壓進懷裡。
『我得出門了。』
『路上小心,親愛的。』
『嗯。』

短短的對話,流露出比煙花更加持久的絢爛,這是宇智波佐助與宇智波櫻的相處模式,不需要太多言語,不需要甜膩膩的挑逗,簡單的歡迎與送別、短暫的相處與陪伴,就是他們彼此傳達心意的方式。

冷冽的夜風吹來,時間已經不早,自己還得早起替佐良娜準備早飯。宇智波櫻輕輕吻了那個玻璃罐,把庫存在裡頭的吻取了一個出來,漫長的等待時光,她只能像這樣,稍微填補自己空缺的心,但她從來沒有抱怨,因為宇智波佐助是為了村子的和平,才必須離開這麼久。

把玻璃罐放在枕頭旁,她爬上了空盪盪的雙人床。看著身邊的位子,宇智波櫻忍不住伸出了手,大略描繪起宇智波佐助的形狀,接著拍了拍冰涼的被單。
「晚安,佐助君。」她說道,安穩地閉上了雙眼。

宇智波佐助站在門外。其實從宇智波櫻打開窗戶賞夜景的時候他就在了,不過他總喜歡等到妻子有些熟睡的時候,才偷偷地進來看她。
因為他不想她思念加深,而他也只是在外頭膩了,想回家看看老婆罷了。
「…。」悄悄移動到床邊,宇智波佐助看見了那個上頭印著淡淡口紅印的罐子。

內心的激動有些按捺不住。他彎下腰,輕輕吻了她的唇。

「老是如此,對不起…謝謝妳。」
「唔嗯…佐助君…呼…」
小巧的臉龐上溢滿了幸福,宇智波佐助露出淡淡的、充滿寵溺的笑。
「我出發了。」他微微在她耳邊道出一句。
偶爾在入夢之前,替她鋪了美好開場白才離開,這是宇智波櫻永遠不會知道的,另一種宇智波式浪漫。

-End-

评论(2)
热度(31)

© 貓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