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黃/白緋/王姬/猿美/兼堀/黑研/佐櫻

QQ:1480958381

【佐櫻】 36階

『佐助君…』 

春野櫻看著坐在階梯盡頭的背影。 

『再36步就能到佐助君身邊了!』她站在原地,猶豫了許久,最後還是離開了。 

總是如此,每次都只能用想的而已。 

「36步…好難啊…」望著由指縫透來的陽光,春野櫻瞇起了眼。 

跟宇智波佐助分到同一個小隊以來,兩人之間的距離完全沒有縮短,在這段期間還被嫌棄了好幾次。 

她垂下了肩,隨即又握緊拳頭,「怎麼能就這麼放棄呢!佐助君一定也在等著誰主動靠近他吧!」 

 

...。 

 

「...唉…我還真是會說服自己,怎麼可能嘛,佐助君看起來更喜歡自己一個人啊…」 

一瞬間,勇氣煙消雲散。 

 

這樣反覆無常的自己,其實她也是很討厭的。 

 

沒有辦法像鳴人一樣下定決心,就只能一味的逃避。雖說中忍考試自己也嘗試過努力挺身而出了,不過還不夠...。 

「一定還能更靠近他們的。」 

總是只能看著其他人的背影,任務裡、平常的日子裡,總是不能與大家並肩作戰,這樣的自己她已經厭倦了。 

如今連走到佐助身邊平常的聊個天,這種勇氣都沒有的話,她要如何才能變得更強? 

 

沒有血繼限界、沒有強大的力量,但是大多數這樣的人都比她厲害多了,為什麼她連試著變強的想法都沒有呢? 

「我真是太差勁了...。」 

佐助跟鳴人,不像她一樣有家人陪在身邊,所以對他們來說第七班就是家人。依偎著彼此變強,會為了保護同伴而被激發,她是不是也應該...有所改變了。 

不能只是等著他們回來,而是要跟他們一起戰鬥然後回來。 

 

強風吹起了落葉,宇智波佐助用手遮住了臉。 

總覺得…剛剛好像有誰在那。 

他回頭盯著空盪盪的長階,仿佛在看自己的人生,如此漫長又孤身一人。 

「喵──」 

「哼,貓嗎。」 

想多了。 

現在如果還在幻想,父親或是母親會從背後叫他的名字,那就真的太天真了。 

「宇智波鼬,」現在的他是個復仇者,「我一定會...殺了你。」 

什麼第七班、什麼同伴,最後他都會全部...。 

「嘖。」 

越是去想就有越多的記憶摻和進來。 

那傢伙、那傢伙、還有那傢伙,都太煩人了,可是卻沒有辦法真的不管。 

宇智波佐助站起身,雖然家裡沒有人在等,不過他已經睏了。 

差不多該選定一個日子不告而別了,再一直過著沒有進展的生活,他會連睡覺都不安穩。 

夕陽拉長了宇智波佐助孤獨的影子。 

有沒有人會發現他不見了,然後追過來呢? 

「只有那兩個笨蛋吧。」他想。 

 

32步。30步。25步。日復一日,春野櫻總是默默的從後面靠近宇智波佐助,又忍不住逃開,但是她不想放棄。 

有些事情真的,如果再不說恐怕就沒有機會了。 

 

『再...20步。拜託...就不能再多動幾下嗎!』 

春野櫻已經掌握了宇智波佐助的行蹤,每天將近傍晚的時候,他都會在一個人在這裡。雖然不知道對方心裡在想什麼,也不知道宇智波一族到底發生了什麼,可是她想跟宇智波佐助在一起,無論發生任何事。 

經過了中忍考試,她才算真正喜歡上宇智波佐助,春野櫻是這麼認為的。畢竟她是在那個時候才知道,對方心裡有多痛苦,痛苦到即使賠上性命也要得到力量。她也是在那個時候意識到,不管對方是什麼處境,她都想竭盡一切去救他。 

「願意為了別人犧牲奉獻,這才是愛吧。」 

 

似乎有人在說話...。 

宇智波佐助回頭,這次不是錯覺。春野櫻就站在離自己20步遠的地方,直勾勾地盯著這裡。 

「我說妳...」 

「啊...啊哈哈,有、有東西掉在這了哈哈...」春野櫻驚覺被發現,隨口扯了個謊就開始假裝找東西。 

「...。」 

『果然被發現我撒謊了吧!太丟臉了。』 

「最近都是妳嗎?」 

沒有想到宇智波佐助會突然問起,她诶了一聲。 

「沒什麼。」看來不是...。 

「我能坐在佐助君旁邊嗎?」 

「平常老是沒來由地靠近我,現在倒是很安分嘛。」 

「這算是稱讚嗎。」春野櫻笑著,卻沒有踏出任何一步。 

「我走了。」 

「啊!等等!不行不行,我還有些話想跟佐助君說呢。」 

「真囉嗦。」 

春野櫻快步跑了過來,像之前一樣。 

「佐助君總是自己在這裡呢。」 

「妳只是要說這些嗎。」 

「能不能,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 

她望著那張有些染上陰霾的臉,眉頭蹙緊,滿臉不情願的模樣。 

『哇…這個表情看過好幾次了,自己都習慣被拒絕了。』 

「啊,不方便說也沒關係啦真的。」 

「嗯。」 

果真被拒絕了…。 

春野櫻露出了欣慰的笑容,『這才是以前的佐助君呢。』 

「…笑什麼。」 

「只是覺得現在的我很幸福啊,佐助君就在我身邊,既沒有逃走,也沒有趕我走,更沒有露出那種恐怖的表情。」 

僅僅這樣,就覺得心跳加速。 

「如果以後我真的無法阻止你去復仇,你也要記得你的家在這裡,我會在這裡等你回來的。當然啦!要是我待不住了,就會跟著鳴人還有卡卡西老師一起去找你哦!」 

「妳果然很煩人。」宇智波佐助微微地揚起嘴角。 

春野櫻跟旋渦鳴人一個樣,老是擋在他的面前,自己無法戰鬥的時候、要脫離正軌的時候,不過他並不討厭。更讓他感到不可思議的是,無論是他的優點還是缺點,她都把它們當作寶物一般珍視。 

「我已經決定了,一定會追上你們的腳步。到時候,一定要帶著我一起戰鬥喔。」她笑著說。 

「啊,知道了。」那個女孩的笑容他看過好幾次,就是那種感染力,讓人忍不住放柔身段,宇智波佐助伸手握住身邊那隻手。 

這個溫度,他得好好記下來。不知道下次再用心觸碰春野櫻是什麼時候,不過,果然還是得先分開吧。 

在離開這裡之前,他會盡力守護好她。 

 

那個夜晚,春野櫻擋在離開村子唯一的出口,扯開嗓子大聲地說了好幾句。宇智波佐助聽得最清楚的,就是春野櫻說過無數次的喜歡。 

「妳果然很煩人。」為什麼到了要離開的時候,還是這麼努力要留住我。 

 

「櫻…謝謝妳。」 

 

把春野櫻輕輕放在椅子上,宇智波佐助把最後的依戀丟棄,隻身前往黑暗之中。 

 

「抱歉,對現在的我來說,愛情排在復仇之後。」 

 

 

悠長的石階,最下方坐著兩個身影。 

 

宇智波佐助看著身邊的人,眼神變得溫柔。 

 

那之後,他知曉了所有真相,不再為了復仇而活。當他不抱期望地轉頭找尋被自己遺棄的愛時,再次讓他震驚的是,春野櫻真的如他所說,在木葉等著他。 

 

「怎麼啦親愛的,又想起之前的事了?」 

「啊。」 

「你可不知道那時候離你明明只有36個階梯,我卻走了快要一個禮拜才縮短到20個。要不是因為被你發現了,我可能還要花上好幾十天呢!」 

「妳說好幾次了,這件事。」 

「真是的,怎麼還是這麼冷漠啊。」 

「是嗎。」 

春野櫻靠著宇智波佐助的肩,他殘存的右手與她十指相扣。 

「嘴巴上很冷漠。」 

「那時候沒法回應妳,抱歉。」 

「幹嘛突然這麼見外。」她朝他投去一個笑,「佐助君,我現在跟你背負著一樣的家徽了,是真正的一家人了。現在的我…」 

「已經變得很強了。」 

春野櫻滿足地蹭了蹭,「我也可以保護佐助君了,對嗎?」 

「嗯,還有我們的孩子。」 

 

與那日相同,緊握的手。 

 

-end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想看的故事類型[符號] 

最近又跑回來迷佐櫻然後陷得好深233 

评论(8)
热度(32)

© 貓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