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黃/白緋/王姬/猿美/兼堀/黑研/佐櫻

QQ:1480958381

【青黃】與狐邂逅 05

顏子看了看黃瀨,那個堅定的眼神不知怎麼的十分刺眼,她揮了揮扇子,「去吧,那個黑皮的魅力我不是很懂。」 

青峰對顏子來說,就只有利用的價值而已。 

「您不懂得欣賞而已。」 

禮貌地起身鞠躬,黃瀨轉身就跑了。他撞進那條擠滿女人的走廊,速度絲毫沒有慢下來,”想見小青峰”,他心裡現在就只有這麼一個想法。 

大力地拉開拉門,黃瀨氣喘吁吁地站在門口,青峰則是被嚇得分神,愣了好一陣子才說話。 

「沒事吧?」 

突然間,黃瀨哭哭啼啼地撲到青峰身上,亂七八糟地說了一堆話,全部糊在一起,青峰忍不住往對方頭上揍了一拳。 

「聽不懂啦!」 

黃瀨裝滿淚水的眼眨巴眨巴地盯著青峰,一手摀著頭一手勾上他的手,「顏子阿姨叫小綠間把我殺掉。」 

「她叫綠間殺了你?」 

黃色的腦袋點點頭,依偎在青峰的肩,「怎麼辦?我是真的會害人嗎?那這樣我們不要見面了好不好,小青峰。」 

青峰拍了拍黃瀨的頭,「拜託,我比其他人強壯多了,你那種程度就想殺我,太看得起自己了吧!」 

黃瀨偏了頭,不能明白青峰所謂的”比別人強壯”是什麼意思。單純的抵抗力強?還是其他的原因。 

「好啦!別想太多,綠間也不是那種會毫不猶豫除掉你的人,他應該還沒走,我幫你跟他說!」 

青峰沒有等黃瀨答應,就自顧自地衝下樓去了。 

 

綠間拿著一張紙條,在怡紅樓門口與高尾竊竊私語著,那大概是青峰的養母讓高尾拿給綠間的,上頭不外乎就是黃瀨的事。 

剛下樓的青峰悄悄靠了過去,跟綠間對到了眼。 

「什麼事。」 

對方把紙條收進口袋,高尾則是一聽見青峰的聲音便朝綠間那湊過去,不知道說了什麼,就跑回顏子那幫忙了。 

「到角落一點的地方,我想跟你談談…」 

綠間搖了搖頭,「你想怎麼樣?放任他繼續傷害人類嗎?」 

「我沒那樣說!而且那傢伙他不會!」青峰的嗓子有點大,尚未離開的客人都紛紛望向門口。 

「所有人都在看你。」綠間不以為意地說,「我並不會馬上殺了他,你知道我的性格,但是等到下一個被害人出現,我會不留情面。」 

 

「因為到了那個時候,就是人事已盡,而我們只能聽天由命。」 

 

青峰聽著綠間那個大道理,想反駁也不知道從哪裡開始。 

這就表示,等到下次有人死亡,他跟黃瀨就真的只能下輩子再見。 

「這張紙,幫我拿給顏子女士。」 

仔細摺好的四方形裡頭,看得出來寫滿了密密麻麻的字,青峰透著光想讀出什麼,頭就被推到一旁。 

「我沒時間害你。」綠間有些動怒,推了推眼鏡之後就離開了怡紅樓。 

青峰與綠間的交情還算可以,自從顏子找了高尾來當小跟班之後,就不曾看過綠間缺席晚上的熱鬧時光,他們也是從那時候開始熟稔起來,所以青峰選擇相信他。 

可是他們的行為有沒有可能只是抱薪救火,讓情況越演越烈? 

大力地搖頭否認了自己的想法,青峰打開顏子的房門,把正在卸妝的養母給嚇了一跳。 

「告訴過你幾次,進女孩子房間要有禮貌!你又給我擅闖!」 

「妳很兇欸!都幾歲了,又不是女孩子!」青峰閃開了隨話飛來的一把木製折扇,隨手把紙丟在玄關人就逃了。 

「臭小鬼給我回來!這是什麼東西!」 

「綠間要給你的!」 

顏子怒視著青峰的背影,在沒有人看到之前收起了那副猙獰,淑女地打開那張紙。 

 

——時機未到,貿然出手很有可能導致黃瀨沒有修煉完成的力量爆走。 

 

顏子握緊了紙,事到如今還不能除掉黃瀨,那就讓他繼續發揮功用吧,像那個青峰大輝一樣。 

 

「高尾!」 

「在這。」 

高尾悠悠地晃到顏子房門口,看似禮貌地鞠了躬,看不見的臉上帶著一點嫌惡,在顏子身邊待久了,又怎麼能不知道眼前這個女人的貪心呢? 

「讓黃瀨今天也上工吧。」 

「知道了。」 

高尾躬著身退到門後,確認到了顏子看不見的角度,才悄悄從領口拿出一張紙,瞥上了幾字。 

「果然照著我說的劇本走了啊,小真。」 

 

高尾的一舉一動被青峰看在眼裡,他們三個紙條傳來傳去,實在讓人很心焦,這樣的局勢到底能持續多久,黃瀨又能在自己身邊待上多久。 

「拜託當隻安分乖巧的狐狸啊…」青峰想著。 

總有一天他一定會把屬於自己的東西搶回來,在這之前他可不許黃瀨被綠間殺了。 

 

今天的夜晚還算寧靜,除了夜風、月光與黃瀨之外,沒有人知道這是因為闖禍的狐狸把人藏了起來。 

黃瀨輕輕地拉上原本擺放棉被櫃子的拉門,面色凝重。開工前綠間來找過他,兩人交談了片刻。 

 

『黃瀨涼太,我並非無情的人,但該做的事還是要做。高尾會替我盯著你,當你湊滿五個人,就得跟我換獎品,不得有異議。』對方如是說,鞠了躬便離開了。 

 

黃瀨想自己也不能給人添麻煩,就什麼都沒說地上工了,但如果真的像這樣一天一個,不出一個禮拜自己就要跟青峰說掰掰了。 

 

叩叩。 

「唷,我進來了喔。」 

高尾就像綠間說的一樣,盡責地來看他的情況。 

「今天還好嗎?」 

黃瀨看著他,搖了搖頭。 

「我說你,成不了仙乾脆就早點去找小真,早點脫離苦海。在這裡要被顏子那個老女人利用,還會害了其他人。再說,青峰大輝雖然目前沒什麼影響,但你能保證之後嗎?我是真不想看你受苦了,你好好想想吧。」 

高尾有些沮喪地往門口走去,他不能替綠間或黃瀨分擔任何事,心裡也是有些難過。 

「對了,加上第一個發現的,現在累積兩個了?」 

「恩...」黃瀨垂下了耳朵。 

「快點休息吧。」 

幫黃瀨熄了燈,高尾悄悄離去。 

 

隔天,怡紅樓尚未營業,戴眼鏡的少年便在正門候著,直到黑髮的少年出來將休息中的板子翻過來。 

「今天這麼早,小真。」 

綠間沒說什麼,直接進了門,在角落向他招手。 

高尾聳聳肩,朝對方走去。 

「怎麼樣了現在。」 

高尾比了ya的手勢,「已經兩個了。」 

綠間微微的嘆了口氣,以表示他不想面臨的時刻即將到來。 

「我知道你的個性,沒有足夠的證據你不會動手,但是那個女人,顏子她只是在利用黃瀨賺錢,而且黃瀨也不喜歡傷害人類,我認為早點了結他才是解脫…」 

「我知道,但沒到不得已,我也不想殺生。」 

 

高尾與綠間心裡都清楚,現在的狀況是:青峰不想黃瀨離開,雖然不知道為什麼、黃瀨也不想離開青峰、綠間自己又不愛殺生。 

當每個人的價值觀有所衝突,就必須有人犧牲。 

 

「如果你跟青峰大輝執意要等,我會繼續做內線,無論那女人或是黃瀨,有什麼動靜我都會馬上告訴你的。」 

「交給你了。」 

 

青峰一邊打著哈欠一邊下樓,一眼就看見綠間又在跟高尾開兩人聚會。 

「喂,你倆到底有什麼好聊的阿?」 

綠間瞥了他一眼,把高尾方才塞過來的紙收了下來,「聊你家寵物的事。」 

「黃瀨不是我的寵物...吧?」 

「你撿回來養的我不知道,你別問我。」綠間推了眼鏡,「如果不是寵物那又是什麼,這個問題你也答不出來吧?」 

「這...」 

「那就是寵物。」 

完全不給人家說話...。青峰無言地看著高尾,用唇語說道,"這種你也喜歡喔?" 

"小真很可愛啊。你不喜歡你撿回來的狐狸嗎?" 

"不要反問我。" 

高尾在一旁笑著,綠間此時又開口,「話說你存著什麼心想拜託我。」 

青峰還搞不清楚綠間在說什麼,對方又補上一句,「意思就是問你,你對他到底什麼感情,否則為什麼你要找我談。」 

「幹嘛突然跟我扯這個。」 

「因為你跟高尾很煩,所以讓你腦筋急轉彎。」綠間的頭上掛了一個憤怒的圖示,高尾笑得更起勁了。 

「可能是有了他,這裡比較有趣吧。」 

綠間思忖了片刻,「是呢,對只有女人的這裡來說,確實多了一份樂趣。」 

 

怡紅樓門口開始聚集了人潮,綠間嘆了口氣,「熱鬧的夜晚又開始了,即使只是睡前故事的時間也好,珍惜你們之間的短暫時光吧。」 

「青峰大輝!滾回房間去!」顏子的聲音從樓上傳來。 

怡紅樓忙碌的時候,青峰總是得被趕回房裡,顏子把他看作麻煩。 

「老女人。」青峰小聲地說。 

 

房門外,男人調戲女人的聲音此起彼落,青峰哼著不成曲的調等黃瀨回來。 

『你為什麼要找我談?』 

腦海裡,綠間的話穿插在旋律中,青峰想起了自己去神社求的籤,說實在,黃瀨不在了,自己應該真的會無聊到死吧?可是那個籤給的答案太莫名其妙了,根本讀不懂啊。 

「話說回來,籤呢?」 

青峰翻了翻榻榻米,他記得後來他藏在這裡的… 

「小青峰!」 

青峰在房裡找了幾個小時,黃瀨蹦蹦跳跳地跑了進來,手裡拿著兩張紙條。 

「你結束了啊?那什麼。」 

「嗯?這是籤啊!小高尾在整理房間的時候找到的,找不到你就拿給我了。」 

青峰握緊了拳,揍死高尾的心也是有了,不過想想不是顏子拿到,就又鬆開了手。 

「你過來坐著。」他拍拍身邊的位子,黃瀨輕輕地坐了下來。 

「你住在神社吧?知道籤是做什麼的嗎?」 

「知道啊,人類在許願,或是對內心有所疑惑的時候,都會向神明訴說,巫女姐姐說,籤就是神的回應。」 

黃瀨看著青峰,歪了頭,「小青峰許了什麼願?這麼多籤,好貪心喔!」 

青峰愣了下。 

自己許了什麼願,如果綠間跟黃瀨沒有一直逼問,自己早就忘記了。 

或許這就是綠間想要的解答,也是自己一直保護黃瀨的理由,從他希望黃瀨成為人類的那一刻起,就不希望對方從身邊消失。 

「是讓我們可以幸福的願望。」青峰握住了身邊那隻狐狸的手。 

「嗯嗯?是嗎!」 

 

-to be continued- 

评论
热度(8)

© 貓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