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黃/白緋/王姬/猿美/兼堀/黑研/佐櫻

QQ:1480958381

【兼堀】 纏繞的紅線

*現代、學pa



「喂!遲到的不准跑!居然想從我面前溜掉!」大和守安定揪住眼前的領子,硬是把那人拖了過來,「長相那麼好記,天涯海角都把你揪出來!」

一旁的堀川國廣勉強地露出笑容,很是抱歉地把對方的包包打開。

「這個…黃色書刊不能帶的,還有遊戲機也是…」一個一個把東西拿出來,堀川國廣把它們丟進身後的箱子裡,「你的名字是…這個,兼、和泉守兼定,對嗎?」

他點了點頭,心想,已經被記住名字了啊…。

雖然不明白為什麼每天都要檢查包包,和泉守兼定還是不怕死地帶了違禁品,倒不如說,他只是好奇堀川國廣的底限在哪。

「才一年級就每天遲到,是衝著我們三個誰來啊?」加州清光彎下身,好好地把慣犯的臉記了下來。

和泉守兼定撇開了頭,不疾不徐地把包包闔上,「是學校上課時間太早。」

「好了好了,別吵架了。和泉守同學明天別再遲到了喔。」堀川國廣微笑著,每天都是這樣。

「我說,你知不知道什麼叫做生氣啊?」

對方疑惑地偏了頭,「你剛剛有說話嗎?」

「沒…。」

不知為何退縮的和泉守兼定拎起包,快步地往教室的方向走去。

「現在的一年級真囂張。」加州清光悠哉地塗著指甲油,鮮明的紅色在陽光下十分顯眼。

「把你的指甲油也丟進箱子。」大和守安定冷冷地說。

「你說什麼!」

兩個人就這麼打鬧了起來。

其他人總覺得他們感情不好,堀川國廣倒覺得,這樣的他們有些幸福。為了對方的話語而感到憤怒,不就是因為太瞭解彼此嗎?

「呵呵。」

突然的笑聲讓兩人停下了動作,同時看向搬起箱子的堀川國廣。

「國廣,你剛剛笑我們嗎?」大和守安定開口詢問。

「不是笑,是替你們覺得幸福。」

毫無頭緒的大和守安定和加州清光對視了一眼,互相哼了一聲,隨即又聽見前方傳來笑聲。

「感情真好,你們兩個。」

「才不好!」「才不好!」

連拒絕都異口同聲。堀川國廣始終是那張笑臉,說真的,他很羨慕他們的關係。

「你該不會是想談戀愛了吧?」加州清光湊近堀川國廣。

「沒有那回事。」

小小臉紅的堀川國廣轉身離去,大和守安定和加州清光則是一直跟在他屁股後面,不停地問東問西。

躲在一旁的和泉守兼定默默地探出頭。看著感情甚好的三人,他心裡有些懷念的感覺。



當天晚上,他做了一個夢。

一紅一藍的身影,和一聲溫柔的兼先生。繫在領口用紅色緞帶打成的蝴蝶結,是他醒來後記得最清楚的東西。

「這個蝴蝶結好熟悉…」和泉守兼定拚命地想著。

對了,堀川國廣!

他記得那傢伙並不是繫領帶,而是用緞帶綁成的蝴蝶結。



這之間,有什麼關係…。



他皺著眉頭,胡亂地把一切打理好,咬著白土司就出門了。

今天到達學校的時間比平常早了一個半小時。



「國廣,我們都陪你演一個禮拜的戲了,真的不直接告訴和泉守兼定,我們其實本來就認識嗎?」大和守安定坐在地上,一邊說著一邊搶加州清光的早餐。

「嗯,如果想不起來,那就表示我在兼先生的心裡…其實沒有那麼重要吧?那就別給他添麻煩了。」堀川國廣露出了苦澀的笑容。

「就是因為你太溺愛他,他才會這麼遲鈍。而且昨天差一點就露陷了,好險你有發現他躲在旁邊。喂!不要搶啦!自己去買不會喔!」

「溺愛…讓他覺得太理所當然了嗎?」

「嗯…是啊…」大和守安定嚼著戰利品。

「哈哈那也沒辦法,因為是兼先生嘛…」

堀川國廣的衣擺被輕輕地拉扯了幾下,他看著身邊的加州清光。

「怎麼了?清光。」

「你們看…和泉守今天好像特別早…」

兩人朝著加州清光手指的方向望去,看見把頭髮紮成馬尾的和泉守兼定,怔怔地站在校門口。

「噢…糟糕…」大和守安定輕手輕腳地站了起來,躲到堀川國廣身後,「交給你了,那個…有點難搞。」

堀川國廣深吸了一口氣,站起身,「今天沒有遲到呢,和泉守同學。」

「什麼意思,我們本來就認識。」

「…這件事,我們旁邊說。安定、清光,這裡交給你們了。」

兩人點了點頭,有點擔心地看著堀川國廣。

「沒事。走吧,和泉守同學。」



和泉守兼定跟著眼前嬌小的人,一路來到了建築物隱密的側邊。

「我不知道你剛剛聽到什麼,不過我們沒有提到認識你這句話。」堀川國廣說謊的技巧不容小覷,連眉毛都沒有動一下。

「喔?那那個跟我夢裡一樣聲音、一樣稱呼的兼先生又是怎麼回事?」

沒有料到這個發展的堀川國廣停頓了一下,「巧合吧…」

「不只這樣,那兩個人也在,還有你領口這個紅緞帶打的結,全都一模一樣…」和泉守兼定揪住堀川國廣的衣服,將他往自己拉近,「我們之前到底是什麼關係?」



垂下的眼泛著淚光。堀川國廣猶豫著,要不要讓和泉守兼定背負上輩子的記憶。



「快說啊!」



「我是兼先生的助手,就只是助手而已…」堀川國廣被和泉守兼定的兇狠與著急逼得回答了,「所以才想,沒那麼重要的話,可以不必特別想起來的。」

「你傻啊。」和泉守兼定鬆開了手,把堀川國廣抱進懷裡。沒什麼特別的理由,就是想這麼做而已。

「兼先生…」

「咳,俗話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我都夢到了,還能不重要嗎?」

「可是兼先生你什麼都還沒想起來吧?」

和泉守兼定哼了聲,「馬上想起來給你看。」

堀川國廣笑了笑,跟和泉守兼定兩個人,邊聊邊回到了大和守安定和加州清光那裡。

「回來了?瞧你們的模樣,想必國廣已經把你們是情人的關係都說了吧?」加州清光歡喜地搭上堀川國廣的肩,但是對方只是奮力地搖了搖頭。

「啊?」

「清光你害慘我了…」

加州清光看著怒氣沖沖的和泉守兼定,摀住了嘴。

「你慘了你,等等我替國廣懲罰你,先讓我看好戲。」大和守安定咯咯地偷笑著。

「國廣你居然騙我!」

「兼、兼先生,我不是故意的…」

「管你什麼理由,先懲罰再說!」

他扯住堀川國廣的領口,一把吻了下去,淡淡的櫻花香在兩人之間流轉。

在這個瞬間,堀川國廣頓時覺得,”想起”這件事已經不那麼重要,重要的是和泉守兼定願意相信他們之間的關係。



-END


评论(4)
热度(32)

© 貓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