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黃/白緋/王姬/猿美/兼堀/黑研/佐櫻

QQ:1480958381

【猿美】Let's play a game-2

2

屋外的景觀除了顏色之外沒有什麼不同,只是安靜得猶如停屍間,散發著一種死沉的氣息。兩人駐足的便利商店空無一人,卻不知道為什麼還是開著冷氣,嗡嗡的馬達聲格外令人不安。

「猴子,世界該不會真的毀滅了吧?然後剩下我們倆還活著。」

八田是粗神經,因為這樣他容易把自己的思想引導到錯誤的地方,他笨得不知道他所想的事情不可能發生。

伏見拍了拍八田的肩,「放心好了,世界不會毀滅得這麼安靜,造物主也不會白痴到只留兩個不能繁殖的生物。」

「哈…哈哈…就是說嘛!我早就知道這是假的了!」似乎沒有察覺到伏見字裡行間的揶揄,八田慌張地掩飾著自己的害怕。

這樣的對話在從前也經常發生,每當八田緊張地胡思亂想的時候,伏見就會用他的知識打破對方的迷思,好讓他可以冷靜下來。

「快點拿東西吃吧,免得等等又有什麼突發狀況,要填飽肚子就沒時間了。」說時遲那時快,伏見從架上掃了一排飯糰,順手拿了瓶水就躲到櫃臺下面的小空間。

「幹嘛窩在那裡啊?你真的很自閉耶。」

拆封的聲音回應了八田,他自討沒趣地逛了起來,連塞牙縫的點心都還沒挑好,清脆的提醒聲就從兩人的終端響起,嗶嗶嗶的聲音撞擊著耳膜,伏見跟八田趕緊點開訊息。

「嘖,吵死了。」

和紙條一樣的字體逐字顯現在應該是薄荷色的螢幕上。

接下來的時光,請不要無視指令、提醒及任務,否則可能導致你們其中一方死亡。

第一次的通知有些過於囂張,還請見諒,那麼以下是這次的提醒。

1分鐘之後會有一批人攻入便利商店,請做好準備。

伏見瞪大了眼,用百米的速度衝出去,把不管訊息繼續挑選食物的八田拖到方才自己躲藏的地方。還來不及搞清楚野狼群要來的小兔子奮力掙扎著大吼,隨後被伏見用手掌堵住了嘴。

「你安靜一點,想讓我們死在這裡嗎。」

自動門的機械聲把八田的抗議關在嘴裡,軍隊陣容的腳步佈滿坪數不大的便利商店,小兔子總算搞清楚狀況,默默地縮了縮,把身子窩在同伴懷裡。

伏見有些感動敵人製造的現況,微風一般吹了吹八田的耳朵,他很滿意地聽見細微的咿呀聲。

左手的重量增加了。伏見餘光瞥見不符合他的粉色手環,默默地與紅色手環並列著。

先不管現在又收集到了一個顏色,此刻最重要的應該是如何逃出這裡,一直待在同個地方遲早都會被發現。快速地轉動著腦袋,伏見思考著這樣的情況該如何逃脫。

將周圍的物品全部列入判斷範圍,他瞇起看來冷漠的眼,抄起寶特瓶當暗器射出,疾速的影子如子彈一般擊碎了便利商店的玻璃窗。

「那裡!」

智商低落的未知敵人一窩蜂地往陷阱衝去,見狀,伏見不管三七二十一,抓起八田的手腕就是一路狂衝,像是一匹脫韁的野馬,不受控制地往前跑,風在耳邊咆哮,遠比鞭炮更加激烈。

「去哪啊猴子!為什麼不跟他們打!」八田大吼。

「沒有那麼簡單!總之先找個地方避風頭再說!」

慌亂的腳步是那個世界少有的噪音,八田指了一間伏見也熟悉的建築,兩個人就閃了進去,追逐他們的隊伍不知怎麼了,在經過玻璃櫥窗前面時便憑空消失。

「怎麼回事…」八田小口地喘著氣。

「是提醒…呼…」伏見的臉色有點糟糕,大概是太久沒有這麼奮力地跑步了,「剛剛終端的訊息…」

點擊著手上的錶,八田仔細地閱讀起訊息,身旁的伏見忍不住勾起了一抹新月般的笑。

就那麼喜歡用我做的東西嗎。

「喂…這是真的嗎?搞不好他只是在唬我們。」

「可信度99%。這個世界有他運作的規則,這應該是一個環節,幫助推動遊戲進行,並讓其具有挑戰性。否則這個能力就沒有意義了。順便回答你的問題,不能直接出手,他們人數眾多,也不知道葫蘆裡賣什麼藥,我們很有可能被你的衝動害死。」伸手比了第一段,伏見接著說,「在這個世界死了估計就醒不過來了,像個活死人一樣睡著一直到老死。」

「啊?我才20歲耶!」

「是啊而且還沒破處。」

「你真的不怕死是吧!」

「美咲你不敢的,沒有我你也出不去。」

「唔…………」八田像爆走的狗低吼著,眼睛瞪得快要掉到地上,雖說氣勢十足不過肚子卻很不配合。

是呢,剛剛真的來不及吃一口東西就遇難了。

「餓死了,都是你烏鴉嘴說什麼會有突發狀況!」

聳聳肩,伏見不以為然地從身上拿出御飯糰。在不熟悉的狀況下自然不能鬆懈,他認為那是常識不是多嘴。

「喂!叛徒!我也餓了啊!!!」

「我又沒說不給你。」伏見順手丟了一個,狠狠打中對方的頭。

「你……」

餓扁了的兔子沒力氣反抗,撿起飯糰就坐在木圓凳上吃著,伏見也拉了一張凳子到他旁邊。

「嗯…果然餓了什麼都好吃,猴子你手上什麼時候又多了一個的?」

「什麼時候呢?啊,美咲被我吹了耳朵的時候吧,還發出了特別可愛的聲音呢——」

「啊啊啊!吵死了!閉嘴!誰叫你評論的!」

「總之就是那時候。順帶一提,是羞澀的粉紅色喔~」

把垃圾往不知羞恥的人身上丟,八田憤恨地往店內走。這裡是安娜訂製衣服的地方,架上放了許多華麗的布料和做好的裝束,十束曾提起,這裡的衣服大多都走哥德風,八田也不太懂什麼叫哥德,總之大概就是很多層又一堆蕾絲吧。

啪。

清脆的斷電聲傳來,八田嚼著滿嘴的不耐煩說道,「噢!猴子!不要亂碰電燈啦!」

「嘖,我一直都坐在這沒動好嗎。」

突如其來的黑暗把八田搞得手足無措,另一方則是依然神態自若地在座位上,本來想著用終端打個燈,卻怎麼按都沒反應只好作罷。

雜亂的倒塌聲從四面八方傳來,伏見撐著臉認真數著八田拐到東西的次數,這一次是在自己的雙腳前,跪倒在地上的聲音讓他恨不得蹲下去好好幹他一發。

電路接通的聲音啪滋作響,四周又再度明亮了起來。刺眼的光螫進眼裡,他們同時摀住了眼,直到熟悉這個純白。伏見原本應該若無其事地扶起八田兩個人一起離開這裡,繼續他們的冒險,卻在看清現況的同時噗哧地笑出聲。

「臭猴子,別人跌倒很好笑是嗎!」

「美咲原來喜歡扮公主啊。」

「啊?你胡說什…麼…」八田怪異的尾音全因為自己身上的那套衣服。哥德式的蕾絲蓬袖,加上因為還跪坐在地上所以壓根沒察覺的沉重裙擺,完全就是安娜的風格。他啞口無言地盯著伏見帥氣的裝束,「沒…沒道理」

「哪裡沒道理了?」伏見捻起八田袖子的一角,「這個虛擬的遊戲世界只能用名字分辨男女我認為挺合理,畢竟異能者並沒有在現場操控。」

八田蹙緊眉頭,如同表演抽桌巾的絕活一般快速讓袖子脫離伏見的手,「我一定要殺了那個垃圾…」

伏見勾起邪魔般的笑容,抬起對方的下巴讓他直視自己,「美咲公主~既然都這樣了你何不趁機回憶一下中學的舞會?」

「去死啦!」

八田氣憤地踩著帶跟的靴子叩咚叩咚地停在鏡子前面,看見自己的模樣他咬緊了唇,眼神盡是不服氣。

「小、鬼。被同學排擠是那麼久的事你還放在心上,那回憶是放了防腐劑嗎?」

無情的句子穿入耳膜,伏見說話一直都是這樣,八田是知道的,不過他也知道他沒有說出來的話那麼壞,否則就不會答應讓他過去看那個發光的螢幕還有接受當他舞伴的荒謬提議,雖然最後因為各種因素他還是得穿上裙子,但八田並不否認無論當時還是現在,他都非常感謝伏見做的一切。

「這沒有那麼容易忘記吧…」

「我覺得你那個有限的腦容量只要記得該記的就好了。」

「喔?那你倒是說說什麼重要啊!」

「除了吠舞羅以外的事。」伏見冷冷地說。

「呿!你的事我才想忘…」原本想說的話吞入了嘴裡。

原因很簡單,對八田來說忘掉伏見或許是這輩子最困難的事,又愛又恨深刻心裡,大約就是這種感覺。

「嘖。」看見八田堆積在臉上的糾結,伏見手心朝上對他伸出了手,像個王子一樣發出邀約,「要不就來跳吧。你就想辦法記住此時此刻,拋棄立場的我們跳的這支舞,反正是在遊戲裡,

勉強也好享受也好,來創造像以前一樣單純的回憶。」

伏見的話尚未消散,屋子裡擺放的黑膠唱片就奏起了音樂,優美柔和如同精靈的歌聲,像Siren一樣迷惑人心,讓八田難得地卸下心防接受那隻手。

制式的舞步隨著節奏一進一退,一如他們現在的關係,互不侵犯。舞動的裙擺像是漣漪一般,一波一波地揚起又落下,伏見輕輕地把那頭棕色壓進懷裡,突破他們之間保有的那份矜持。自分道揚鑣之後第一次的零距離讓兩人重新又認識了對方的味道,孤獨卻又契合,一丁點容不下他人。

八田的右手產生了一股重量,淡黃色的光浮在手腕周圍,隨後跟著風慢慢消散,一只搶眼的手環便套在上頭。

「喜悅的黃色…」

八田似乎覺得哪裡不對勁,更明確地說他現在才真正進入狀況。仔細想想,先前的手環都是出現在伏見手上,而且毋庸置疑憤怒跟害羞是他的情緒,那現在他手上的這不就是…?

八田不解地望向伏見那張人人稱羨的臉。他還以為自他們關係變調之後,除了憤怒跟病態兩種神情之外伏見便再也沒有別的感情,但看來是他想太多了。

可是,高興什麼啊這傢伙…。

倏地,八田感覺到對方停下了步伐,音樂也在同一時間被切斷,空氣像是凝結一樣停止流動。眼前的伏見貌似是想從身上任何地方掏出什麼來,可衣服早就已經不是自己的,他嘖了一聲,徒手擋住朝八田背後襲來的短刀。

被刺穿的手心發出了絞肉機揉雜瘦肉與肥肉時的音效,些許的溫熱噴灑在脖子和手背,八田微微顫抖了一下,回頭粗魯地抓起那隻纖細的手。

「你不會叫我閃啊!就算你受傷我也不會特別感謝你!」

「沒時間提醒你,還有很痛。」

冰冷的語氣讓八田下意識地放鬆了力道。

伏見當然不是反應那麼慢的人,只是找不到暗器讓他有些措手不及罷了,倒是八田的話讓他比較失望。就對他離開那個無法融入的吠舞羅這麼帶著恨意嗎。

順手撕下衣服的一角,伏見一面熟練地纏上傷口,一面朝還在突襲事件裡無端生氣的八田說道,「還要往別的地方去吧…唔…」

怎麼回事…?

身體的力氣像是被抽光一般,伏見單膝跪在地上,呼吸逐漸變得急促,一句話梗在喉嚨吐也吐不出,八田眼看情況不對,快步地跑到伏見身邊扶住他的肩膀。

「喂,猿比古你沒事吧…別嚇我…」

沒有正面回答他的問題,對方扯出了一抹笑。經過長時間的觀察伏見發現,只要八田嚴肅起來就會不自主地喊他名字,就像回到了那個毫不畏懼、渴望世界被毀滅的日子,聽著他一聲猿比古,總感覺什麼病都要好起來。

逐漸模糊的思緒逼迫伏見停止思考,他無力地倒在八田懷裡,一切都恢復成原狀,服飾店不再是舞池,他們也不再是王子和公主。

「猿比古…現在到底是怎樣啊…沒有你我怎麼繼續玩這個遊戲…」

驚惶的聲音迴盪在木製空間裡,八田不安地抱著伏見垂下了頭。

 

-TBC.

评论
热度(5)

© 貓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