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黃/白緋/王姬/猿美/兼堀/黑研/佐櫻

QQ:1480958381

【猿美】Let's play a game-1

為了慶祝伏見的生日,所以從今天開始放文。
每個禮拜一更。 
*作者文筆及腦洞有限,若是覺得不合胃口可以放棄繼續看 
*感謝大家願意點開來看!
*以上可以就往下讀吧> <

1

「伏見,東側交給你了。」金髮且自稱自己只有B罩杯的女人——淡島世理——說道。

「嘖。」

伏見向來最討厭執勤,煩人的上司、如螞蟻般啃咬著肌膚的烈焰。

他輕抓著左胸上緣的不舒適。

「八田哥,等等我啊!」

就在聲音出現的同時伏見揚起了嘴角。吠舞羅每次的攪局都讓他極度興奮,即將見到那個人的愉悅感在眉梢起舞。他頭也不回地往東側去了。

對於這種情況淡島屢見不鮮,基本上伏見不破壞規矩,好好完成任務,其他小動作她全當作沒看見。

「別給我添麻煩,伏見。」

對方敷衍地舉起手像是拍動翅膀般揮了兩下,便揚長而去,什麼都比不上小兔子跑到戰場有趣。

伏見加緊腳步看見了對他而言嬌小的背影,以及一個球狀的身軀,他從前就覺得美咲特別不帶好運,打個比方,中學的學園祭他抽中了唯一一支穿女僕裝的籤、大考時一群人作弊總是他被發現,所以照慣例,這次異能者應該有99%的機率會在東側,雖然這樣猜測對八田並不公平,但連事實都這麼顯示,伏見也只能口出嘲諷。

「還是一樣這麼優秀啊美咲,把我等他出現的時間都省了。」

「吵死了猴子,我警告你,別想跟我搶!」

「小混混在裝正義?哈哈哈哈」伏見推了眼鏡忍住此時的激動,「別理他了,我們倆趁現在沒人干擾打一場怎麼樣?嗯?還是你怕了?」他知道激將法對直線思考的美咲有絕佳的效果。

「誰怕了!打就打,等等再來收拾他也不遲!」

紅色的赤之力包覆全身,在伏見看來現在八田像極了好吃的烤雞。

嘖,看起來真美味。舔了舔嘴,他未經允許地拔刀,從袖口滑出的暗器急切地想切開眼前的美味,伏見一個側踢把礙眼的傢伙驅逐出場,鐮本連阻止八田的話都還來不及說,就看見一大片金粉在劍拔弩張的氣氛下撒滿了方才即將開戰的位置。

「嘖,該死的。」

伏見心裡除了damn這個單字再也沒有別的。

晨曦般的粉末融入他們兩人的身體裡,眼皮好似被掛了沉重的石塊,絲毫無法反抗地闔上。

伏見與八田像兩條曬乾的鹹魚,一動也不動地躺在地上。

「喂、八田哥!伏見!這裡有沒有人啊!喂!」

「吵什麼啊,好戲正要開始呢,胖子。」躲在轉角處的男人嘻嘻笑了幾聲,快速地逃離了現場。

「怎麼樣了?」

「怎麼樣?鐮本你剛剛不也都看見了嗎?不管做什麼都不醒啊。」草薙好奇地在八田身邊繞圈子,手裡還拿著平時特攻隊隊長的鐵製棒球棒,「看來應該有其他方法,總之先放著吧。」

「放放放著?!」

「小八田那麼厲害,沒事啦。」

此時八田呵了個欠,伸了伸懶腰,他怔怔地眨著眼,原本彩色的世界,如今卻已然不同,失了顏色。

令他匪夷所思的還有身邊的隆起,明明是自己的住所,哪裡來的別人?八田用桿麵團的力道搖晃了那坨棉被,揉過來又擼過去,好一陣子才聽見一個虛弱的聲音說「美咲你就不能讓我好好補眠嗎,昨天的我可是又很可憐地加班到半夜…」

「重點不是那個,猴子你起來看看啦!我的房間變黑白的了!」八田硬是把對方的身子撐了起來,伏見只好不耐煩地抓起眼鏡,或許還在睡眼惺忪的狀態所以花了很久才反應過來。

「黑白的?不只房間,你也是黑白的。啊…嘖。」他想起方才正要跟八田對決就被異能者暗算的事了。

觀察了這個彷若用過濾鏡把黑白以外的顏色隔絕了的環境,伏見發出了″嗯~″的一聲,令八田十分不明所以。

「到底怎麼樣了現在。」

「沒怎麼樣,只是原來這裡是美咲現在住的地方啊,還真是寒酸。」

「你吵死了公務員!不爽不要來啊!誰說你可以睡我床…喂猴子,你手上那個是什麼?剛剛沒有的吧?」

伏見對於還沒欣賞夠八田生氣的模樣感到有些失落,他低頭看了自己的手腕,發現上頭不知什麼時候多了一個透著紅光的手環。

「好像有寫字。」伏見皺起眉頭,「憤怒的…紅色?」

「完全不懂。」

「那是當然的嘛,因為連美咲都懂的遊戲大概很快就玩完了吧。」

「說什麼想打架是嗎!」

伏見並沒有回應八田的衝動,反倒像是夢遊般緩慢逛起了狹小的空間,終於在衣櫃與牆壁的夾縫中發現了一捲格格不入的紙條。

「看。」細長的手指俐落地把紙後彎攤平,標準的電腦字體印在上頭。

「遊戲規則…」八田像是牙牙學語的嬰兒朗誦著紙條上的標題。

伏見盯著不到兩行的字,思忖著現在的狀況。

他與八田兩個人被異能者趁隙偷襲,先是醒來後發現世界變成黑白,再來又是紅色的手環,最後是這張遊戲規則。

找出紅 橙 黃 綠 藍 紫 粉 灰 八種顏色

「看來我們非得玩完這個遊戲不可了。」

「哈?什麼?」

「這裡是異能者創造的世界,破解遊戲八成就是破解他力量的唯一管道,原本要是人多可能容易一些,但現在只有我們兩個,只好將就著一起結束他了。」

「要不是情勢所逼,我也不想和叛徒一起好嗎!」

「美咲…」

「怎樣?」

「我還沒講解完,你安靜三分鐘。」

不給對方發火的機會,伏見舉起被套上手環的手,「憤怒的紅色。既然上面都這麼寫了,顯然一個顏色代表一種情緒或是個性,但我們現在並不知道其他顏色是什麼含意,所以只能隨便觸發。」

耐心等待下文的八田一對眼直勾勾地盯著眼前微營養不良的少年,蒼白的面容滿懷困惑地回看,星空一般深邃的瞳孔映出八田難得的認真。

「我們不是應該開始行動嗎美咲。呆愣在床上做什麼,你屁股被塗了三秒膠嗎?」

「不是…等等,你講完了嗎?」

伏見理所當然地點了頭。

「你耍我嗎!」

「我沒說過還有啊。」

「你的語氣擺明了就是還有好嗎!」

咕嚕…

居住在肚裡異次元的猛獸無預警地發出了令人尷尬的吼叫,八田抱著肚子一邊嚷嚷著″跟你吵得都餓了啦猴子!走!我們去便利商店討點吃的!″

竹竿細的手被溫暖圈著,從前不顧他意願把他拉到遊戲廳的也是同樣的溫度,伏見嘆了口氣,如微風拂過吊掛的風鈴,輕得不易察覺。

只要是美咲他就無法打從心底拒絕,任由他抓著自己到處衝,現在這個世界只有他們,正合他意,即使只是一秒,擁有這樣的空間便無比幸福。

「好吧,稍微有點餓了。」伏見說道。

-TBC.

评论
热度(4)

© 貓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