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黃/白緋/王姬/猿美/兼堀/黑研/佐櫻

QQ:1480958381

【兼堀】想聽你親口說

*這次安定清光的戲份有點多><
*我卡文卡的嚴重啊,希望大家吃得愉快

 

10

 

和泉守兼定未壓出筆芯的自動筆在詳解上描繪著,豪邁工整的字跡靜靜地躺在紙上,陽光已經悄悄染上一抹橙色。

 

昨夜堀川國廣乖巧地讓他吻了,這可以解釋成對方對自己有意思嗎?和泉守兼定用筆抵著下巴,認真思考。

 

那自己對他又是什麼感覺?

 

「你今天也來等國廣下班嗎?」溫柔的聲音從耳邊響起,他抬起頭,與一雙湛藍的眼四目相對。

「恩。」反正也沒地方去。

「國廣今天請假了,你是他朋友,他沒告訴你嗎?」

雖然是十分普通的提問,卻讓和泉守兼定聽起來十分刺耳,彷彿就是在說,"身為他朋友,你連他今天請假都不知道啊?"

「是...朋友,但我們沒有交換聯絡方式。」

和泉守兼定這才有了疑惑,兩人好歹也認識了一星期,堀川國廣卻連電話都沒有給他,自己家的位置也被對方知道得一清二楚,而他卻連他住哪一棟都回答不出。

「咦,這樣啊...」

「老闆娘,你知道他家住哪嗎?」

老闆娘思忖了一下,「我記得離這裡不遠...」她快步地進往裏頭走,不一會兒便拿著一張紙出來了,「這是我從他的資料上抄來的,拿去吧。」

 

淡橘色的紙被遞到和泉守兼定眼前,他想起了堀川國廣帶來的紙袋。

裡面的點心全是他偏好的口味,現在回憶起他說那是老闆娘給他的,他還真不相信。

有那麼剛好給的都是他喜歡的嗎?

邊想邊接過那張紙,和泉守兼定漫不經心地出了和菓子店。

 

順著地址他來到附近的住宅區,一間一間數著號碼,和泉守兼定定睛在一處開滿了花的陽台,仔細一看才發現已經到了目的地。

「看起來不像一個人住的地方。」

他四處打量了房子一番,這是和泉守兼定第一次到別人家拜訪,不知道他們有沒有什麼特別的禮儀,他可不希望給別人留下不好的印象。

深吸一口氣,和泉守兼定這才放膽按下了電鈴。

 

叮咚。

 

睡夢中的堀川國廣揉了揉眼。

 

剛才是不是聽見了門鈴聲?

 

隨著意識清醒,噁心的感覺一路又竄到喉嚨,堀川國廣壓低了聲音,就算門外站的是大和守安定跟加州清光,他都要掩蓋這個事實。

堀川國廣壓下了對講機的按鈕,嘈雜的聲音傳進寂靜的屋子裡,彷若只有這台機器是活物。

「誰。」

 

隔了一個對講機的聲音聽來有些沉悶,和泉守兼定對此顯得有些陌生。

「國廣嗎?」

對他的稱呼不知何時已經從你或他變成了國廣。

 

「…。」先是讓沉默啃食了一段時間,堀川國廣才又擠出一點聲音,「誰給你地址的。」

 

「老闆娘。我跟他要的,你沒來,大家都很擔心。」

大家?堀川國廣暗自嘲笑了和泉守兼定的話語,微笑著問道,「你的大家,除了老闆娘之外還有誰呢?」

「你的同學、父母…什麼的… 」和泉守兼定的聲音漸漸變小,在尚未搞清楚自己的心意之前,他沒有勇氣說自己也十分擔心他,他害怕這會造成誤會。

「你為了別人來看我?果然是非常與眾不同呢,少爺。」堀川國廣被折騰了一天的喉嚨十分虛弱,撕裂一般的痛楚與心臟產生共鳴。

 

是呢,無論是身亦或是心,都再也禁不起折磨。

 

「你還是走吧,除了確認我沒事之外,你什麼也沒有要說了對嗎?」

「我關心你,難道這樣還不構成來這裡的理由嗎?」

「現在你知道我沒什麼了。」

「你就不請我進去嗎?好歹我都親自過來了。」

堀川國廣的右手,下意識地握成了拳頭。

倘若一開始就無話可說,又何必特地到這裡傷我的心。

 

「今天可沒有做好準備要接待客人呢,少爺。」他用盡了最後的力氣說,對於一個對他毫無心意表達的傢伙,堀川國廣一點也不想見。

 

和泉守兼定面對安靜下來的對講機,狠狠地重捶了牆壁。

連是否喜歡他都看不清,這樣的自己是何等無能。

玻璃窗反射了堀川國廣的面容,和泉守兼定的表情與自己如出一轍。

我是因為失望,而你又是為什麼?

 

背對了逐漸縮小的人影,他蜷曲在地上。話說回來,和泉守家就他一個兒子,如果和泉守兼定是同性戀,他爸哪裡還有尊嚴。

 

大片大片的花朵鋪蓋在地上,堀川國廣靜靜地躺在雪白的世界裡。

 

如此也好呢,和泉守兼定,趁現在逃離這裡吧,你或許值得更好的人。

 

11

 

窗外的枝垂櫻隨風擺動,曾經有那麼一個人,會在晨曦之時特地到此看他盛開的模樣,然而他也許不會再來了。

和泉守兼定感受著窗外的寂寞,自己心裡也不是那麼好受,看得清與看不清,最終模稜兩可才是最痛苦的。他伸手摸了鼓起的口袋,揉爛的紙團是那時抄上堀川國廣家地址的淡橘色便條。

已經沒有理由再去了。

原本應該讓它咚的一聲,順著完美的拋物線掉進垃圾桶,卻在此時被和泉守兼定看見了什麼。

 

電話跟郵箱?

 

和泉守兼定慌張的攤平了紙,才發現上頭有一行細小的字。

『國廣太不會照顧朋友了,連這都不願意告訴你,好好去慰問他一下吧。』

在心中謝過老闆娘,和泉守兼定開始組織第一封郵件。

今天才剛發生那種事,他並不打算馬上發,等明天吃過午飯後再行動吧。想來堀川國廣雖然嘴上不是很友善,但並非那種斤斤計較的人。

 

隔日,和泉守兼定匆匆吃完午餐跑回了房間。昨天郵件打到一半就睡著了,除了床太舒服之外,想不出內容也是一個原因。對著手機思考糾結了許久,和泉守兼定豁出去地按了送出鍵。

 

-

 

午睡中的大和守安定被桌上的震動驚醒,加州清光眼看他一個手刀就要劈了手機,連忙出手阻止,這個舉動讓他以為是加州清光搞的鬼。

「你沒事傳屁訊息喔?」

「我沒傳啦!你冷靜一點,那是手機耶,貴死了!你居然下的了手。」

大和守安定靜靜地盯著手機,隨後把視線放回對方臉上,「打擾我睡覺不管誰都一樣。」

他誰也不是阿...。加州清光想。

「話說,看看是誰給你傳訊息吧,說不定是國廣。」

「阿,說得也是。」

大和守安定點開了畫面,一個陌生的帳號傳來了"你昨天還好嗎?"這樣的訊息。

「誰。」

「不知道,你傳一封回去問問看?」

匪夷所思的大和守安定打上"去你的詐騙集團。"就要送出去。

「等等等等一下!你在幹嘛啊!」

「不覺得就是來騙人的嗎?」

「他還沒開始騙你啊,總之先問問他是誰啦。」

加州清光搶走了手機,刪去剛剛那行,打上"請問你是誰?"便送了出去。

「殺人犯會等你問完他是誰再殺嗎?」大和守安定若無其事的說著恐怖的話。

「沒有那麼多壞人啦...。」而且也不會找上你。加州清光無奈地看著他。

 

接到訊息的和泉守兼定想了想,覺得這問題很有道理,自己沒有堀川國廣的郵箱,對方又怎麼會有?於是毫無防備地回傳了名字,順道把電話也附了上去。

 

「和泉守兼定?國廣是不是把我們的資料填在哪裡啊?」大和守安定合理地懷疑。

「打工的店吧。」加州清光合理地解答。

「讓我想想,他現在以為我們是國廣,或許他知道國廣昨天真正沒來的理由。」大和守安定點了點頭,「反正就算他什麼也不知道我們也沒損失。」

「是沒錯。」加州清光心裡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有一股說不出不安。

 

"沒什麼事了...就是有點不舒服罷了。"

接到這樣的訊息,和泉守兼定有些放心,堀川國廣也許只是因為不舒服才會導致情緒不穩。

"那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這男人為什麼拖拖拉拉的啊。」大和守安定看著為了避免他亂打,而硬佔著手機不放的加州清光手上的螢幕。

「可能他們之間發生了什麼吧,既然國廣說是朋友,總不會客氣成這樣,反正我們在套話嘛。」

"有什麼事你就直說吧。"

「看不出來你講話這麼冷漠。」

「我們現在在模仿國廣啦!」他有時候真的覺得大和守安定是故意在惹他生氣。

 

"你...喜歡我嗎?上次在店裡吻你,你沒有反抗,我想知道你到底怎麼想的。"

 

幾分鐘後接到的訊息讓加州清光差點手滑。

「欸!我的手機。」

「知道啦!不管那個你快點來看。」

看加州清光一副慌張的模樣,大和守安定才湊了過來,「什麼東西。」說完便愣在了原地。

「他做到這個地步了?!好歹我們也是在一起才...」

「那個不要說啦!現在怎麼辦?總不能亂回答吧?」

大和守安定思索了一番,「國廣不是那麼隨便又膽小的傢伙吧,既然讓他親,那就沒有別的意義了。」

贊同了他的說法,加州清光打上"喜歡,我倒也想知道,你喜歡我嗎?"

「學得真像。」

「我們三個朋友可不是當假的。」

兩人相視而笑,等待著和泉守兼定的回答。

 

說也奇怪,十分鐘過去了,他們卻沒有收到任何訊息。

「你說,他是不是根本不知道怎麼回?」大和守安定一把火快要吞不下去。

「請假的事果然跟他有關吧。」

「所以說他一個大男人到底在摸什麼,我受不了了。」一把奪走手機,大和守安定照著號碼撥了出去。

和泉守兼定自然是緊張,一方面也覺得自己很沒用,二選一竟選不出答案。

怕與堀川國廣的關係再度變差,和泉守兼定戰戰兢兢地接了起來。

 

「你回答啊,你為什麼不回答?和泉守兼定。」

 

沒聽過的聲音從手機裡傳出,和泉守兼定不知道如何回應。

「說話!國廣沒來是不是跟你有關!」

「我不知道他為什麼請假,我只是去看了他。」

大和守安定沉思了一會兒,「然後呢?」

「然後什麼也沒有,我被趕回來了。」

「你吻他是前一天嗎?」

大和守安定理出了一點頭緒。

「恩。」

「那好,告訴我你喜不喜歡他。」

提到到這問題,和泉守兼定又沉默了。

「你是不是男人。你不知道你的回答很重要嗎?我警告你,國廣要是怎麼了,我第一個找你算帳!」

 

單調的嘟嘟聲阻斷了對話,和泉守兼定仔細地回想著那些話,他想搞清楚到底怎麼回事。

 

「我的回答很重要?」

 

單戀的時候會吐花,甚至影響到生活,唯一痊癒的方法就是,當對方也愛上他。

 

和泉守兼定的腦海裡冒出了這句話,雖說只是猜測,但目前這一切都很合理。

 

另一邊的大和守安定也向清光說著。

「所以你是說,國廣他也是患者?」

「只是我的猜測,但這很合理不是嗎?否則為什麼每次問他有沒有喜歡誰,他都沒有遲疑?」

「或許他就是知道...」

「但他那時也不肯告訴我們請假的原因不是嗎?除了這麼嚴重的事,沒理由了吧?」

 

沉重的氛圍一下子壟罩了所有人,隱隱知道真相的心情難以言喻,大和守安定跟加州清光只能靜待和泉守兼定的行動,而當事人只得好好釐清自己的感情。

 

「明天去找管家或老闆娘談談好了。」和泉守兼定下了決心。這方面他真的是新手。

 

TBC.

评论(2)
热度(27)

© 貓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