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黃/白緋/王姬/猿美/兼堀/黑研/佐櫻

QQ:1480958381

【猿美】八田生賀

精緻的時鐘,木製人偶交互跳著圓。伏見的眼神說明了對青王奇妙嗜好的鄙視。

「嘖,買這種鐘幹嘛...。」

又吵又沒意義。

和諧的畫面給他一股強烈的排斥感,他彷彿看見濃縮版的吠舞羅,在他面前強調何謂同伴。

 

反感。

 

從前的時光已經棄他而去,在名為回憶的站牌下了車,快樂也被封存在那,而現在留下的,不過是大火燃燒之後的傷口,錐心刺骨。

 

終端發出了他特地給那個人設定的紅光。

 

「什麼事呢misaki,又想跟我哭哭啼啼了嗎?」

伏見嘲諷般的言語與面容換來了八田的一句不好笑。

「那麼你倒是說說啊,misaki。什麼事讓你大費周章打給我這個叛徒?」

 

電話對面安靜了幾秒。

 

『不是叛徒……。』

「嘖,你大聲點。」

『猴子你不是叛徒!這中間一定有什麼…』

「廢話少說,打給我做什麼?misaki。」

 

『讓你給我過生日…。』

 

「跟吠舞羅的大家一起?我不會赴約的。」

『不是!就跟你一個人。』

 

伏見遲遲沒有反應過來。

 

那個八田說要跟他兩個人過生日?

 

『我知道這讓你很為難…唉呀!可是我們好久沒有一起慶生了,我想再體會一次,中學時期的那種氛圍。』

「不跟吠舞羅的一起?」

 

『不,就跟你。』

 

「我去。」

 

 

自那懵懂無知的年齡之後,幾年沒有兩個人好好面對面說話了。

 

伏見閉上眼感受著夏天溫暖的夜風,這是他們第一次追逐飛船的地方。事到如今,他仍然不後悔自己因為八田而改變,也仍然相信,只要有八田美咲這個人,他伏見猿比古什麼事都做得到。

 

所以他離開了吠舞羅,因為他堅信能夠靠自己的力量得到八田。

 

「猴子!」

響亮的嗓音傳來,八田手上提著兩塊切片巧克力蛋糕,莽撞地朝他跑了過來。

「嘖,蛋糕會爛掉,這是常識好嗎。」

「因為好不容易把猴子給叫了出來啊!我很…高興…。」

見八田撇開頭,伏見不禁感嘆,即使過了這麼久,他的個性還是沒有變,這場景就好似回到了那時青澀單純的時光。

「高興…嗎?話說真是讓人懷念,這裡。」

「猴子本人也是。」

「什麼?」

伏見發誓這是第一次他沒讀懂八田在說什麼。

「沒事啦!吃你的蛋糕!」八田塞了一塊在他手上,自顧自地打開了自己的那份。

「許願?」伏見記得八田每次生日最期待的就是許願的時候了,雖然他永遠也不知道他最後一個願望是什麼。

「噢。第一個願望,希望吠舞羅的大家可以平平安安。第二個,希望我有錢。」

「不可能有錢吧?」伏見忍不住吐槽。

「啊啊!只是願望你不要囉唆啦!」

八田氣呼呼地閉上了雙眼。

第三個,希望猿比古可以回到吠舞羅。

「好了沒啊misaki。」

「好了啦!」

「那,生日快樂。」

 

一如以往冷淡卻充滿情感的句子,八田鬆了口氣。

到底,伏見也是一點也沒有變。

 

「猿比古,謝謝你幫我過生日啊。」

「不過就是滿足了小鬼的慾望而已,沒什麼。」

原本以為身邊的傢伙又會吵吵鬧鬧的反擊,沒想到卻意外地安靜。

「那禮物呢。」

「啥?」伏見覺得他剛剛好像又聽見了什麼任性的話。

「我生日你沒準備禮物啊?」

「嘖,肯出來就很好了好嗎…」

伏見碎念道,前方的人也不放棄,一直盯著他。

嘆了口氣,伏見挪了挪身子,「別後悔。」他說。

 

輕輕的吻落在唇上,八田的臉瞬間紅了起來。

 

「好了可以了吧?」

伏見瞧他像只被光照到的兔子,一動也不動,忍不住笑了出來。

「笑屁啊!」

「沒…就是正好戳到我的笑點…」

 

有多久沒有這樣開懷大笑?伏見如此詢問自己。

除了在這傢伙身邊可以如此毫無戒心,他想不到別的地方。

果然八田美咲對他來說是個特別的存在,或許就是內心意識到這點,所以他才會那麼爽快地答應八田的要求。

 

一邊的耳機出現在眼前。

 

「一起聽。」

「今天不用你昂貴的耳機啦?」

「那個耳機怎麼兩個人聽啦!」

八田不懂這個高智商在想些什麼。

 

「說得也是。」

 

曾經以為傳出不同音樂的耳機,如今又再次同步了。

伏見望著身旁人的側臉。

要是每天都是你的生日,我就可以一直待在你的身邊吧?他不禁想著。

 

「幹嘛?」

「沒有,生日快樂。」

 

End.

评论
热度(2)

© 貓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