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黃/白緋/王姬/猿美/兼堀/黑研/佐櫻

QQ:1480958381

【兼堀】大概是平凡之日

*學園paro

*主兼堀。微安清、長蜂

 

-

 

少年在漫天的櫻花中奔馳,被咬住一角的焦糖吐司晃呀晃地,好像隨時都會掉下來,他伸手把吐司往嘴裡塞了點,雖然有點狼狽,但這也是為了避免慘劇發生。

鐘聲像是嘲諷般地從四面八方傳來,他可從來也沒想過會敗給貪睡。

 

得在開學典禮開始之前到禮堂才行…

「唔!」

劇烈的疼痛傳來,他揉了揉鼻子,看見眼前的白色制服染上了一塊咖啡色。

 

啊…焦糖…

 

他一邊鞠躬道歉,一邊急忙地翻起書包尋找濕紙巾,說時遲那時快,那人用力地抬起他的下巴。

「國廣,不認得我了?」

堀川國廣瞬間紅上了耳根,任由和泉守兼定硬生生地搶走他啃到一半的吐司。

「可以說了。」他舔了舔嘴角的糖粒。

「怎…怎麼會不認得兼先生…」堀川國廣默默地抹著和泉守兼定衣服上的污漬,想藉著低頭把羞赧藏起來。

「別搓了,我還要去開學典禮,話說你不是還要致詞嗎?」

堀川國廣看了手機的時間,快速地重新踏起步伐,「遇到兼先生害我都忘了!開學典禮結束之後再聊!」

和泉守兼定歪了頭,想起幾天前堀川國廣跟自己抱怨致詞會緊張,但誰讓他是學生會會長?聳聳肩,和泉守兼定用雙手圈起一個圓,大聲地喊了,「上台加油!」

揮了揮手,堀川國廣迅速地消失在遠方。

 

他帶著和泉守兼定給他打的強心針,氣喘吁吁地闖進禮堂後台,角落的人影絲毫沒有被影響地交談著,只不過蜂須賀虎徹的臉看起來十分驚恐,不外乎又是他的情人想在這裡來上一發。

 

堀川國廣深吸了口氣,躡手躡腳地往他們那去。他朝著看見他的蜂須賀虎徹比了噓的手勢,定下腳步站在長曾彌虎徹背後。

「長曾彌先生。」

長曾彌虎徹猛地回頭。

「是不是該來幫忙我呢?重要時刻打情罵俏是重罪喔。」

堀川國廣露出了人畜無害的笑容,把高大的長曾彌虎徹拖離牆邊。

 

「我只能幫你到這裡了,至少不會在公共場合被上下其手。」

他小聲地跟蜂須賀虎徹說,對方感謝地鞠了躬便落荒而逃。

「切,你打斷我們。」

「長曾彌先生才是亂來,這種地方老師們隨時都有可能進來,你覺得蜂須賀會希望被別人看見嗎?」堀川國廣拍了拍長曾彌虎徹的手臂,「貼心一點的話,無論做什麼都可以被原諒的。」

 

「國廣,你可終於來了!」幫忙開學典禮事宜的加州清光跑了過來,「再晚一點就趕不上致詞了!長曾彌?原來你在這裡!安定剛剛都在找你!」

 

「真是好想要你的頭啊,長曾彌虎徹。」

 

長曾彌虎徹不知道今天到底觸什麼楣,連續被兩個人威脅。他只好急忙安撫大和守安定,一旁的清光則推著堀川國廣上台去。

「你們不要在後台大吵大鬧,知道嗎?」

「國廣,你要上台還要操心那麼多,放心,這點規矩安定還是知道的。」

「清光你對安定還是這麼信任呢。」

加州清光回頭瞥了大和守安定一眼,便往圍巾裡縮,沒有正視堀川國廣的他,臉頰染上紅潮,「他很煩!只是因為我們共事了這麼久,所以我才這麼篤定的…」

看加州清光支吾了一番,堀川國廣笑笑地揉了他的瀏海,「我懂,這就是相知相惜,對吧?」

被說得無法反駁,加州清光一把把堀川國廣推出去,「總之不用擔心啦!」

踉蹌了幾步,堀川國廣整好衣裝站上面對全校師生的舞台。

 

黑色的長髮很快吸引了堀川國廣的目光,他看著台下和泉守兼定比聽課認真的臉,忍不住燥熱起來。

 

果然兼先生不管從哪個角度看都特別帥氣,偷偷地笑了一下,他一本正經地說起背好的臺詞。

兩個人時不時會對上幾眼,堀川國廣總是下意識地避開,總覺得光是對視都渾身發燙。

 

好不容易撐到了結束,堀川國廣沒有忘了禮數,鞠完躬就飛也似地逃下了台,心情無法平復,就連心跳聲也藏不起來。

「唔…心跳好快…」

他捂著胸口,布幕讓他處在隱密的地方。

 

昏暗的空間裡,典禮嘈雜的麥克風聲斷斷續續地傳來,混亂的腳步聲在周圍庸庸碌碌地行走,一束長髮垂在眼前,堀川國廣眨了眨眼。

「兼先生…!唔…」

和泉守兼定用手掌堵住了他的嘴,兩個人擠在角落,「不要大聲,你想害我被發現嗎?」

堀川國廣搖了頭,拉下和泉守兼定的手,「兼先生怎麼過來了,開學典禮不是還沒結束嗎?」

他看著對方不知何時紮成的馬尾,默默地把新造型印在腦海裡。

「看你不對勁,就過來看看。」和泉守兼定捏了捏那張軟嫩的臉,「光是遲到就挺稀奇的。」

堀川國廣揉了揉被捏到泛紅的部位,鼓起了臉頰,「我也是人啊!」

和泉守兼定仔細一看才覺得自己剛剛捏完之後,對方做什麼都像是紅著臉,可愛極了。

他默默地脫下制服,將其套在堀川國廣的頭上。

「兼先生你還在做什麼,翹掉開學典禮是不允許的!」

要不是和泉守兼定裡頭還有一件黑T恤,他肯定馬上叫出聲來。

「你太認真了,上學嘛,就是要有突發狀況才有趣。」

和泉守兼定往襯衫裡鑽去,吻上堀川國廣緊張得乾涸的雙唇,舌頭仔細地舔抹上頭的裂痕,充滿了焦糖味的吻過於甜膩,堀川國廣深深地感到冷氣沒有作用,他順手想把外套從頭上拉下,但和泉守兼定卻壓得比他更緊。

「兼先生?」

「國廣,別拿掉,這樣子挺好的。」他移開了視線,「你知道白無垢嗎?我常常就想像你穿那樣。」

堀川國廣看和泉守兼定羞怯的模樣,倒也覺得挺有趣,但想起方才的話,身體就感灼熱起來。

「我在模擬那個情境,以後等你穿上了白無垢,我絕對要當娶你的新郎。」

看著和泉守兼定二度擺出認真的臉,堀川國廣撲進他懷裡,用襯衫包裹住自己。

「讓我在這裡待一下。」

和泉守兼定卻是毫不留情地把他從懷裡拽出來,「這種表情藏起來做什麼,倒是讓我看看啊國廣。」

摀住臉,堀川國廣推開和泉守兼定轉過身去,「我要逃跑。」

他淡淡地笑了聲。

堀川國廣隨即感受到貼在背後的胸膛,以及握住雙手的溫度,「不管你在哪裡,我都可以找到你的。」

 

聽見遠處傳來大和守安定的叫喊聲,和泉守兼定不慌不忙地拿回襯衫套好,從不知道哪兒的小路竄出去了,留下堀川國廣一個人拚命地往布幕裡塞。

「國廣?還好嗎,怎麼一個人躲這裡?」

大和守安定搭上他的肩想轉他過來,但堀川國廣卻僵硬得跟石頭一樣。

 

「安定…我需要冷靜一下。」

看他的樣子,就知道肯定又是被和泉守兼定調戲了。

知道暫時無法跟堀川國廣聊上,大和守安定說了待會好了看手機,就與加州清光一同離開了。

 

堀川國廣聽著司儀的臺詞,時間慢慢流逝,隨著典禮接近尾聲,他的心情也平復了下來。

「對了,安定好像說看手機來著。」

他翻出口袋的手機,解鎖的螢幕上大大方方地放著他與和泉守兼定的合照,就連桌面也是和泉守兼定,心中又湧起一絲波瀾。

甩了甩頭,堀川國廣迅速地點開郵件回覆。

 

接下來的無趣的時光緩慢地吞噬著青春,堀川國廣腦袋只想著等會要跟大家一同回家,這事讓他特別高興,畢竟只有開學才能跟其他人頻繁碰面,至於和泉守兼定…那要約便約吧!

 

放學的鐘聲一打響,堀川國廣就聽見門口傳來躁動。

「國廣。」

聽見熟悉的聲音,他急忙收拾起東西,抓著包就出了教室。

「兼先生怎麼這麼早!」

「他們倆也在,就說我早?」

「什…」

堀川國廣探出頭,這才注意到被和泉守兼定擋住的大和守安定及加州清光。

「都是兼先生你擋住了…!」

他惱羞地走下樓。

反觀和泉守兼定,情人不知所措的模樣奪得他的歡心,連同他的三個人隨著堀川國廣的腳步一路來到大門。

「你們總算來了。」

「長曾彌先生、蜂須賀,你們也要一起走嗎?」

「安定都約了,總不好意思拒絕…」

堀川國廣笑了兩聲,知道長曾彌虎徹只是不敢拒絕罷了。

一行人浩浩蕩蕩地漫遊在人行道上,堀川國廣與和泉守兼定默契地走在最後尾。

突然,和泉守兼定一掌揉上堀川國廣的頭,彎下身湊在他耳邊,「國廣,我們第一天就是在這裡遇到的呢。」

他用眼神示意了學校一旁的便利商店。

堀川國廣憶起,那時他們為了架上所剩唯一一個鮪魚口味的飯糰,眾目睽睽之下吵了起來,也是當天,堀川國廣人生第一次差點被記警告。

「兼先生簡直就是害蟲呢。」

和泉守兼定差點沒有摔倒,他看著堀川國廣無奈的面容,心想他也確實足夠包容自己了,除了愛人,還有誰能做到這地步?

 

和泉守兼定停下了腳步。

 

「兼先…」

「國廣,試著叫我一次名字看看。」

「唔…」

堀川國廣扭捏了好一陣子,前方的清光他們也因為注意到他們落後而站在原位。

眼看如此下去不行,他鼓起勇氣上前,「兼…定…」紅起臉的堀川國廣用手摀住臉,「兼先生不要鬧了!真是的,像個小孩子一樣!」

和泉守兼定抬起他的下巴,讓他們對上視線。

「你說不喜歡我就住手。」

「兼先生不能叫我否定兼先生!」

滿意地笑了笑,和泉守兼定用書包遮擋行人的視線,給對方短暫一吻,而後牽起他的手回到前面的隊伍。

 

「我們都看見了,你根本沒擋到我們這裡。」加州清光覺得和泉守兼定也真是無恥。

「故意的。」

「你簡直…」

「幼稚?國廣剛剛才罵我一次。」

忍住發飆的衝動,加州清光自動回到大和守安定旁邊。

 

堀川國廣靜靜地看著大家的身影,又看向身邊的和泉守兼定。

 

果然青春十分美好,他幸福地笑了笑。

 

-fin

=====


寫完之後我只想對自己說:woc這什麼取標題無能233333


评论(2)
热度(29)
  1. 人偶桑貓祭 转载了此文字

© 貓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