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黃/白緋/王姬/猿美/兼堀/黑研/佐櫻

QQ:1480958381

【兼堀】學園paro 日常(1)

*也許會有2,所以先標著

*主兼堀,安清有

 

堀川國廣是個認真的孩子,雖不是天才,但努力也足夠彌補這個不足了,這時的他,卻意外地在上課飄走了心思。

「廣…堀川國廣!」老師的聲音和砸中他頭的粉筆讓他注意到自己分心了。

「痛…老師,抱歉。」堀川國廣看向台上怒氣逼人,且有些上了年紀的老師,心懷愧疚地道了歉。

「到底在做什麼…現在年輕人煩惱可真多。」

堀川國廣聽了也嘆口氣,小聲地說「要是兼先生也跟我一樣在煩惱就好了…」

「堀川同學,你剛剛有說什麼嗎?」

「啊,不…什麼也沒有。」

說完,又是一陣嘆息。

 

說到分心的理由,堀川國廣下課趴在桌上,就想起昨夜他倆吵架的情景。

 

『那麼晚不睡你在幹嘛啊國廣,明天不是還要上課嗎?』和泉守兼定闖入還亮著燈的房間,就看見滿地的毛線跟堀川國廣藏在身後,尚未完成的圍巾。

『兼、兼先生!我不是說了進來之前要敲門的嗎!』堀川國廣為自己的教育感到挫折。

他們兩個因為從小認識,所以出來唸書時打算一起在外面租房子,父母們也說兩人分房租比較便宜,就答應了,替他們在學校附近找了間便宜又漂亮的,租了下來。

兩個人一起生活,和泉守兼定人個子大,卻做什麼都沒有堀川國廣優秀,很多事情都是他教他的,連做飯都得交給堀川國廣。

『你在織圍巾嗎?給誰啊?』忽略那句話,和泉守兼定又開口。

『這…不能說…』

和泉守兼定心裡醋勁翻騰,他也不懂那叫吃醋,衝著堀川國廣就是一句『有時間做圍巾,還不如早點睡覺,我的話就不想收那種櫃子裡早就有的東西。』

此話一出,堀川國廣也管不著自己的形象了,眼淚流得滿臉都是,胡亂吼著『什麼嘛!兼先生你什麼都不明白,心意才是重點…』然後用盡力氣把他推出房門,在房裡哭到睡了,半夜又爬起來悶著繼續做。

今天早上也只把便當和早餐放桌上,人就出門了,害得和泉守兼定差點遲到,一路碎唸堀川國廣的無情,最後在大家眾目睽睽之下入座。

 

到現在他還在課本上胡亂塗鴉著堀川國廣,每個還都打上個大叉叉。

「和泉守兼定,你真幼稚。」大和守安定從左邊的位子湊過來,一臉嫌棄。

「噗,吵架了?真不像堀川會做的事,你又嘴殘了?」加州清光也回頭酸了和泉守兼定。

和泉守兼定才奇怪身邊這兩個笑在一團的情侶,為什麼一口咬定是自己的錯。

「切,明明是他太莫名其妙了,大半夜在打圍巾,話說到一半又突然大哭。」

他稍微闡述了一下昨晚的情形。

 

「和泉守兼定…你個大爛人…」大和守安定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如果是我…就不會…嗯──嗯──」加州清光說到一半被大和守安定拖到一旁。

「不要告訴他堀川喜歡他!」大和守安定瞥了和泉守兼定一眼,對方露出疑惑的表情,他又把視線丟到加州清光身上,「聽好了,這種事情,必須當事人自己發現才有意義,不要亂講話,聽到沒,不然我就讓你…」他在脖子處用食指橫比了一字,加州清光吞了口口水,點了點頭,兩個人就回到座位上。

 

「所以他今天不來找你吃飯嗎?」大和守安定說。

「誰知道,不會吧。」和泉守兼定撐著頭。

吵那麼兇,堀川國廣人再好大概也不會過來吧。

「不會的話你今天就一個人吃吧,別打擾我跟清光。」

「蛤?」

和泉守兼定可沒想過自己會被推出去。

「平時有堀川應付你,我跟清光才有空檔擁有一下情侶的時光,現在你一個人,不把我們煩死,對吧?清光。」大和守安定拋了一個問句過去。

「就是說…而且我建議你最好在中午這段時間,好好想你的問題在哪。」加州清光看了看自己的指甲,「實情讓我的指甲油都掉漆了。」

和泉守兼定是不知道有沒有這麼誇張,不過看樣子今天中午要落單了。

 

十二點一到,和泉守兼定只好拎著便當,自己找個地方吃,他直覺地走到頂樓,風大得讓他想起現在是冬天。

他默默打開便當。

這菜色還是一樣豐盛,但今天吃起來特別沒有味道,也不知道怎麼了,一口、兩口他竟沒了食慾,就把便當放在一旁,看著雲開始自言自語。

「國廣,你生什麼氣呢?」

「什麼嘛,到底送哪個女生你好告訴我,我才能酸她一番…」

「說我不懂?心意什麼的,又不是給我為什麼不能說我不要。」

和泉守兼定倏地坐起。

這不聽起來都是自己在為了圍巾不是給他而不高興嗎?!

「難道…我真那麼在意國廣?這叫什麼…安定跟清光那種嗎?…戀愛來著?」

和泉守兼定激動地扒完午餐,如果是這樣,堀川國廣因為自己說了那種話哭,莫非…

 

他是要給自己?!

 

突然理解很多事的和泉守兼定收好便當的空盒,一路衝回教室。

「謝謝!」

他對大和守安定和加州清光這麼說。

「想通了?」大和守安定問。

「嗯。」

「那可好,今天再一起四個人回家,不要讓我們失望了。」加州清光拍了拍和泉守兼定的手臂。

「歐,忘了說剛剛堀川有來。」他補上一句,又繼續跟大和守安定有說有笑。

和泉守兼定聳聳肩,反正他會在門口堵他,有什麼事不說完他絕不會放堀川國廣走的。

 

 

「再見了,堀川君~」

「掰掰~」

放學的教室少不了道別的聲音,卻大部分都是跟堀川國廣說的,班上的女生多半是看他廚藝家事做得好,功課也好,做什麼都認真,所以想追他,特意靠近他想刷好感,不過堀川國廣卻沒對誰特別好,所以還沒有人來告白,只有打招呼的人緩慢地增加。

不過這也沒辦法,畢竟他心裡也就和泉守兼定一人,只是那人似乎不想睬理自己。

他笑笑地道別完,抓起書包就往校門口去。

 

和泉守兼定的身高跟長相讓人很難忽略,堀川國廣一眼就看見他站在那裡,不過他沒有過去的打算。

「國廣。」

沒想到和泉守兼定會自己送上門,堀川國廣愣了一下。

「呃…你做的圍巾是要給我嗎?」一時想不起剛才在門口練的臺詞,和泉守兼定只擠出這句。

「…。」堀川國廣默默地看著他,從書包拿出一個紙袋,「沒有人要的東西,還管給誰呢?」

看他就要往地上砸,和泉守兼定連忙阻止,「等等等等等」,他抓住堀川國廣的手,「告訴我是不是給我的。」

堀川國廣看來也是嫌他一直問煩了,憤怒地說了「對啦對啦,就是要給兼先生,只是還沒送出去他就說他不要衣櫃有的,這樣你滿意了嗎?」

和泉守兼定抓了抓頭,沒想到堀川國廣把自己臺詞記得如此清楚,他真是覺得有些愧疚。

「那…替我圍上?」和泉守兼定問。

「兼先生不要就別勉強了。」堀川國廣抽回他的手,生氣地轉過身。

「我怕你不是給我的,所以才那樣說,我是…喜歡你的,你可能不知道…」後面的句子聲音很小,堀川國廣也沒聽清楚。

「兼先生你說什麼呢?我聽不見…」

「我說我喜歡你!怕你圍巾不是要給我的,所以才說那種話!」和泉守兼定的聲音大得大家都注目了過來,大和守安定跟加州清光更是笑倒在牆邊,豪不客氣。

「看、看啥哪!沒看過人告白啊!」和泉守兼定揮了揮手把大家趕走。

「噗。」

「…。」和泉守兼定這時只想鑽個洞藏起來。

「兼先生,我很高興喔,能在大家面前被告白,我一點也不覺得丟臉,只覺得滿滿的幸福呢!」堀川國廣把圍巾拿出,溫柔地圍在和泉守兼定的脖子上,「冬天了,記得好好保暖。」

和泉守兼定看著堀川國廣紅著臉的模樣,就忍不住直盯著他看。

真可愛,他想。

「兼先生,可以蹲下一點嗎?」

突然聽見眼前人的請求,和泉守兼定也沒想太多就照做了,瞬間自己的嘴唇就多了一股溫度。

堀川國廣吻了他,輕柔地吸 吮著他的下唇,最後咬了一口便放開了。

「兼先生…這是接吻,我教你了,下次…也對我做吧…」

和泉守兼定「啊──」了一聲,說,「現在就想這麼做了。」

於是抓起堀川國廣就是一陣猛攻,兩個人開心地都忘了時間。

「我說,走不走啊?」加州清光忍不住打斷這個粉紅氛圍。

「啊…抱歉,清光、安定,走吧、走吧。」堀川國廣不好意思地說。

「嗯…回家再親也可以。」

「你還有很多不知道的勒,童貞,只是接吻不要得意起來啊。」大和守安定嘲笑地說。

「童貞是什麼意思,國廣。」和泉守兼定看著身邊的人,換來的卻是三個人的笑聲。

「可惡我自己查啦!」

 

-fin

评论
热度(25)

© 貓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