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黃/白緋/王姬/猿美/兼堀/黑研/佐櫻

QQ:1480958381

【青黃】那之後

*男友拳什麼不慶祝一下怎麼可以

*劇情已定,剩下的就是腦洞了

 

聚光燈之下,歡呼聲驟起,海常的勝利大家都看在眼裡,但黃瀨的痛苦卻只有寥寥幾人知曉。

 

「嘖,五月,妳先回去。」

「阿大,你要去哪裡!」

穿著羽絨衣的身影沒有停下腳步,就這樣消失在陰影中。

「不要惹麻煩就好了。」桃井擔憂地說。

 

急促的腳步聲配上氣急敗壞的心情,青峰怎麼樣也吞不下那口氣。

黃瀨至今的努力他都看在眼裡,為了籃球,那個蠢貨捨棄了可以清閒的時間,為了能跟他打上一場,甚至不顧腳的傷勢,死也要練習。

 

他的成長確實讓他驚訝。

 

可是那個灰崎祥吾…

「媽的。」

握緊了拳頭,青峰大剌剌地闖入海常的休息室。

 

巨響讓裡頭的人都停下了動作。

「找黃瀨嗎?」笠松問。

「啊…嗯。」知道自己態度欠佳的青峰搔了搔頭。

「那傢伙剛剛出去了,說要去找冰塊來著」笠松揮了揮手跟要離開的隊友道別,又看向青峰,「還要我轉告你別惹事。」

背上包,笠松也準備離開,「你放心,黃瀨那傷勢走不遠的。」

 

與笠松道過別,青峰臉色一沉。

「說別惹事,可這我忍不下。」

 

「唷!小青峰!」

不遠處傳來黃瀨的聲音,他瞬間收起想作惡的表情。

「你還真愜意。」青峰看他一跛一跛地走來,嘴上調侃著,其實心裡滿是不捨。

「什麼愜意,我可是花了半小時…欸、幹嘛!」

「讓你移動得快點,讓你這樣走我什麼時候能找灰崎祥吾。」

黃瀨頓時沒了聲音,手裡的冰塊握得緊緊的,腳的疼痛一直刺激著全身的感官,好像要逼他流出淚來。

「…我知道你不想我惹事,可就這次,我不能不去,後果我自己負責。」青峰咬牙切齒地說,「糟蹋你努力的人,不讓他吃我一拳我會睡不著覺。」

黃瀨始終沉默著。

不想讓青峰為了自己的事冒險。

「你傻子啊,乖乖給他踩一腳你也高興,我不被發現就行了吧,他能逃過裁判的眼睛,我就能暗地裡揍爆他。」

青峰將黃瀨放在椅子上,順手奪去他手裡的冰塊,輕輕地隔著毛巾覆在紅腫的地方,「相信我。」

 

最後一句落下,休息室的時間像是凝結了一般,停滯了很久,黃瀨胡亂揉了自己的眼睛,濕潤的觸感從掌心傳來,他真的不希望青峰打架,但--

 

「我相信你。」他這麼說。

 

黃瀨並不是那麼容易服輸的人,可以的話他很想自己去揍灰崎一拳,可現在的他辦不到,他只能把自己的不服以及受屈辱的怒火全部交給青峰去發洩。

 

「我相信你,我會在這裡等你。」他又一次地說。

 

*

 

時鐘滴答地獨奏了很久,黃瀨拿下腳上融了一半的冰塊。

「球場上的二十分鐘跟小青峰離開的二十分鐘,怎麼差這麼多…」

他半躺在長椅上,儘管是休息室,傍晚的空氣也顯得寒冷起來。

 

黃瀨一個人思考著。

 

一直以來自己都努力地模仿別人,從普通的招式一直到奇蹟世代。

他從來不覺得自己強,因為他的力量都來自於別人,灰崎會認為他是最好奪去位子的人選這件事,他一點也沒有怨言。

縱然自己是這麼悲觀,還是有一股力量讓他繼續走在這條路上。

 

青峰大輝。

 

「黃瀨!」

休息室的門碰地一聲撞擊在牆上。

「小青峰你太大力了啦。」黃瀨緩慢地爬起。

「久等了,」青峰褪去身上的羽絨衣,將其披在黃瀨的身上,「有點冷了。」

 

被打斷的思緒還在腦中流竄。

 

「想什麼。」

額頭被狠狠彈了一下,黃瀨小反擊地撞了回去。

「想我到底為什麼硬要打籃球。」

 

聽到話的青峰一秒笑了出來,「你打籃球不就是為了追我嗎?」

「才不是!一開始才不是呢!」黃瀨大聲地反駁。

「一開始不是所以現在是了。」

他蹲下與黃瀨平視,「我是笨點,你啊,我只覺得你更笨,弱又怎樣?靠別人又怎樣?」青峰好似能看透他在煩惱什麼,「打籃球就是高興就好。跟你的比賽結束之後,我才想起來為什麼以前晚了也要等你找我one on one,因為高興,跟你打球就是高興,懂嗎?就這麼簡單。」

 

黃瀨點了點頭,心裡舒暢多了,只要能一直跟青峰在一起,一起打球,是強是弱都不重要。

 

「可以走了沒?老子我剛揍完灰崎、搞完一隻自卑的小狗,想回去討點甜頭了。」他看著黃瀨,「可沒人說腳受傷就不用來一發啊,我沒那麼仁慈。」

「小青峰霸道。」黃瀨這麼說。

「繼續,我知道這是誇獎。」青峰吻上黃瀨的耳環,舔了一口,順勢抱起他,「改兩發好了。」

「我爬不起來就要你自己跟經紀人解釋。」黃瀨吐了舌頭。

「少嚇唬我,不可能明天就要工作的吧?要不我就直接告訴他黃瀨涼太被我幹 死在床上好了。」

青峰得意的笑容又引來黃瀨的怒罵。

 

雖然聚在一起就在鬥嘴,但不可否認的,這就是屬於他們的幸福。

 

-End

评论
热度(24)

© 貓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