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黃/白緋/王姬/猿美/兼堀/黑研/佐櫻

QQ:1480958381

【真御】狂熱的郵件(下)

紅色的、夢想,握在手裡的時候炙熱地令人感到幸福。

 

 

「真由。」野崎緊扒著相機不放。

「哥哥,」真由看著他,非常冷靜,「三次元的麻美子沒有鈴木。」

野崎瞪大眼睛,「你的意思是,你願意當麻美子的鈴木,是嗎?」

 

「是。」真由一邊拿起相機一邊把照片傳入手機。

 

野崎在一旁落下了淚。

 

野崎同學一下子就被說服了,那麼那個時候的堅持到底是什麼,還有就算要搶相機你也搶不贏真由的吧。

佐倉習慣性地吐槽。

 

「為了慶祝麻美子找到鈴木,我們就來喝茶吧。」野崎興高采烈地沖起了熱茶。

 

老人嗎。

一旁的真由與佐倉同時冒出這個想法,卻也都捨不得澆熄他的熱情。

「來,請用。」

能喝到野崎泡的茶,佐倉的興奮自然不在話下,然而真由卻還有擔心的事。

 

「哥哥。」

「嗯?」聲音被茶杯悶得有些模糊。

「可以的話先不要讓實琴哥知道。」真由的神情看上去像害怕被發現做錯事的孩子。

「不能?可你說當麻美子的鈴木,為什麼不行。」

野崎怎麼也覺得奇怪。

 

「實琴哥不一定能馬上接受這個事實。」

真由淡淡地說,不知道野崎有沒有聽進去也來不及確認,床上就有了動靜。

 

「唔…」睜開眼的那一瞬間,御子柴覺得分外熟悉。

「喔!小御子你起來啦!」佐倉啜著茶。

 

知道事情的三個人圍著桌子,很有默契的什麼都沒提。

 

「你們…」

「我們什麼都不知道。」

可一秒就就破了功。

 

…。

野崎同學你…。

佐倉一口茶快要噴出來,這反應也太過明顯。

 

「啊?」御子柴臉上滿是疑問,「野崎你也沒睡飽嗎,床讓給你吧?」

 

還好是個笨蛋!

大家同時鬆了一口氣。

 

「啊哈哈哈…小御子你也來喝茶吧。」佐倉撞了一下野崎,示意他去倒茶。

「怎麼?要讓他一起慶祝麻美子找到鈴木嗎。」

 

這怎麼破,根本來不及阻止啊!野崎同學根本定時炸彈!!!

佐倉慌張地想找什麼來搪塞過去。

 

一旁知道藏不住了的真由默默按下發送鍵,御子柴的手機馬上發出收到郵件的聲音。

佐倉訝異地看向真由。

無所謂了,他用唇語告訴佐倉,即使內心滿懷不安。

 

「嗯?真油真油嗎?」御子柴趴過去從包包勾出手機,「嗯…嗯…嗯?!!!」

他吃驚地看著真由,接著又轉了個表情,順手撥了一下頭髮,「哼,是嗎,看來連男人都無法不為我著迷啊。」

 

御子柴後方的花瓣飄得激烈,但佐倉這區卻是無盡的沉默。

她真想把他抓起來摔一摔,現在是說這種事情的時候嗎!

 

發現沒有人理他,御子柴臉紅地咳了兩聲,「所、所以我一直在跟真由你傳郵件是嗎。」

「是。」

「那…」他稍微靠近了真由一些,「你剛剛郵件裡打的都是真的?」

「是真的。」

御子柴盤腿叉手坐回位子閉上了眼。

 

真由喜歡我,是真的,那我對真由又是什麼感覺?

他反問自己。

自己喜歡真由?還是真油真油?

 

想起平時的郵件,雖然都是些小事,但都是真由發生的事,即使以為那是真油真油,是個女孩子,但換成男孩子他卻一點也不反感。

 

「我可以…擅自覺得真由你傳的郵件是你在跟我分享每一天嗎?」御子柴膽怯地問。

他點了點頭。

「你不是為了看手辦才喜歡我的吧?」

「不是。」

 

「那最後一個問題,」御子柴又靠到真由耳邊,「你喜歡的是麻美子還是我?」

只見真由將御子柴攬進懷中,「我喜歡的是實琴哥。」

快要碰到耳垂的唇熱得發燙,隔著空氣也知道現在兩人體溫有多高。

「哇啊…」佐倉羞得把臉藏到雙手後面,只露出一隻眼睛。

「歐歐。」野崎偷偷拿出相機。

 

喂、野崎同學!!!

她恨不得現在砸爛那台相機,這麼好的氣氛啊啊啊!

 

「哥哥、」

以為又要被阻止的野崎迅速往背後藏。

「讓你光明正大拍,就這麼一次。」

說完真由抬起御子柴的下巴,一口咬上紅潤的唇。

 

慶祝我們在一起。

真由在心裡偷偷念著。

 

 

「野崎同學,真由人真好呢。」佐倉無奈地看著他捕捉畫面。

「就是說啊,不愧是我弟弟,啊、真由,換個姿勢。」

 

隨後真由放開了御子柴,往鏡頭靠近。

 

野崎同學你還不知道自己是被施捨畫面的嗎…。

佐倉看著野崎被壓制在地上求饒,雖然有點心痛但是這都是他自己造成的。

 

她撿起掉落在一旁的相機,「來拍拍野崎同學好了。」

 

於是她拍了張野崎兄弟的鬥爭。

 

-End

评论
热度(2)

© 貓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