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黃/白緋/王姬/猿美/兼堀/黑研/佐櫻

QQ:1480958381

【unlight】電車上……【王子姬】

想要來個輔(腐)導教學嗎?先上電車再說。




設定:兩個人是大學生的現代paro


雷自避




窗外的天空像玻璃珠一樣晶瑩剔透,好似要滴出藍色的水一般,而教室內卻是無盡的慘淡。


「不要--」拿著考卷懊惱地用腦袋槌了一下桌子,A轉身揮了考卷吹坐在自己後面的古魯瓦爾多一陣風。


不過似乎是睡著了,他一點反應都沒有,安穩的呼吸聲持續著,A只好轉而騷擾前方的…


「…。」沉重的氛圍從前方傳來,A識相地將手縮回桌上。


基本上因為老師的厚愛,大家的平時成績都不是很好看,這次又愛屋及烏,把期中考也一起提升難度,所以聽說全班只有3個人及格。


布列依斯深深知道這次不及格,就代表期末考沒80以上就等著被當…


他第一次看到地獄就在自己眼前,好像有人拿鑰匙叫他開門一樣。


布列依斯深深地嘆了口氣。


「欸…」


「我可以教你喔。」


原本想叫A幫他叫古魯瓦爾多,沒想到這傢伙自己醒了。


「…你他媽及格了對不對。」


布列依斯沒有回頭,他不知道古魯瓦爾多到底哪裡來的智商可以這樣睡。


「這很簡單,」他湊近到布列依斯耳邊,「放學來我家,我可以幫你輔導。」


自信的聲音隨著氣流竄入耳中,布列依斯捏緊了考卷,事到如今也只能靠這傢伙了。


「好吧。」


班上的人已經習慣看兩人如此親密,即使不知道談話內容,卻大概也能猜出兩人關係匪淺。


「放學記得叫我。」


丟下這麼一句,古魯瓦爾多不負責任地又回去睡了。


布列依斯無視了身邊嘈雜、有羨慕有忌妒的聲音,打開筆記本。


【真那麼羨慕你們就先跟他單獨在家試試!】


在上頭忿忿地寫下這句,他埋首開始唸書。




感受到椅子大力地震動了一下,差點與地板親密接觸的古魯瓦爾多從睡夢中驚醒。


「你還是一樣毫不留情。」


「會留情的就是不了解你。」


布列依斯拎著包包便出了教室,後方傳來有些急促的腳步聲。


兩人一前一後往車站走去,看上去不像是一起行動,卻同時在列車的黃線處停了下來,並排站著。


「你知道讓我輔導要代價吧。」


感覺像是不經意地提起,古魯瓦爾多說。


「知道。」


布列依斯自然了解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這個道理。


他們有一撘沒一撘地說著話,直到聽見電車進站的聲音。


「去裡面點的位子。」


被抓起的手有點疼,但布列依斯沒有時間反抗。


「古魯瓦爾多,你不會現在就要我給代價吧。」


兩個人的距離被擁擠的人潮壓縮得不到一公分,車廂裡充滿了各種噪音卻阻擋不了他們對話。


「給一點就好,其他的等進度結束再叫你一、次、還、清。」


古魯瓦爾多的聲音有些遙遠,或許是電車的空間太過狹小,導致呼吸有些困難。


「要怎樣就把握時間,你家離學校不遠吧。」


布列依斯記得從學校到古魯瓦爾多家只需要5站的距離,他倒是好奇這麼短暫的時間他想做些什麼。


「我就恭敬不如從命。」


古魯瓦爾多用身高的優勢將布列依斯壓在門上,一隻手悄悄地往他下面去。


「在電車上想幹什麼啊你。」


布列依斯緊張地扣住那隻不安分的手。


「好好感受著就對了。」


古魯瓦爾多隔著布料摩擦著布列依斯的分身,因為電車啟動與煞車造成的不穩力道讓他全身灼熱起來。


「這只是前戲而已,你不要反應過度,到時候累的可是你自己。」


古魯瓦爾多說得輕鬆,可布列依斯的身體卻仍然不聽使喚地反應著,他感覺到褲子裡頭已經有點濕,緊繃的感覺讓他知道現在的狀況有多糟,於是他彆扭地夾緊雙腿。


「知道了知道了,公主殿下你可真難伺候。」


古魯瓦爾多見電車的廣播已經喊到自己家的站名,索性拉著布列依斯又是一陣狂奔。


「這次又要去哪…」


還來不及問完,布列依斯就被拖入男廁的隔間好好被"疼惜"了一番。


「到底是專門來要代價還是要輔導…」


布列依斯覺得半條命已經死在廁所裡。


「都是,別忘了輔導結束之後還有啊,剩下的半條命可要好好撐著。」


心裡嘖了幾聲,布列依斯只得忍住毆打眼前人的衝動。


到底為什麼讓他有機會光明正大地侵犯我,神你倒是給我解釋。


他咒罵著。


用疲憊的身子默默地跟上前方歡愉的腳步,為了作業他必須忍耐,布列依斯說服自己。


-End


评论
热度(2)

© 貓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