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黃/白緋/王姬/猿美/兼堀/黑研/佐櫻

QQ:1480958381

【unlight】cp題【王子姬】

*最後的最後、擦肩而過、為時已晚
*雷自避

死前,兩個人總是在平行的時間線上奔跑,不停地擦肩而過;死後,兩個人則是在同一條線上奮鬥。



「古魯瓦爾多,今天是第幾天進連隊了?」布列依斯問著,每天緊湊的訓練已經讓他昏頭轉向。
「15。教官說明天要分隊。」小小休息片刻的兩人,談著未來的話題。
「已經到了這種時候了嗎。」布列依斯之所以和古魯瓦爾多感情好是因為住在同一間房,不過這之後就會分開了吧,他想。
「我們...」
「我們不可能在同一個中隊的。」布列依斯打斷古魯瓦爾多的話,「我們之間有著決定性的差距,以及性質的不同...」

「我不要。」

眼神沒有離開過凝視的地方,古魯瓦爾多這麼說。
此時此刻的布列依斯覺得心裡突然焦躁起來,必須面對現實,現實是冰冷的,是殘酷的。
「我不要。」
古魯瓦爾多又說了一次。
「別任性了!不想接受的不是只有你一個人!」站起身,布列依斯對著他大吼,眼淚不知道為什麼奪眶而出,不知道為了什麼感到氣憤。

或許只是想阻止他繼續占據他的心房而已。

知道失態的布列依斯將眼淚擦乾,快步離開了單獨相處的空間。
「布列依斯...」

隔天,分發中隊的名單張貼了出來。

他在F,布列依斯在Z。
他一點也不為自己擔心,但是他擔心布列依斯。

Z中隊是什麼樣的中隊?

因為太後面的關係導致古魯瓦爾多毫無頭緒。

「古魯瓦爾多,這邊。」熟悉又陌生的聲音叫喚著名字,是常常帶上他們的伯恩哈德。
他默默地看向室友遙遠的背影。

或許昨天是最後一次,可以如此靠近的看著布列依斯也說不定。

「我想自己一個人一間。」
突然這麼說的古魯瓦爾多讓伯恩有點困擾,雖說他平時在大家眼裡就顯得沉默寡言,但真正碰上才發覺比想像中更加...有想法。

「幹嘛那麼孤僻阿!喂!」
古魯瓦爾多不想聽其他人多說什麼,逕自走向隊伍中。
罷了,只要同房的不要是這個聒噪的傢伙就好,他暗自祈禱。



下一次見面兩個人都已經習慣連隊的生活了。
分隊之後古魯瓦爾多被獲准一個人住一間房間,多半是弗雷不想惹上麻煩;另一方面布列依斯則是看起來過的還不錯。

「你好像很能接受那裡嘛?」古魯瓦爾多聽上去有些調侃,誰知道他其實忌妒那裡的人忌妒得很。
「我看你也挺拼命的,在那裡跟大家一起打架很愉快吧?」布列依斯回以一句,誰知道他其實好幾次都覺得不甘心。

誰知道,其實他們兩個都在任務與任務的空檔,半夜偷偷跑到外面,只為了想賭那渺小相遇的機率。

「你變了。」布列依斯對古魯瓦爾多說。
「我沒有變,是你變了。」
兩個人之間的殺氣越來越明顯,一旁的人正想著要不要把他們拉開。

「古魯瓦爾多,我沒有變...」
布列依斯感絕到一陣碰撞,胸前的布料被揪起。
「我說,變的是你,到了不同地方就和不同人混熟了,不是嗎?」
「放手,我沒有你說的惡劣。」布列依斯揮開古魯瓦爾多的手,「你憑什麼說得頭頭是道?」

生氣地離開現場,布列依斯的眼角落下了一滴淚。

古魯瓦爾多默默地坐在房間裡。
他回想自己看見布列依斯說出的第一句話,他開始感到懊悔。
想說的話很多,我很想你、我想見你、在那裡有沒有被欺負、任務順不順利──

有沒有想我。

但為什麼脫口而出的卻是他最不想說出的那句。
他知道布列依斯對任何事都認真,何況是他所說的話。
所以他被激怒,所以他變得無法冷靜,所以他們之間有了距離。

布列依斯則是埋在棉被裡痛哭失聲。
久違的相見竟變成衝突,這讓他百思不得其解。
他無法理解為什麼古魯瓦爾多第一句話是那個,也無法原諒自己回應的是同樣語氣的句子。

多想告訴他他根本無法習慣到了那裡的每一天。

但一切都為時已晚。



再下一次相見,他們已成為敵人。

「你退步了。」布列依斯伸手拉起古魯瓦爾多,雖然只有月光當作照明,但足以看見對方的位置。

頭髮留長了...
古魯瓦爾多看得入迷,但他知道現在不是在意這種事情的時候。

「今天不是來殺你的。」布列依斯這麼說,抿起的嘴看來還想說點什麼,但卻沒有下文。
「死了也無所謂,活著也無所謂,我沒有什麼好失去的。」

對現在的他來說,唯一失去的就是他。

「可以的話真不想用這種方式見面。」
古魯瓦爾多又喃喃說了一句,但布列依斯並沒有聽見。
「活下去,不要說蠢話。」丟下這句,布列依斯與同事離開了。
自那之後,兩個人就像平行線一般,不再相交。



「總覺得好像,經歷了很多事。」
布列依斯與古魯瓦爾多兩人坐在草地上,沐浴在夕陽下讓他們感到前所未有的溫暖。
「你知道嗎,在Z中隊的時候,我是一個人一間房間、沒事的時候就會想出去碰碰你,雖然都沒有成功遇到、在連隊分開之後第一次見面想說的是,我一點也不習慣分開之後的每一天。」布列依斯滔滔地說了很多。
「你知道嗎,我做的、想的,都跟你一樣。」古魯瓦爾多與他望著同樣的天空,嘴裡說著一樣屬於以前的事。
「從生到死,我們到底錯過幾次?」布列依斯感到哭笑不得。
「無數次吧。」古魯瓦爾多說。
但他並不後悔生前擦身而過得如此頻繁。
「那還真是悲慘。」
「我倒覺得是因為錯過了,才讓我們有機會相遇的。」古魯瓦爾多讓布列依斯靠在自己懷裡,「所以,經過這麼多次的失誤,你有話想跟我說嗎?」
「我才要問你吧。」布列依斯撇開了頭,卻將身體又挪向古魯瓦爾多。
沉默霸占了一點時光。

「我愛你。」

幾乎是同時開口,兩個人對望了一眼,布列依斯臉紅地躲開視線,古魯瓦爾多則是輕輕笑了幾聲。

「那麼最後的最後──」

牽起情人的手,王子與公主真正的愛情故事,現在才要開始。

-End

评论
热度(1)

© 貓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