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黃/白緋/王姬/猿美/兼堀/黑研/佐櫻

QQ:1480958381

【unlight】童言童語【王子姬】

在這裡,我們為彼此貢獻愛。

無光幼稚園。

一大早就有許多小孩被父母送到這裡,大部分是沒有時間照顧,不過古魯瓦爾多是被媽媽"丟"在這裡。

對她來說,古魯瓦爾多是個不需要的存在。

「好了快點進去,我還要回家照顧你哥哥。」

把古魯瓦爾多推進去,瑪爾菈拍了拍手,像是丟下一個沉重的包袱似地離開了。

一開始古魯瓦爾多還會為此哭泣,不過久了,他自然也知道那是母親選擇的偏心。

無論是什麼,永遠都少他一份,只有來幼稚園只算他一份。

但他倒也不反抗,因為在幼稚園的時間對他來說比待在家裡更加開心。

他緩緩走進教室,雖說是無光幼稚園,但他知道,真正的光就在這裡,至少對他是如此,那道光像是天使一般地閃耀著,溫柔的笑容使古魯瓦爾多每每捨不得離開這裡。

他要的簡單的愛就只有在這裡才有,只有那個人願意給他。

「早安,古魯瓦爾多,今天也是媽媽帶你來嗎?」負責這個班級的老師,布列依斯,將他帶到座位上把書包卸下。

「嗯,但是我不想要她陪我來,我可以自己來。」

古魯瓦爾多最近常常說出這種話,讓布列依斯有些苦惱,他不希望古魯瓦爾多成為問題兒童。

「中午陪我聊聊天,好嗎? 」紫羅蘭色的眼眸透露著溫柔。

「好漂亮。」古魯瓦爾多小聲地說。

「你說了什麼嗎?」

「我、我說好。」他急忙掩飾。

「是嗎,真是乖孩子。」拍了拍古魯瓦爾多的頭,布列依斯又去照顧其他小孩。

他趴在桌上,冰冷的觸感讓他越發覺得孤獨。古魯瓦爾多的嘴角不曾真正地上揚,最多只能到冷笑,他不能理解其他人開心的理由何在,牽動嘴角的肌肉像是癱瘓一樣。

他輕輕敲著只有他一個人坐的桌子。

今天他想做點什麼來緩解這種寂寞感。

「要我陪你上課?可是老師還有事情要忙耶。」布列依斯一邊收拾東西一邊說。

「半小時...十分鐘也好。」古魯瓦爾多低著頭,拉上布列依斯衣角的手逐漸收緊。

布列依斯把手覆蓋在那隻握得顫抖的小手上,「知道了,我會陪你上課。」

雖然還不知道是什麼原因讓他變得不愛跟別人說話,個性、想法變得扭曲,討厭家人,但他知道他現在需要他。

他牽著古魯瓦爾多進了教室,兩個人坐在一張桌子前。

「你啊,一直都是一個人呢,是小孩就應該懂得撒嬌啊。」

「不需要,我只知道,如果我不能習慣自己一個人,我就會死在原地。」

布列依斯露出了悲傷的神情,一個幼稚園的孩子,嘴裡念著的是連大人都難以拼湊出的字句,用文字疊成的孤獨與絕望讓他想起了什麼不好的回憶。

「老師,為什麼哭,我做錯事了嗎?」古魯瓦爾多歪著頭問,果然還是太過天真無邪。

「不是,只是想起了事情,中午我們再來聊吧,嗯?」迅速擦乾了眼淚,布列依斯告訴古魯瓦爾多要乖乖上課,便逕自忙去了。

古魯瓦爾多幼小的心靈感受到了一股痛楚。

是布列依斯的眼淚在他的心上劃了一刀。

為了什麼而哭泣呢?

尚未發育完全的腦袋這樣思索著。

中午一到,布列依斯便領著古魯瓦爾多到被樹蔭遮著的長椅上坐下。

想著要從哪裡開始的他首先看見了眼前孩子便當的菜色。

白飯、酸梅、和幾片零星的海苔。

布列依斯伸手阻止了正要食用的古魯瓦爾多,「我問你,你平常就吃這樣嗎?」

點了點頭,古魯瓦爾多滿臉的疑惑,他早已經習以為常。

「告訴我,不想跟你媽媽一起的原因,跟這個是不是有關係?」

古魯瓦爾多看著他很久很久。

「...媽媽不喜歡我。」

稚嫩的聲音帶著一點沙啞。

挖著這個結痂的傷口,古魯瓦爾多覺得很痛。

「哥哥對他來說就是一切,他沒有打算把愛分給我。」

布列依斯靜靜地聽著他述說。

這個孩子擁有的愛太少太少,相反地,他給妹妹的愛太多太多。

「老師,我不想再說我們家的事了,我想聽你的事。」

突如其來的聲音打斷了他的思緒,鮮血般紅的眼睛直勾勾地盯著布列依斯。

他深吸了一口氣。

「老師有個妹妹,是個很可愛卻體弱多病的妹妹。」布列依斯閉上眼睛,試著回憶妹妹的聲音和外貌,「我非常地疼愛她,因為家裡就只有我們兩個人,她也是一樣,處處替我著想。」

布列依斯又一次地在孩子面前落淚了。

他知道為人師表,不應該將柔弱的一面表現出來,但此時此刻,他也在一點一點的撕開那個令他隱隱作痛的疤痕。

「但是敵不過病魔的她還是走了...我為了逃避這件事情,找了這份工作,設法榨乾自己的時間,我認為這就是解決的辦法。但事實證明我錯了,因為你的出現。」

古魯瓦爾多慢慢吸收著布列依斯的句子。

「我在你身上看到了孤單,看到了現在的我。沒有人能去愛,也沒有人給予愛。」

布列依斯感覺到有人輕撫著他的頭。

「老師,不要哭。我沒有關係,因為我有老師的愛。」古魯瓦爾多很溫暖,就像是冬天手裡握著的熱咖啡。

「老師給了我愛,我沒有媽媽也無所謂,我不回家也無所謂,我只要跟老師在一起我就滿足了。我要把我的愛都給老師,這樣我們就不孤單了,因為我們互相愛著,對嗎?」

欣慰的笑容在臉上綻開,布列依斯抱緊了古魯瓦爾多,雖然說是想開導這孩子,但是真正被拯救的卻是自己。

「是啊,你說的是呢,不過還是要回家,沒有媽媽也無所謂這種事也不可以再說了。」

「可是...」

「這樣的話,才有資格接受老師的愛。」

古魯瓦爾多點了點頭。

如果被媽媽憎恨是為了得到老師的愛,他願意接受。

如果妹妹的死亡是希望他能多愛一點人,他願意放下。

「那好,快來吃午餐吧,我的菜分你一點。」

「好。」

-End

评论
热度(5)

© 貓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