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黃/白緋/王姬/猿美/兼堀/黑研/佐櫻

QQ:1480958381

【青黃】唯一的顏色

*微虐慎入

冬天的第一場雪在黃瀨結束工作之後迎來。
“是這個季節了啊…這麼說來今天是聖誕節啊。”
嘴裡吐出的白霧和雪和在空氣裡,黃瀨伸手拉緊圍巾。
“喂,今天這麼早?”
事務所裡的前輩從背後丟來詢問。
但黃瀨並沒有回答,像是在想什麼似地,兩隻眼睛沒有交集地轉動著。
“黃…”
突如其來的手機鈴聲打斷了叫喚。
“喂?啊,嗯,一起去吧,自那之後向來都如此不是嗎。”
異常柔和的聲音混著悲傷,他能夠感受到黃瀨的氛圍黯淡了下來。

“啊,前輩,找我?”發現站在一旁的人,黃瀨又重新擺出專業的虛假笑容。
“呃,不、沒什麼,只是覺得你今天很早啊。”
“必需的啊,今天是特別的日子嘛。”
聽起來普通的一句話,配上黃瀨凍紅了的鼻子和悶在圍巾的語氣,倒是添上了一股神秘和惋惜。
“時間不早了,還有人等著我呢,那先走一步啦。”揮揮手,黃瀨向車站走去。

望向黃瀨離去的方向,他低頭看了手機。
12/25。
“是嗎,難道是急著跟女朋友會面?但那個憂傷的語氣又是…”
想不透的前輩聳肩離開。

沒錯,特別的日子。

黃瀨抱著方才上車前在附近花店買的向日葵想得出神。

那一天的報導,所有吻合的事物全都在他的心上隨意割劃著。
特徵、隨身物、籃球、名字…

一樣、一樣、一樣、一刀、一刀、一刀。

他感覺到血淹過了胸口,最後連心臟也厭倦跳動。
曾經埋怨過為什麼非他不可,明明是如此令人悸動的聖誕節,為什麼他非得接受這個噩耗。
但是後來黃瀨發現這一切都沒什麼意義,因為不管如何,逝去的人都不會再回來了。

聽見電車廣播著站名,黃瀨回過神,慌慌張張地跑下車,桃井已經在外面等著。
“好快喔小桃井。”黃瀨對著在他身邊嬌小許多的女性說,沒想到換來的是一陣哭泣。
“只是站在小黃旁邊…就覺得好想阿大喔……因為你們兩個身高差不多所以……那種感覺…就好像阿大站在我旁邊一樣……”粉色長髮的女孩低下頭努力擦著臉。
“小青峰會生氣的吧,我把妳弄哭了。”黃瀨拿出面紙溫柔地幫桃井擦拭淚水,職業病讓他仍然掛著笑容,“說到想念,大家都一樣的對吧?”
“小黃、不要再笑了,拜託你……”終於壓抑不住內心的激動,桃井有點大聲地這麼說。

明明很痛苦的不是嗎?

“啊啊,是呢…那我們走吧。”收起笑容重新抱好那束向日葵,黃瀨走在桃井前面。

不久後他們來到了埋葬青峰的地方,幽靜、明亮。
【死了之後,還是會想看到像你一樣的顏色啊。】
與青峰平時的談話有時候也會轉到正經的地方,黃瀨記得這句話,是兩個人說到白頭偕老的時候提起的。
“真是一個令人操心的傢伙啊,可不知道這個能夠被陽光照到的位子有多難找。”黃瀨輕輕地將向日葵放在積了雪的墓前,“我的顏色…即使冬天,也還是存在的喔,小青峰…”
黃瀨仔細地撫摸著石碑上的凹槽,一筆一劃組成那個令他熟悉的名字,滴落的淚水融了幾分雪。
“小黃…”

誰都難過,誰都無法接受,但是這就是現實,黃瀨即使清楚,淚腺發達的他就是沒辦法停止哭泣。
“還…好想好想跟你說話…”
他的體溫、他的聲音、一起吃的那支冰、一起贏得的勝利、永遠敗北的one on one…那些隨口就能說出的記憶,每個每個他都想再擁抱一次。
但現在唯一能做的,就只有一起過節這麼簡單的事而已,即使如此,他們兩個都會為此滿足的吧,黃瀨這麼想。

“小青峰,聖誕快樂,你過得還好嗎?”

一片的金黃圍繞在青峰的墓旁,一切都是那麼格格不入,但看起來又是那麼溫暖。
“小桃井,也來和小青峰說吧。”帶著哭腔的聲音,黃瀨又露出了笑容。
“為什麼呢…為什麼要一直笑呢…明明很難過的…”
“但是,小青峰最喜歡我的笑容了不是嗎?”
像太陽一樣溫暖、燦爛。
“說得也是呢。”

即使是裝出來的,他也想維持青峰最喜歡的那個摸樣。

【如果可以,想配著你的顏色死去。】
所以葬禮上的花用了向日葵。
【如果可以,想你笑著送我走。】
所以那天他沒有哭。
【如果可以,把我葬在有你顏色的地方。】
所以選了能夠照到陽光的區域。
【如果可以,想和你白頭偕老。】
所以會一直陪著你。

【如果可以,】
“小青峰,”
【想再聽你說一次那句話。】
“我愛你。”

"我會一直一直在這裡,用我的顏色增添你世界的色彩。"

-End

=================================
設定是青峰在國外打球,在回來的時候遇上空難。

评论(2)
热度(6)

© 貓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