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黃/白緋/王姬/猿美/兼堀/黑研/佐櫻

QQ:1480958381

【佐櫻】點文

*將軍佐×花魁櫻
*內容倉促深感抱歉

「今天是第二次了呢,宇智波將軍。你看起來不像會來茶屋找女人的人。」
「......」佐助不發一語地環顧著木屋裡的擺設,沒有打算對這番話做出解釋。
「一樣是她嗎?」仲介不再追問佐助的想法,低頭書寫手上的小冊。
「嗯。」
佐助看著對方的手,擺動的筆劃看得出來書寫的是春野櫻。
至今,他依然無法把過去那個純潔的女孩,和這個艷麗的女子畫上等號。
有許多為什麼想問,卻也不知從何問起。
離開這裡這麼久,總以為至少春野櫻不會變,可結果卻恰好相反。
安排妥當之後,他謝過對方,頭也不回地離開了茶屋。

夜深,人潮往來,在這個聲色場所,宇智波佐助買的卻不是一個色字,而是曾經和他許下諾言的人。
他照舊點了幾個女人,為了展現財力,這點是必須的,不過佐助從來不碰她們。
此時,春野櫻靜靜地在房裡等候。
今夜還是他。
這麼多年了,佐助還會記得他們的約定嗎?
他能夠原諒,因為一個自私的想法而成為花魁的自己嗎?
他對她還有那樣的感情嗎?
想到這些,春野櫻忍不住緊咬下唇。

他能夠明白,自己有多想成為配得上他的女人嗎?

喀啦。

門被拉了開來。
她收起不安的情緒,裝作毫不在乎地看著佐助。
他依舊是那個冷酷的表情,身後跟著的女人從來都只是花瓶,用來彰顯宇智波的財富。
「……」
佐助坐了下來,也盯著春野櫻看。

不一樣,真的不一樣了,兩人同時在心裡這麼想。

「下次,我買妳的答案。」佐助率先開口。
春野櫻似乎想說點什麼,不過礙於規矩,她只是注視著他,而後,又是一陣沈默。
他們就這麼對視了好一陣子,春野櫻數數應該也有一兩個小時,她總感覺自己快忍不了了,畢竟眼前的男人是自己的愛人,許久不見的臉龐比以前多了幾分俊俏,讓佐助面無表情也異常迷人。
通常,客人會玩弄他們帶來的女人,可是宇智波佐助不一樣,他給人一種禁慾的感覺,這點讓春野櫻不知如何應對,她什麼也不能做。
佐助自然知道這些繁雜的規矩,繼續這樣也不是辦法,他既不想玩女人,也還不能花費,於是他起身,離開。

第三次再來,桌上多了托盤,上頭還有一雙刻著“宇智波佐助”五個字的筷子。

春野櫻正想說點什麼,就被佐助打斷,他一掌拍在桌上,除了錢,還有一對紅色的耳環。
「佐助君這是什麼意思?」
「難道妳連這個都忘了?」
聞言,春野櫻失去了平時待客的從容,「怎麼可能忘記,怎麼可能!那是佐助君和我的約定,怎麼可能……」
她哭了出來,春野櫻知道她一輩子都不會忘,那是佐助出門參與戰爭時,她寄放在他那的。佐助還說,回來之後要親手幫她戴上,因為紅色很適合她。
「……」
望著佐助的表情,春野櫻再次開口,「我知道你想問為什麼,我只是不願讓你覺得我只會等待,我希望成為配得上佐助君的女人,所以我就想,如果成為花魁,是不是就能證明我的能力……」
「春野櫻。」佐助抱住她,阻止她繼續說下去,「聽好,只會等待也無所謂,只要妳願意等,什麼都不會也無所謂。」
春野櫻點點頭,她哭得妝都花了,一點兒也沒有花魁的樣子,依偎在佐助懷中,她問:「你還願意為我戴上耳環嗎?」
「嗯,不過在那之前,娶妳要多少錢?」
「不用錢,現在就可以。」
春野櫻抬頭,正好對上佐助的唇,她輕輕地吻上他。
什麼將軍,什麼花魁,許下彼此的終生,他們只是夫妻。
帶著寵溺的笑容,佐助替她戴上耳環。
今日,由他親自替她冠上宇智波的姓,永永遠遠。

「這對耳環真的很適合妳,宇智波櫻。」

end.

🍅🌸

這篇應該是最近最後的佐櫻文了,內容有點倉促,如果覺得進展太快或是不過癮真的很抱歉。

另外,【月狩】通販的部分也會在下個月告一個段落,10月底,沒賣完的部分不會繼續在淘寶賣,大概會寄回台灣處理,謝謝已經購買的各位。如果有興趣想要入手,可以到wb找 貓祭__辮子 有連結可以點,或是複製以下連結前往。

試閱→https://m.weibo.cn/5926344915/4122862203537273

賣場→https://m.intl.taobao.com/detail/detail.html?spm=0.7095261.0.0.463495911R6I9&id=556294371509&url_type=39&object_type=product&pos=1

🍅🌸

评论
热度(18)

© 貓祭 | Powered by LOFTER